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计划开始-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 计划开始

    王节感觉到白展鹏的目光看向了他,他就走出来,给白展鹏说:“这位小友之前我们在树林边上见过!”

    “父亲,楚歌他今天救了我!”白翎害怕她父亲语气上不友善,连忙说道。

    白展鹏听到女儿的话后,脸色一变问道:“怎么回事?”

    白翎抿了一下嘴,然后就将她帮助楚歌的那一段减去说了一遍。

    而在一旁的楚歌听了白翎的话后,不由得翻了翻眼睛,不过他没有说话!

    白展鹏听了之后,看楚歌的目光都变了,他说道:“多谢少侠救我女儿!”

    楚歌笑了笑,随即就说:“我和白翎之前见过一面,而且我和忠门也有些过节,所以门主不必多谢!”

    白翎在一旁看着楚歌不卑不亢的说着,漂亮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白展鹏点了点头,然后就说:“既然少侠和忠门有过节,那就先到我们这里住一段时间吧!”

    “好!”楚歌本来是答应白翎来这里帮忙的,所以直接就答应了!

    王节也笑了笑,然后就说:“大哥,时间不早了,先让楚少侠休息吧!”

    “嗯!”白展鹏应了一声,然后就对楚歌说:“今天已晚,那请少侠先去休息吧!”

    白翎在一旁,就对楚歌说道:“我带你去吧!”

    楚歌也没有在意,直接就回答道:“嗯!”

    随后白翎带着楚歌去她选的房间里去了!

    白展鹏看着楚歌二人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在白展鹏说完之后,忠门的人也随之都散去了,而姜文在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楚歌和白翎,眼中完全都是怨恨。

    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白展鹏就给王节说:“你看楚歌这个少年怎样”

    王节看了一眼白展鹏,然后就说道:“他的实力很强,我看他现在要比白天我们遇见他的时候强不少!”

    白展鹏也笑了笑,说:“贤弟,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的实力!”

    “嗯,我看他的谈吐中显得正气凌然,而且他应该是来自外边!”

    白展鹏点了点头,说:“虽然刚才和他聊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可以感觉到他还挺不错的!”

    “还有,翎儿她什么时候对变得男的这么热情过,要不是她喜欢上了楚歌,那就是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嗯!我看来差不多!”王节点头说道。

    “等明天你在找翎儿了解一下吧!”

    白展鹏点头,说:“好!”

    “现在也不早了,你也找点回去休息。”

    白翎和楚歌并排而走,很快就到了一个屋子前,白翎就对楚歌说:“这里不想外边,没有单独的院子,你就住在这里吧!”

    “我就在傍边不远,需要什么你可以来找我!”

    楚歌感觉到白翎对外面的向往,于是说道:“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离开这里!”

    白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说道:“谢谢!”

    楚歌笑了笑,说:“好了,你也去休息吧!”

    楚歌看着白翎渐渐模糊的倩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进入到屋子里休息去了!

    适时,夜色正浓,在恶门的屋子中闪出一道人影,他裹着黑袍看不清脸,他稍微一停顿,就直接向着树林方向快速的奔跑而去,不一会儿,他就到树林中停下来了!

    “你来了”忽然一道声音响起,随后在黑夜中走出一个人来!

    黑袍人站在那里转过身,说:“季痕少爷你好啊!”

    季痕笑了一下,说:“哎,看来你对白翎没有多少把握,不然不会来这里了!”

    “告诉我,叫我来这里干什么”

    季痕眉头一挑,说:“你们恶门是不是来了个那刀的少年”

    黑袍人点了点头,说:“有一个!”

    季痕听了之后,脸颊微微一笑,说:“那个人可能会是我们的一个大障碍,所以我们先要除去他!”

    “怎么除”

    “这个你不用知道,到时候我们会通知你,你只要按着做就好了!”

    黑袍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就对季痕说:“好,我会帮你的!”

    季痕满意的笑了笑,说:“你回去不要被人发现了!”

    黑袍人没有答复,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在黑袍人离开之后,季痕就转过身对黑暗中说:“父亲,您怎么来了?!”

    在季痕说完之后,黑暗中传来一阵小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旋即就可以看见缓缓的走出来一个人!

    来人穿着丝绸袍子,上面绣着特殊的图案,看起来大气十足,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浓浓的眉毛,就算远远的看过去都可以感觉到一股凶恶之气。

    季凌风走出来之后,看着季痕说:“根据邹平的说法,那个少年的实力不素,不过他却左右不了我们的计划,你这样做有些画蛇!”

    季痕却摇了摇头,说:“父亲,那个人应该是剑池的核心弟子,他可以联系到天奴的!”

    “天奴”季凌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随即就说道:“他们虽然是剑池的人,但就算是剑池剑主也不一定能让他们俯首听命,别说一个年轻人!”

    季痕听到父亲的话后,连忙上前喊道:“父亲!”

    “虽然天奴不会听那年轻人的话!”季凌风举起手,然后就说道:“不过他们不会允许我们的计划!”

    “那个年轻人和恶门走在一起,他一定会得知我们的计划,到时候他再联系天奴那就会不一样了!”

    “而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不放心你,毕竟可以出卖恶门的人也可以出卖你!”

    季痕听了之后,才知道他的父亲的意思,说:“那父亲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

    季凌风摸了一下胡子,说:“一切都依你!”

    “我先走了!”

    季痕微微弯身子,看着季凌风离开,然后他直起身子,看着远处说:“这里已经太久没有变化了,就算之前你们所做的事情或许都是一切皮毛而已!而我季痕真是改变这里的人!”

    “外来人我要你生不如死,杀了我的巨虎!”季痕的眼眸之中充斥着一股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