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殇-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四十五章 殇

    “我却不信,来给我说一说,你是怎么想的”

    楚歌笑了一下,这才说道:“您老突然间变换了药,这才让我的内劲得到了调和,我不相信您会当做没事人一样!还有我今天主要是来等您老,如果不来就当和婧尘散散步。”

    毛大夫听后忽然笑了,对楚歌说道:“哈哈,剑魂能有你这样的弟子,剑池有你这样的少主,实乃大兴。”

    楚歌很平静的:“毛大夫过奖了!”

    毛大夫挥了一下袖子,说:“今天你服用的药虽然味道和一起的一样,不过里面的东西却大大不同,我收集那些药可是花费了十年的时间!”

    楚歌表现得波澜不惊,只是轻轻点头,看毛大夫的下文是怎么样的。

    毛大夫看见楚歌一副很平静的模样,眼眸之中闪过一抹诧异,不过随即就恢复平静,说:“这些药材,我已经寻来而是多年了,不过一直都用不上!”

    楚歌有些疑惑,就问道:“为何不给别人用”

    毛大夫看着一眼天边的月亮,随后就说道:“这些药就是调和火凤之血的人的内劲,而这些年来剑池之中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火凤之血这到底是什么?”楚歌不知道火凤之血是什么,就问道。

    “你体内现在流淌的就是火凤之血!”

    “拥有火凤之血的人,恢复能力都很可怕,之前古元告诉你拥有火凤之血,我是不信,不过这些天下来我才确定了你的确拥有火凤之血!”

    楚歌有些迷糊,于是问道:“你不到我的院落中来说,是害怕被别人知道还有火凤之血我怎么得来的?”

    毛大夫点了点头说:“虽然剑池内部比较安全,不过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不得不防。”

    “至于火凤之血是怎么来的,我只知道它的前提条件就是修炼滴血决!不过具体的方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么说,我师父和大长老都可能练出火凤之血了!”

    楚歌看着毛大夫说道。

    “不不!”毛大夫连连摇头,说道:“大长老和剑魂要是能练出来,这些药材也不会留到今天了!”

    听了之后,楚歌的脑海中级闪过一道思绪,独此一份想到这里不免就有些头疼了,物以稀为贵。

    好有自己对付丧尸简直就和踩死蚂蚁一样,云轩回去之后告诉高层,北蛮王族会放过自己吗?

    毛大夫看出楚歌有些苦闷,就笑着说道:“你不要哭丧着脸,等你修炼到武穴境之后,这江湖中恐怕没有一个会是你的对手!”

    “今日我来主要是要告诉你,以后每天早晨你必须使用内劲将体内的药效炼化一些,当药力全部炼化了,你才能没有隐患的使用内劲!”

    “我现在使用内劲会出什么事情”

    楚歌有些好奇的问道。

    毛大夫白眉轻佻,说:“你的内劲现在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吧运行起来犹如烈火岩浆一般!如果你强行使用内劲,只能让你的筋脉尽断而亡!”

    楚歌听了后,吓了一跳。

    “你这些天喝的药主要是恢复你之前筋脉受损的伤。”

    “我明白了!”楚歌点头,这些天他看来不能用内劲了。

    毛大夫摸了摸胡子,然后就说:“知道就好,我也要回去喂我的小可爱了!”

    说完之后,看都不看楚歌,就缓缓的向着别处走去了。

    楚歌看着他的背影笑着说道:“古怪的老头!”

    子车婧尘笑着说:“毛大夫的确很有趣呢!”

    “嗯!”楚歌也深以为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对子车婧尘说:“我们快回去吧,现在的天太冷了!”

    随后,楚歌拉着子车婧尘的手快速的回到了院落中,一进门楚歌和子车婧尘二人就围着火盆烤。

    随后的几天,楚歌除了每天早晨炼化药力,余下的时间都躺在棚下面和子车婧尘聊天,逗趣,好不自在。

    忽然有一天,天宇阁那边传来消息,大长老他们回来了,大长老受了很重的伤,叫楚歌子车婧尘过去看。

    子车婧尘和大长老的关系比较亲近,听见大长老受了重伤,连忙和楚歌想着天宇阁赶过去。

    楚歌进入到天宇阁就觉得气氛显得很压抑,走到天宇阁内的一个屋子里,就看见大长老躺在床上,而毛大夫这时正给大长老施针!

    楚歌站在旁边没有打扰毛大夫,等着他施针完了后,才走过去问道:“毛大夫,大长老现在怎么样?”

    毛大夫摇了摇头,脸色凝重,说道:“大长老这一次上的很重!活下来的希望都很渺茫!”

    子车婧尘听了之后,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走到大长老的身旁,没有说话。

    大长老脸色苍白,看着子车婧尘一脸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不要哭了,不然就不漂亮了!这样楚歌小子怎么会喜欢你呢!”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过来!”

    子车婧尘眼泪流下,哭的就像是一个泪人一般。

    现在在子车婧尘记忆中,对她真正关心的只有楚歌和大长老,而大长老和爷爷一样,对她很关心。

    大长老苍老的眼角也变得有些湿润,他挥了一下手,示意楚歌过去,楚歌连忙凑近身子。

    “你现在拥有火凤之血,切记以后要好好修炼,保护剑池不被洗杀,维持江湖的稳定!”

    大长老给楚歌叮嘱着,话音断断续续的。

    “将来你或许到的事情,不过,你要是赢了记得放他一次!”

    楚歌不明白大长老在说什么,不过他还是点头答应了,说:“嗯!”

    “哈哈!”大长老忽然间笑了起来,一声长笑之后,他的手缓缓的滑落而下。

    “大长老!”楚歌情绪有些低落,喊道。

    子车婧尘摇着大长老的手,期望他再一次的醒过来。

    其余的四大长老由于受了伤,都没在这里,而在场的幽冥等人在这个时候都纷纷跪下了!

    毛大夫看了一眼大长老,长叹一声,随即就转身离开了天宇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