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恶门的计划?-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恶门的计划?

    一晚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楚歌醒来的很早,起来之后他就屋子后边的山头上练功。

    楚歌手中拿着黑刀一遍一遍的挥动着刀,虽然他每一次挥刀虽然已经十分犀利了,不过楚歌却不满足,他要的是十足的完美。

    就这样楚歌大概练了半个钟头,随后他将黑刀收起来,向着四周看了一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一个巨石上,看见巨石之后,楚歌低声说:“就你了!”

    说完之后他就走过去,先是两只手在巨石上摸了一下,随即就用力直接将巨石举起来了,他现在练得就是力量,在之前和五当家交手的时候在力量方面他很明显的被五当家压制住了。

    要不是他的身法诡异,而且还有黑刀这个神兵,他根本不可能将五当家击败!

    楚歌将巨石直直的举过头顶,由于太重了,楚歌的双腿有些弯曲了,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他的脸颊上就有汗水不断的流下来。

    “嗖!”

    忽然一个石子直接冲着楚歌的面门而来,楚歌眸子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低就看见脚下有一枚石子,随即他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凝重。

    楚歌一只脚抬起来直接将脚下的石子挑起来,将那一枚石子直接打落下来了!

    “啪啪!”

    一阵掌声忽然响起来,楚歌随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白凌风缓缓的走出来。

    楚歌将巨石放下之后,忽然松了口气,然后就目光锁定到了白凌风的身上。

    白凌风也感觉到了楚歌有些不善的目光,不过他面不改色的走向楚歌,笑着说道:“方才看见楚少侠在此练功,突然来了兴趣没有忍住,还望你不要见谅!”

    楚歌不好拂了白凌风的面子,于是微笑着说道:“没什么!”

    “哈哈!”白凌风忽然一笑,说:“撑着巨石能挡住我的一击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而且能让忠门五当家的在你手上吃亏,都可以说明你的不凡!”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楚歌知道白展鹏这么早来到这里就是和自己练一练手,显得很淡然,说:“说来听听!”

    白展鹏神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了,说:“你可知道这里现在的情况?”

    楚歌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就在几个月前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全面的战斗!”白展鹏说着,他似乎现在想起以前的场景都有些忌惮。

    “当时,这里在第三层有一个超级大的势力,他们联合了第二层的所有比较强的实力直接挑战天奴的权威!”

    楚歌不由一惊,这里的人居然敢挑战天奴的权威,说:“这里应该是剑池比较特殊的一个监狱吧!还有人敢挑战天奴?”

    “在第四层以下就和一般的监狱一样,里面关着的人没有办法活动,而第四层以及第四层以上都和外界差不多,时间以久人们就会忘记天奴的可怕了!”白展鹏说道。

    “不过,他们确实有实力,让天奴一时间对第一层到第三层的控制权都失去了!”

    楚歌眉头一皱,失去控制权?这不就意味着他们直接可以威胁到剑池的大本营了吗?

    还有在之前楚歌在第一层中在树干上看到的痕迹应该就是他们战斗的时候留下来的!

    楚歌吸了一口气,说:“接下来是不是剑池的堂主全部出动,进入到第一层战斗?”

    白展鹏点了点头,说:“的确,剑池的堂主全部出动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第一梯度后期的实力,全部进来擦将局面稳定住了!”

    “虽然稳定住了,但是对这里面的势力毫无办法,最后出现了五个老者,才将这局面解决了!”

    “五个老者?”楚歌说道。

    白展鹏点头道:“就是,那五个老者虽然年迈,不过那些个首领在他们的手中只有被碾压的份!他们的实力很难想象是第一梯度的!”

    楚歌叹了一口气,说:“没有想到他们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白展鹏很无奈,说:“要想从这里出去只有让剑池同意,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楚歌眸子中闪烁着一丝光芒,说:“你认为搭上我这条线你就可以出去了吗?”

    白展鹏摇头说:“当然不会,我虽然知道你是剑池的人,但是要让剑池放我们出去,或许你做不到!”

    楚歌微微一笑,说:“你就确定我做不到?”

    “你真的可以做到?”白展鹏的眼中忽然一亮,仿佛发现宝贝一般。

    楚歌却岔开了话题说:“刚才你的请求说来听一下!”

    白展鹏知道楚歌不会轻易的答应他,于是也就没有多问,说:“忠门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楚歌回答道。

    白展鹏说:“由于上一次的暴动直接让剑池将这里的强者斩杀的一干二净了,所以现在可以自由活动的人没有一个实力在第一梯度后期的。”

    处着这才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这么重要了,点了点头。

    “不过我们发现忠门之中有一个人的实力在第一梯度后期,不过他受了很重的伤!”

    楚歌搓了一下手指,说:“还没有杀干净的?”、

    “嗯!”

    “那你想告诉天奴,以此来换取出去?”

    楚歌不会幼稚的认为白展鹏会凭一个受伤的第一梯度后期的人来换取自由,不过他还是说出来了!

    白展鹏摇头,说:“他们之间的谈话被我们的人听见了!”

    “奥?”楚歌看着白展鹏,说:“那些人还有别的力量?”

    白展鹏摇头说道:“他们想要将第五层以下的人全部放出来,要知道下面的那些人全部都是些十恶不赦的人,就算当初剑池抓他们也费了不小的代价!”

    楚歌的眸子忽然一缩,说:“放出下面的人?”

    楚歌在进来的时候,大长老就提醒楚歌不要去下面的几层,这已经可以看出来,就算是大长老对他们也是很忌惮的!

    “忠门的人是在找死吧?”

    楚歌眼眸中不自觉的有一个杀意浮现出来了。

    白展鹏说:“现在入口在忠门那里,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天奴知道!”

    楚歌点了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