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毛大夫-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四十四章 毛大夫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楚歌一直待在主峰之中的院落中养伤,而古元也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出现过,整个院落中只有子车婧尘陪着他才让他觉得没有那么无聊。

    期间,毛大夫来过一次,不过当他观察了楚歌的伤势后,连连摇头,楚歌的恢复速度是他见过最为变态的。

    楚歌披着披风坐在搭建的蓬中看着树叶缓缓的落下来,手指缓缓的搓动着,他这些天查了一些书籍,不过都没有发现关于火凤之血的记载。

    “哎!”

    楚歌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为什么事情烦恼?”

    子车婧尘坐到楚歌的傍边,问道。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坐到自己傍边,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闷,早点好了才能带你去治疗眼睛啊!”

    子车婧尘听了之后脸颊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说道:“毛大夫说了,你复原的很好,再过两天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没有披披风,于是就起身将自己的披风脱下盖到她的身上。

    “我不要!你受伤着呢!”

    子车婧尘说道,然后准备将披风盖到楚歌的身上。

    楚歌将披风一把拿过来,然后就将子车婧尘抱到自己会怀中,然后将披风盖上。

    “你还受伤着呢!”

    子车婧尘有点受惊,急着说道。

    楚歌在她的耳边说:“别动了,伤口有点痛”

    子车婧尘听了之后就就静下来了,任由楚歌环腰将她抱着,过了许久,她才说道:“万一那一天你发现我不是子车婧尘你会怎么样?”

    楚歌听了子车婧尘的话之后,摸她秀发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随后就说:“没有那么多的万一,你就是婧尘!”

    子车婧尘的情绪却有些低落,刚才楚歌并没有正面的回答他的问题。

    “如果你不是,我一样的喜欢你!”

    忽然,楚歌又加了一句话。

    子车婧尘逐渐的脸颊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楚歌看着天空,给子车婧尘说道:“在过些时日,北蛮这里就会下雪了,等你的眼睛治疗好了,你也可以看一看这里的雪景,你在北川复地长大,应该还没有看过这里的雪景吧!”

    “好啊!在雪地中我们可以去打猎,赛马!”

    子车婧尘笑着说道。

    “嗯!”

    不知不觉间,楚歌和子车婧尘就这样随便的先聊着,很快太阳就要落山了。

    一个侍女走过来说道:“少主婧尘姑娘,现在到了吃饭的时间了!”

    “奥!”楚歌应了一声,这才知道已经到了黄昏时分,然后就对子车婧尘说:“现在去吃饭吧!”

    到了晚上这里的温度已经很低了,所以,屋子里已经搬进来了火盆,在火盆旁边楚歌和子车婧尘吃着饭。

    不过当楚歌他们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一个侍女走进来,她手中端着一碗药。

    楚歌看见药之后,眉头忽然间就紧紧地皱起来了,然后准备离开,却被那个侍女叫住了。

    “少主,这个药你必须要喝了,不然毛大夫知道了,他会责罚我的。”

    楚歌拉着脸重新回到桌子上,然后就听见子车婧尘的如黄莺一般的笑声。

    “哈哈!”

    毛大夫给楚歌开的这个药不是一般的苦,楚歌这些天来每一天都要伴随着它。

    无奈之下,楚歌捏着鼻子一口气的喝完了药,将要喝完之后,楚歌就觉得浑身燥热,楚歌就知道毛大夫一定加重了药量了。

    以前他也有过这样的感觉,不过他还能压制,这一次楚歌不得不盘腿做到床上,调息着压制。

    毛大夫的这些药楚歌觉得不像是治疗他伤势的药,比较像是调息他内劲的。

    子车婧尘站在傍边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静静地听着。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楚歌才将浑身的燥热压下去,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子车婧尘走过来一脸着急的问道:“刚才你怎么呢?”

    楚歌想了一下说:“应该是毛大夫给我的药发挥了作用!”

    楚歌也觉得他的内劲比之前又增加了一些。

    子车婧尘点了一下头,但是她又许多的疑惑,不过她并没有开口去问。

    “翠云!”

    楚歌喊道,随后就进来了一个侍女,楚歌就说道:“拿两个披风来!”

    “是!”

    翠云微微屈膝,然后就退出去了。

    楚歌走到子车婧尘的傍边,说道:“待会儿你陪我去到山中逛逛!”

    “到山中逛逛”子车婧尘看着楚歌问道。

    现在天气寒冷,实在不易在晚上到山中晃悠。

    “嗯!”楚歌走过去,将子车婧尘的手拉住,说道:“最近实在闷得慌,而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你就陪我去走走吧!”

    “你的伤已经好了?”子车婧尘问道,然后又想起在白天的时候,他假装伤口疼痛,让她不要动,然后嘴角憋了憋。

    楚歌笑了一下,说道:“我看现在我就能骗一下你了!”

    这是翠云也将披风拿来了,楚歌结果披风,说道:“好了,我们现在走吧!”

    然后,小心的给子车婧尘穿好,然后就拉着她的手缓缓的走去出了。

    楚歌二人在山中漫无目的的逛着,夜风猎猎,吹的子车婧尘浑身发抖,楚歌看了一眼子车婧尘就说道:“很冷吗?我们回去吧!”

    子车婧尘点了点头,就准备和楚歌离开。

    这个时候,在他们后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到声音之后,楚歌就转过身,看见来人后,眉头一挑说:“原来是毛大夫啊!”

    毛大夫还是穿着一套灰色的衣服,弯着身子,缓缓走过去,说:“今天的药感觉如何?”

    子车婧尘听到毛大夫这么问,忽然将楚歌的衣服拉了一下。

    “还好!”

    楚歌的手按在子车婧尘的手上拍了拍,随意的回答道。

    毛大夫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看着楚歌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楚歌摇了摇头,说:“我怎么会知道毛大夫会来的!”

    “哈哈,你这小子!”

    毛大夫指着楚歌,随后就哈哈的笑了笑,觉得很满意,很合他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