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下暴动-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下暴动

    忽然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他快速的走到黄天身边说:“第五层已破,天奴已经出动了!”

    楚歌在一旁也听得很清楚,不过旋即他脸色就阴沉下去了,他在这里期间也联系过天奴,不过却没有得到他们的答复,没有想到现在

    在会回去的路,黄天一直想要走过去给楚歌说什么,不够他却有些犹豫,直到他们走到恶门院落前面的时候黄天才走过来对楚歌说:“楚歌少侠,我有点事情想要给你说一下,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时间?”

    楚歌点头,嗯了一声说道:“有时间!”

    白翎看了一眼楚歌,不过也没有走过来,白展鹏伤的不轻,白翎必须扶着他进去。

    楚歌跟着黄天走到了外边不远的树下,随后楚歌就说道:“有什么事?”

    黄天笑了一下,说:“你倒是挺干脆的啊!”

    楚歌没有多说话,只是还以微笑,等待着黄天的下文。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恶门出了内奸的?”

    楚歌淡然一笑,说:“无意之间撞见了一个人和忠门的人交谈!”

    他可不会害怕被人误解,因为再过半个多月,楚歌就有实力解决掉寂阁中的隐患,然后让它揪可以出去了。

    黄天点了点头,说:“幸好你知道了,不然以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事情!”

    楚歌也深以为意的点头,说:“的确,一个让所有人都相信的内奸,有时候确实会造成令人一想不到的事情!”

    接着楚歌说:“难道你就不会怀疑我吗?”

    “不会!”黄天摇了摇头说:“我们恶门很简单,没有什么会让人觊觎!”

    “哈哈!”楚歌笑了一下,觉得黄天他很有意思。

    “我该有一件事情要问你!”黄天接着说。

    楚歌挑眉说:“还有事情,你说吧!”

    “你看翎儿怎么样?”

    听到黄天的话后,楚歌瞬间就觉得有些头大了,不过此时,黄天紧紧地盯着他看,楚歌只好说道:“挺好的一个女孩!”

    黄天忽然一笑,随即对楚歌说道:“那你认为翎儿和你般配吗?”

    楚歌先是低眸,随即就抬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巨石,接着就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

    黄天忽然皱眉,不过旋即就说道:“男儿有三妻四妾也不会是什么事情!”

    虽然男子娶三妻四妾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楚歌却做不到,他的心只能全心全意的对一个人!

    楚歌摇头,说:“我做不到!”

    “哎!无妨!”黄天摇了一下手,说:“只能说翎儿遇见你的时间不对,或许早一点就不会是这样了!”

    楚歌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早一点是否会不一样,但是现在这能是这样,他和白翎只能成为朋友!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楚歌对黄天说道。

    黄天点头说:“现在没有事情了,你先回去吧!”

    在楚歌走了之后,黄天就说道:“你也听见他的话而来吧!”

    在不远处的一个巨石后边,白翎缓缓的走出来,眼眶之中泛着一丝的泪水!

    “嗯!”

    白翎点头应道,然后就说:“他知道我在这里还这么说,只能说他或许真的只是将我当做一个普通朋友!”

    黄天有些不忍,安慰道:“你也不要难过了!”

    白翎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楚歌已经答应会让我们离开这里,我就外面的男子没有一个比楚歌优秀的!”

    黄天点头,为白翎能够想清楚而高兴,不过听到楚歌能让他们出去,他有些疑惑,这里进来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出去的,楚歌要做到难度不小啊!

    “你能想明白我就放心了!”黄天笑了笑,对白翎说道,“我们先回去看你父亲去吧!”

    然后他们二人就走回去了!

    楚歌回去之后,盘坐在床回想着和季痕交手的一幕幕,明明他的内劲要比季痕深厚,但是对招之后他们却打了个平手,这让楚歌非常不解!

    “到底是哪的问题?”

    楚歌按照滴血决的路线一次次的在筋脉之中快速的运转,过了许久,楚歌还是没有明白,无奈叹了一口气,随后他就不再找原因。

    躺在床,楚歌松了一口气,喃呢着说:“不知道婧尘现在怎么样?”

    由于一夜未眠,天灰蒙蒙的时候,楚歌觉得非常的困,不一会他就睡着了。

    今后的将近半个月中,楚歌楚歌吃饭就是修炼,偶尔和白翎聊聊天,虽然白翎和楚歌聊天感觉就像是朋友一般,不过楚歌可已感觉到他是在隐藏着自己的感情!

    经过这么多天的不断修炼,楚歌就将滴血决修炼到第八重后期了,而他的实力也达到了准第一梯度后期!

    楚歌的实力在达到准第一梯度后期之后,楚歌也将修炼缓了一缓,让自己放松一点,虽然每天都在修炼,不过没有当初那么的拼了!

    忠门经过一次的事情之后,就变得很低调了,就连季凌风都没有找楚歌给季痕报仇,在这样悠闲的日子中,楚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些天来,楚歌和黄天也变得比较熟悉了,楚歌称黄天为黄大哥,躺在椅子楚歌和黄天随便的聊天着,“黄大哥你认为这里是在剑池的主峰之中吗?”

    楚歌真的难以相信这里就是在主峰的内部。

    黄天忽然做起来,然后给楚歌说道:“这里当然不是一个山峰的内部,不过这里的出口却在剑池的大本营中!”

    “奥,原来是这样!”楚歌说道,“那是不是有七个地方和剑池相连?”

    黄天叹了口气,说:“没有,第四层一下都在剑池的主峰里面建造的监狱,不过要想从里面出来,就必须经过前面的几个地方,这几个地方都是相互连着的,所以就像是一个塔一般!”

    楚歌听了之后这才明白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就问道:“这些事情黄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天笑着说道:“我是来这里的时候还很小,是跟着我的长辈一起来的,这么多年来这里的人不断的查看,最终确定这里不是剑池主峰的本部,不过怎么都找不到出去的方法!”

    “这么说,白翎一出生就在这里了!不过我看她还是很纯真!”楚歌看着天空说道。

    黄天点了带头,说:“我们对她的保护比较好,她在这里和外界相比只是活动的范围小了一点!”

    忽然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他快速的走到黄天身边说:“第五层已破,天奴已经出动了!”

    楚歌在一旁也听得很清楚,不过旋即他脸色就阴沉下去了,他在这里期间也联系过天奴,不过却没有得到他们的答复,没有想到现在居然第五层被破了!

    楚歌除此之外还有些自责,只见事情绝对和忠门有关,不过这半个月来,楚歌也没有去解决这一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