第一百一十六章 败五当家-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败五当家

    “我才不会躲!”

    楚歌双手捂着黑刀,将五当家的精钢柱架在上面,由于冲击太大,楚歌的双腿都有一些弯曲,但他的眼神中完全显得坚毅不屈!

    “我要让我变得更强啊!”

    五当家没有想到楚歌居然会来接自己的这一击,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一击到底有多么的惊人!

    突然,楚歌一用力直接将五当家逼退好多步,五当家稳住身子后,看着楚歌,心中不由想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的实力已经在第一梯度中期了!”

    楚歌也看着五当家,他的手微微有些抖动,刚才强行接住五当家的那一击让他有些吃不消,原本精钢柱就很重,再加上五当家的爆炸般的力量,接住那一击却是很难!

    楚歌连忙就内劲运行几个周天,让有麻木的手恢复一下,然后他看着五当家说:“看来你除了好色外,还有些实力呢!”

    五当家的听了之后,嘴角忽然抽动了几下,看来这个小子不是一般的狂,都不知道尊重对手,平复了一下心境,说:“狂妄的小子,让我替你的长辈教训一下你!”

    白翎也知道五当家有些愤怒了,虽然楚歌很强,但是这样激怒五当家显然不是明智的举动,不过她看向楚歌却发现楚歌似乎是故意的。

    “真是个奇怪的人!”

    楚歌眉头一挑,道:“替我长辈教训我你还不够格呢!”

    楚歌现在承认的长辈只有剑魂一人,而剑魂绝对有实力横扫第二三层,五当家要替剑魂教训楚歌,他确实不配!

    五当家眼中忽然闪过一股杀意,楚歌实在太不识相了,他将精钢柱握住然后轻轻的转动,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

    这个时候,楚歌也看出了五当家的动作,嘴角微微一动,然后按照滴血决第八重快速的运行内劲,内劲快速的在丹田中流出,冲刷着楚歌的筋脉。

    现在他准备再一次的使出天残刀法的第九重,他虽然击杀巨虎的时候使出了第九重,但那个时候,他的内劲直接就被抽出一半多,所以他就有些乏力,根本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不过现在他已经将滴血决连到第八重了,内劲深厚程度完全已经是第一梯度中期了,所以不怕内劲不足!

    “咔擦!”

    楚歌将黑刀抬起,现在他只能使用刀意将内劲释放离开刀,但是刚才使出刀意,轻微一动就让周围的树枝落下来了!

    五当家看见楚歌举动见就有一股势产生,于是知道楚歌已经运足了势,心中连连喊道:“不好!”

    “要快速结束战斗!不然对我不利!”

    接着五当家脚掌直接在地上一踏,然后他就腾空而起,犹如一直下山猛虎一般,而他手中的精钢柱被甩的呼呼作响。

    “刚好!”

    楚歌看着空中的五当家,嘴角之上忽然浮出一道笑意,他要的就是五当家主动进攻,这样他使出天残刀法第九重,加上第九重的身法,就会让他避无可避!

    “糟糕!”

    一直观察楚歌的邹平忽然暗叫一声,他看见楚歌非常自信的动了,就知道五当家有些毛躁了!

    楚歌与此同时,运起内劲使出天残刀法第九重,然后他就犹如幽灵一般的动了,黑刀在他的手中犹如死神收割生命的镰刀,闪烁着死亡的味道。

    “苍!”

    一阵刺耳的声音忽然响起,接着就看见楚歌和五当家都站在地上了。

    邹平眉头紧锁,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五当家和楚歌,要是五当家在他眼前出了事情,大当家他们来了之后他还是不要交代的,毕竟几个当家的都是过命之交!

    白翎修长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楚歌不能败,她的命运现在紧紧的和楚歌锁在一起!

    “轰!”

    在时间凝固了一瞬间之后,忽然五当家的倒下了,他的身上有一股鲜血直接飚出来,楚歌的这一刀直接割破了他坚硬的皮肤。

    “呼”

    白翎看到了结果,精美的脸颊也随之缓和下来了,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楚歌将黑刀提起,然后转过身,看着倒在地上的五当家叹了一口气,说:“还不够强,不能一击致命!”

    说完之后,楚歌就缓缓的向着五当家走去。

    这时候,五当家野躺着转过身,手捂着胸前的刀伤,大口大口出着气,虎眸死死的盯着楚歌,而他身旁的精钢柱很明显的有一道很深的刀痕!

    邹平看见五当家没有死,白净的脸上突兀的一笑,然后他就动了,速度异常的快,转眼间就到了五当家的身旁,然后给五当家喂了一枚七品丹药。

    楚歌看见邹平忽然出现在了五当家的身边,于是就停下了脚步,他眸子盯着邹平看着,这个人不简单啊!

    邹平也看着楚歌,然后一招手就说道:“快将五爷扶起来!”

    楚歌站在原地,有邹平在,他也不能阻止那些武者扶起五当家。

    邹平在五当家有人保护了,他就将注意力转到楚歌身上了,微笑着说:“少侠好功夫!”

    楚歌摇了摇头,说:“好功夫还是不如你啊!”

    邹平听了之后,于是说:“我只是在身法上有成就,只能算是旁门之道,不足以打硬战!”

    楚歌听了之后,随之陷入到沉思之中,一直以来站在巅峰上的武者,哪一个不是有强悍的筋骨,他们内劲雄厚,但是筋骨也连到了通透无物,浑然一体的境了!

    “诡异之身法也是可以让人丧命,哪有旁门左道之说法!”

    “哈哈!有意思!”

    邹平听了之后忽然就笑了,然后看着楚歌说道:“好像和你战上一场,不过现在五当家伤势比较重,我也不能在这里逗留!不过以后你要小心,忠门不是好惹的!”

    “五爷我们走吧!”

    “嗯!”

    五当家和楚歌对战吃了亏,他也没有脸面在逗留了,但是他不想让邹平替自己出手,面子还要自己找回来!

    “下一次见面我绝对会找回面子!”

    楚歌没有说话,他要是将刚暴涨的内劲完全炼化贯通,或许楚歌可以和五当家硬碰硬直接碾压他,不过这次他一击将五当家击败确实有一些侥幸成分在里面,再来一次的话,结果没有这么完美了!

    白翎看见邹平他们走了,这才走到楚歌的身旁,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那个名叫邹平的人,我听父亲说他或许是忠门最难缠的一个人物,他都被你震了!”

    楚歌听了之后却是一笑,那里是自己将他震住了,这样的人物怎会如此简单的就镇住,那是他今天不愿意出手罢了,不过楚歌也懒得解释。

    随后楚歌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

    “你怎么了!”

    白翎看见楚歌的样子,连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