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废万玄-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废万玄

    子车婧尘不知道什么是双修之法,但听这个老家伙之前说的,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他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

    楚歌盯着万同说道:“不是我不给万老面子了!”

    话音未落,楚歌的气势瞬间就变了,属于第一梯度后期的气势全部爆发出来,直接将四周的人镇的目瞪口呆。

    楚歌身形一动就到了万玄的身旁,一用力气就生生的把万玄给提起来了,语气不善的说道:“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你信不信?”

    万玄被楚歌一把提起来,到现在还处于迷糊状态,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人居然有这么野性的一面,还有他的实力实在太强了些吧!

    “你不能杀我,这里是万力门!你杀了我你别想出去!”

    楚歌看着万玄说:“你们万力门就数你最强了,我能将你杀了,你说谁能挡的住我?”

    说完楚歌又扫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就连万同都没有出来求情的意思。

    “看来你的人缘不怎么样呢!还够你修炼双修之法,这些年来没有少祸害良家妇女吧!”

    楚歌将万玄放下来,伸手就在他的丹田处拍了一掌,万玄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就蔫儿了下来,他的全身功力算是全部废了。

    “啊……”

    万玄躺在地面,望着天空,双手使劲的拍地,嘴中声嘶力竭的吼着。

    他的眼睛逐渐暗淡下来了,他忽然摆过头,看着这个一瞬间就将自己毁了的年轻人,眼中充满着怨恨,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向着楚歌扑过去。

    楚歌和万玄德有些距离,他这一扑刚好到了楚歌的脚底,他将手伸向楚歌:“小杂碎,我杀了你!”

    楚歌没有在意万玄的嘶吼声,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相信会有人出来将着局面打破的,不然,发展下去,今夜就免不了鲜血了!

    “来人,将万玄带下去!”

    万同脸色不怎么好,盯着丑态毕露的万玄,然后冲着大殿外边喊道。

    没有过多少时间,大殿外进来了四个武者,他们手中拿着剑,应该随时准备突发状况,他们进来后,看见万玄如同狗一般的趴在楚歌的前面,看了一眼万同,得到确认之后,他们就不在理会万玄似乎能杀人的眼神,将他架起来,往外边带去。

    “万同,我是你哥,你不能这样对我!”

    万玄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

    万同看着楚歌,有些试探的问道:“楚歌少侠,我们少门主……”

    楚歌虽然刚才有心杀了程浩,但是突然之间就改变了注意,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一句话可不是没有道理。

    “之前之事,还望不要再发生了,不然万老的面子我也不好再买了!”

    万同出了一口气,虽然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楚歌具体的实力,不过他知道现在的万力门根本没办法抗衡。

    “不会再发生了,请楚歌少侠放心!”

    楚歌这个时候走到了子车婧尘的傍边了,他牵起子车婧尘的手,说:“今天晚宴很尽兴,多谢万老的款待,是时候休息了!”

    说完楚歌就和子车婧尘走出去了,楚歌走到门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说:“被万玄祸害的女子,你们应该能妥善安排吧?”

    说完之后,他就没有回头,直接和子车婧尘往那个小院中走去。

    在楚歌走了之后,程浩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楚歌的实力居然那么的强,就连实力在第一梯度初期的万玄都走过一招。

    “少门主,时间不早了,请少门主回去休息!”

    万同走过去对程浩说道。

    “你是在命令我吗?你是不是和楚歌合起来让我出丑!”

    万同的好意不了被程浩误解,他还算俊秀的面庞充满着怨恨,对万同吼道。

    万同看到以后的门主是这个样子,心中难免有些踌躇,自己将一生献给了这个门派,而又想到这个门派的落寞,忽然叹了一口气,就说:“少门主是醉了吧?回去休息吧!”

    “万同,老子废了你!”

    程浩现在满脑子的怒火,冲着万同就发气来了。

    说着他就是一掌朝着万同的脑门打过去,分明是下了杀招。

    柳江等人看见,脸色纷纷都变了,他们知道万同受了伤,现在不是程好的对手,准备出手将程浩挡下来。

    不过他们还没有出手,就看见万同出手了,凌空拍出一掌,将程浩的一击很轻松的活接掉了,然后就看见万同很快就到了程好的跟前,将他的穴道点主了。

    这一幕就发生在柳江等人的眼前,不然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会相信的。

    柳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万同,说:“万老你这?”

    万同听见之后,没有一丝的喜悦,很平静的说道:“老夫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过不了多久我就能达到第一梯度中期了!”

    第一梯度中期,对于他们门派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虽然万玄在第一梯度中期中算是最弱的存在,但是他在第一梯度初期武者的面前还是很有威慑的!

    “门主,也快要出关了,到时候他会处理少门主的事情!”

    万同摸着花白的胡须说道,他的精神有些弱。

    “你们都回去吧,这些天先将少门主关着吧!”

    万同安排好了一切之后,他就走出了大殿了,他原来是想要程浩和楚歌结识一下,没有想到程浩居然死性不改,敢调戏子车婧尘!

    楚歌他们回到小院子中,院子中依旧悬挂着灯,所以院落中还不是很黑。

    “哐当!”

    楚歌推开门,将屋里的灯点燃,然后回身出去,将拿起几枚石子丢过去,就将院子中的灯打灭了。

    “你做什么去了?”

    楚歌进去后,坐在桌子前的子车婧尘就问道。

    “院子里的灯太亮了,没办法休息!”

    “奥!”

    子车婧尘看不见,所以亮与不亮都一样。

    楚歌听出了子车婧尘情绪有些低落,就笑着说道:“婧尘,你说我们应该怎么睡呢?”

    “你想怎么睡呢?”

    不料,子车婧尘红唇微动,笑着问楚歌。

    这让楚歌嘴张开,半天说不出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