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门之幸-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门之幸

    武穴,千万武者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境界,不过江湖中开启武穴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幽冥忽然看了一眼天殿的方向,原来平静的脸颊忽然闪过一丝不解,接着他就对楚歌说“我们先回去!”

    “那这里的事情……”楚歌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可怕的家伙,问道。

    幽冥看了楚歌一眼,似乎知道楚歌见过刚才他感觉到的那股力量的拥有者,于是说道:“这里大长老他吗会处理的,而少主你的实力现在快到第一梯度后期了,大长老还有别的事情要交代给你!”

    楚歌点了点头,却没有多问是什么事情,而是问了别的事情:“千雨现在怎么样?”

    楚歌已经好久么有见过她了,不知道大长老有没有知道她体内的寒疾!

    “少主请放心,千雨姑娘的寒疾五位长老已经治疗好了!”

    “不过……”

    幽冥有些难以开口,楚歌听到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也是问道:“不过什么?”

    这一刻,楚歌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幽冥,他不放过幽冥眼睛中的一点变化。

    “千雨姑娘的眼睛始终没有办法治,按照大长老的判断,应该好不了了!”

    楚歌眉头紧皱,然后就说道:“大长老没办法治疗,不是还有药谷呢!”

    “药谷的人不可能治疗和我们剑池有关的人物!”幽冥听了之后摇头说道,“还有大长老治疗不了的,就算是到了药谷也没有用!”

    楚歌却不死心,说:“不管如何,我都会去药谷的!”

    “好吧!”

    幽冥也知道楚歌的脾气,所以也就没有多言,让他去一趟药谷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到时候,他就会死了心的。

    “我们先出去吧!”

    “等一下,我还要去一个地方!”

    楚歌对幽冥说道。

    幽冥应道:“我陪你去吧!”

    随后二人就在树林中快速的走过去,不过树林中却很安静,之前巡视的人没有一个,楚歌不由的看了一眼幽冥,发现他很淡然,就知道那些人已经被她处理掉了。

    很快,楚歌就到了恶门院落前面了,幽冥看着前面很朴素简单的房屋,转过身对楚歌说道:“这里是少主最近居住的地方?”

    楚歌点了点头,就对幽冥说道:“我有意见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幽冥看了一眼前面的院落,笑了笑说:“少主可是要我放这里的人离开?”

    楚歌神情自然,点头应道:“是!我最近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觉得他们并非大奸大恶之人,还有这里面的人曾经救过我一命。”

    幽冥笑着说道:“他们能遇见少主实在是大兴,既然他救过少主,放了他们来还人情也是合理的!”

    “这么说,你答应了?”

    “你是剑池少主,这点事情,你完全可以自行决定,如果连你都决定不了的,那这能想五位长老请示了!”

    楚歌听后,冷峻的脸颊之渐渐的浮出一丝笑意。

    “楚歌你来了?没有受伤吧?”

    忽然,在院落之中,白翎走了出来,就向楚歌问道。

    楚歌摇头说道:“没事,白门主他们现在在那里?”

    白翎说道:“父亲他们现在转移门中的妇孺,不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吗?”

    白翎问完之后,看见站在一旁的幽冥,目光不由转向了楚歌,“这位是?”

    楚歌眉头一挑,就说道:“他叫幽冥,剑池邢堂堂主!”

    白翎听了之后,漂亮的脸颊全是震惊,眼眸直直的盯着幽冥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剑池邢堂,她可是经常听父亲谈起,邢堂里面的人都是嫉恶如仇的主,所以白展鹏经常提醒她,遇见邢堂的人就赶快跑,但是现在居然在这里遇见了邢堂堂主!

    楚歌自然看出了白翎有些紧张,于是前说道:“他已经同意让你们离开这里了,你不用担心的,还有我呢!”

    白翎抬起头,看着楚歌的如沐春风的笑容,心忽然安定下来了,还有她记得楚歌说过他是剑池的少主,应该是楚歌的原因,幽冥才会让他们离开这座牢笼。

    幽冥一直看着白翎,不过当他看到白翎对楚歌显得很依赖,忽然叹了一口气。

    白翎点头,说:“那我现在去通知他们!”

    说完之后,白翎就转身离开了。

    楚歌看着白翎渐渐远去的倩影,就调侃着说道:“没有想到邢堂的恶名居然到了这种地步了!”

    幽冥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说道:“邢堂是剑池的根本,当然也是维护这个江湖的基本,所以有一点恶名也是很正常的!”

    “我们先到里面坐一会儿吧!”

    “嗯!”

    幽冥应道。

    楚歌和幽冥坐在院子中,不一会,就见白展鹏等人从外面跑进来了。

    白展鹏走到楚歌他们的旁边,看着楚歌说:“这位就是你们剑池邢堂堂主?”

    他虽然不知道楚歌为什么能将幽冥带来,但是这足以说明楚歌在剑池的身份不简单。

    “我就是剑池邢堂堂主,幽冥!”

    楚歌还没有说,就听见幽冥的声音响起了。

    幽冥双手负于背后,看着白展鹏等人,虽然有些自负,但是眼眸之中却不是很不冷,这算是一种友好吧!

    白展鹏连忙说道:“听小女说剑池要放我们离开这里?”

    “是我们少主的意思!”

    白展鹏就有些不解了,什么时候,他们和剑池的少主扯关系呢?他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白翎。

    白翎看见自己的父亲目光移动过来,就伸出小手指了指楚歌。

    白展鹏又将目光投向了楚歌,看着楚歌眼睛之中充斥着惊讶,他没有想到在这里居住了这么长时间的少年居然会是剑池的少主!

    “是你!”

    白展鹏指着楚歌,说不出的震惊。

    楚歌笑了笑,微微一拱手,说:“之前有所隐瞒,还望白门主不要怪罪!”

    白展鹏连忙赔笑,说:“那里,那里!”

    黄天这时也明白了,看着楚歌说道:“兄弟,你居然藏得这么深!实在是没有想到!”

    “黄天兄弟注意一点!”

    白展鹏看见黄天大大咧咧的,连忙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