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月娥宫-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十二章 月娥宫

    子车天宇和老者就如多年不见的朋友在不停的聊着,楚歌断断续续的可以听到一些什么,但是都没有一点的用,楚歌吃饱喝足后,就觉得有些倦了,拿着牌子找到了自己房间。

    不过,楚歌进去后,就发现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坐在床头,她脸颊微红,双眉如柳,眸若星辰,穿着一件丝绸坐的睡衣,完美的身材若隐若现的,雪白脖颈露在外边,令人不由的要多看几眼!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楚歌见到如此漂亮的女子在本属自己的房间中,不由问道。

    “你,你不知道?”少女看着楚歌神情有些诧异,于是弱弱的问了问。

    楚歌听后不由一怔,然后眉头一挑,随即就了解了,来这里的人一般都是为了享受的,这里的主人当然会准备的很妥当,所以说这漂亮的小妮子是来买的。

    “你走吧!”楚歌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会儿,要一个陌生人在房中,他可没有那么大魄力直接去睡,于是直接说道。

    “你!”少女对自己的样貌还算颇为自信,就算是和北川第一美女子车婧尘比较也不会逊色多少!现在倒好这个男子居然直接赶自己走!

    少女仔细的打量了下楚歌,发现他还是挺耐看的,面如刀削,眸子深邃,令人很容易陷进去!

    “我是月娥宫的弟子!叫冷香怡,帮帮我吧!”冷香怡忽然站起来,对着楚歌说道。

    她原本是月娥宫的弟子,但是她先一步来到北蛮的时候,被人拐卖到这里了,刚才她一直都在观察楚歌,最终她发现楚歌为人正派所以她才说出来。

    “月娥宫?”楚歌的双眸对上冷香怡的眸子,笑着说道。

    月娥宫在江南立帮,不过她们只招收长得水灵的女孩子,虽说全部是女的,但是她们实力个个都高强,所以月娥宫在江湖中,也没有几个愿意去招惹。

    “或许你不知道,我和你们宫主合不来,那个老女人,我看到她就不爽!”

    “不许污蔑宫主!”冷香怡柳眉倒竖,漂亮的面孔上面布着寒气,不过在楚歌的眼中只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可人,完全没有震慑作用。

    说实话,月娥宫的宫主楚歌还真认识,她的年纪只是比楚歌大了三四岁而已,而且人长得很漂亮,在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眼前少女不就有的气质,这也就更加的让人迷恋。

    但是,在小时候,楚歌去过几次月娥宫,虽然楚歌的实力一直不错,但是每次都被丹阳欺负的体无完肤,所以以后楚歌都叫她老女人来气她。

    “我是试试你是不是月娥宫的人,别激动!”楚歌随口说出一个借口,就将原来很生气的小女生给稳住了,虽然冷香怡现在实力全无,可依照她这种表现,还是有点难缠。

    “哼!”冷香怡轻哼一声,然后又坐到了床上,连自己刚才的请求也不管了,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事实上,楚歌在她说出自己是月娥宫的人的时候,就注意观察了下她的左手手腕,月娥宫的人在那里都有守宫沙,这也是旁人学不来的。

    既然知道了冷香怡是月娥宫的人,楚歌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的,对于这件事情事实上很简单的,只要你有足够的银两就可以将人带走了,不过现在楚歌却已没多少银两了,最后问道:“怎么回事?”

    冷香怡美目瞪了一下楚歌,虽然她对楚歌的影响不好,但迫于目前的情况,她还是将经过给楚歌说了一遍,楚歌听后就觉得都很老套,一点新意都没有,这都被骗的抓住了,看来这姑娘还是太单纯了

    “一个姑娘学别人乱跑什么啊!”楚歌将冷香怡批评了几句,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

    “还有,你们这一次带队来的是谁?”

    楚歌之所以要问,他是怕万一来的是丹阳,那自己恐怕要小心一点了。

    “这次来的是我的大师姐,顾凌雪!”冷香怡眼睛看了看楚歌,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最后还是说出来了。

    “奥,你被人下了药,等到了明天应该就恢复了一点,到时候我就带你走!”楚歌了解了一切后,对着冷香怡说道,然后就跑到床上将黑刀抱在怀中,眼睛闭住,开始休息,到了明天不知道还要多少事情费神呢!

    “喂,我睡那里啊?”冷香怡看见楚歌直接躺在床上,于是问道。

    “当然,躺在床上,被子是你的!”楚歌闭着眼睛,声音有些迷糊的说道,他是有点累了,在充满着温馨以及香气,很快就使楚歌放下戒备睡着了。

    “喂喂,你醒醒啊!”冷香怡叫了一会儿,但是却见楚歌没有反应,随后就走到桌子边上做了下来。

    房中的熏香还在缓缓的燃烧着,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这种熏香有安神的效果。

    而坐在桌子旁边的冷香怡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也感觉到比较的累了,毕竟她被人下了药,内劲使用不了,而且还有这熏香的效果,使得她很想睡觉。

    她被人抓到这里后,就被换了现在穿的衣服,在白天穿上还可以,不过,随着到了晚上后就有点冷了。

    她将目光转向了床上,只见楚歌很平静的睡在床的一边,而被子却放在另一边,咬了咬嘴唇,冷香怡最后还是走到了床上,钻进了被子里将自己全部蒙在里面,在被子中她忽然有种庆幸感,如果遇到别人自己早就失去清白了吧!

    冷香怡将头放了出来,转过看着在自己一旁熟睡的楚歌,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男人,小心脏在不住的乱跳着,她心中想到还挺耐看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冷香怡也渐渐的坠入到梦境中了。

    一夜很快就完了。

    或许这一夜对楚歌来说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一夜,但是却对于冷香怡来说,却是自己春心萌动的一夜!

    天还是灰蒙蒙的时候楚歌就醒来了,他眼睛一睁开就看见了睡在一旁的冷香怡,她的嘴唇微微的撅起来,所在被子里紧紧地将被子拿着,看到这一幕,楚歌不由的转了个半身,细细的端详起了冷香怡。

    就在这个时候,外边传来嘈杂声音,原来熟睡的冷香怡也在嘈杂声中逐渐的睁开了眼睛,不过一张开眼睛,她就看到了楚歌侧着身子死死地盯着她看。

    “你要干什么?”冷香怡没有大声的喊叫,而是将被子抱得更紧了,警惕的看着楚歌问道。

    “咳咳!”被发现了后,楚歌确实有点尴尬,笑了笑,对着冷香怡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你挡住了我下去的路!”

    楚歌的理由很牵强,冷香怡听后柳眉倒蹙,不过没有爆发出来,身子微微一蜷,好让楚歌出去。

    “我先看看外边什么情况。”楚歌说完就拿着黑刀连忙出去了,他刚出去就听见“月娥宫”这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