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的回忆-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的回忆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子车婧尘摸索着走到床上,然后坐到床上说道。

    楚歌摸着脑袋笑了一下,然后就走到了床边站着,他看着子车婧尘的脸颊,微微不觉有些恍惚了,自己的婚房也会是这样吧!

    子车婧尘凭着听见的,就知道楚歌就在自己的前边,于是就问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奥!”楚歌似乎干会是被人抓住一般,连忙对子车婧尘说道:“我去一床被子,打地铺就行了!”

    子车婧尘双手放在腿上,两个指头互相点着,说:“你不用打地铺,天气这么冷会生病的,再说我也不会吃了你啊!

    听子车婧尘这么一说,楚歌感到还真有点冷,说:“只能挤一挤。”

    子车婧尘噗嗤一笑,“你平常可不是这样的,今天怎么呢?”

    这个床挺大的,睡两个人完全不挤。

    子车婧尘先躺下了,然后笑着就对楚歌说:“你也上来睡吧!”

    楚歌将灯熄了后就睡到了子车婧尘的旁边。

    子车婧尘感觉到楚歌的气息,她的脸颊上不由得付出一丝的笑意。

    楚歌也是睡意全无,他看着外边的洒下略带清冷的月光,他确实没有想过自己的以后会如何,如果是这样的,楚歌认为很好。

    时间流逝的很快,不过楚歌依旧没有睡意,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实在是有些累,楚歌就将身子转过去,转过去就看见子车婧尘长长的黑发在枕头上铺洒下来,一股股淡淡的幽香在传到楚歌的鼻孔中。

    “嗯”

    子车婧尘轻微的伸张了一下身子,轻轻的轻吟一下,嘴角上扬,将原来转过去的身子转过来了,那张绝美的脸庞直接映入楚歌的眼帘中。

    楚歌看着这一张熟悉的脸颊,楚歌的心里忽然生出强烈的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想要将她藏起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冲动。

    在将眸子微微降低,将目光移到了子车婧尘微微上扬的嘴唇上,看起来她显得很可爱,长长的睫毛也看起来很美丽。

    不知不觉间,楚歌就睡着了,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子车婧尘睁着眼睛,不过她看不见楚歌的面庞。

    楚歌看见她的这个样子心中微微有些痛,随即就问道:“醒来了?”

    “嗯!”

    “我们准备赶路吧!”

    楚歌现在恨不得立刻飞到药谷去,让他们治疗好子车婧尘的眼睛。

    在万力门大气磅礴的门前,楚歌和子车婧尘站在马车前面,万同柳江几个也在那里。

    万同看着楚歌,脸上捎带歉意,说道:“原来准备和楚歌少侠一起前去药谷,不料门中出了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只能楚歌少侠自己先行去了,我等处理完事情后再去。”

    楚歌双手在胸前抱拳,说:“既然万老有事情处理我们就先行去药谷了!”

    “诸位,有缘再见!”

    楚歌扶着子车婧尘坐上马车,然后驾着马车离开了万力门。

    他们大概有三天的路程就到了药谷,距离药谷开谷还有一天,到时候,楚歌要进谷必然会和药谷起一点冲突,不过,只要他们能治好子车婧尘,自己付出再打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楚歌驾着马车快速的奔走着,待到傍晚时分楚歌他们才到了北川的地界,由于北川和北蛮隔着一个山脉,所以两边得气候差距很大。

    楚歌他们来了一片树林旁,天色已晚,而在这附近没有客栈,楚歌就对子车婧尘说:“今天我们要露宿荒野了!”

    子车婧尘却不在意,做到马车边上,摇着双腿,说:“你不是我们以前在满是毒虫的毒域山谷中睡觉吗?这里我觉得挺好的。”

    楚歌将马车听到路傍边,然后将马拴在树上,就跑到马车上,拿出万同令人准备的食物,两个人就吃起来了!

    吃完之后,子车婧尘坐在马车的边上,而楚歌拿起黑刀在林子中连起来了,楚歌现在的实力在第一梯度后期,虽然不能和幽冥等人相比,但还是很强的。

    “苍”

    声音在林子中快速的响着,黑刀随着楚歌的手腕转动着,刀气四处飞去,许多的树枝唰唰的掉落下来了。

    “天残刀法!第九重!”

    楚歌轻喝到,随后他用力的向着一棵巨树将黑刀丢过去,直接就将巨树刺穿了一个大窟窿。

    楚歌黑眸闪烁,脚步移动,瞬间就到了巨树的后边,将还在飞动的黑刀一把抓到手中。

    将黑刀收回刀鞘中,楚歌就回到了马车傍边,楚歌靠着马车,看着空中的月亮,说道:“一出生我就拿到了世间最好的刀,遇到实力超群的师父,不过,他一直都不给我教武功,随便给我丢了一部内劲就让我去修炼,那个时候,我每一天就拼命的练功。”

    “你师傅应该是不想要你参合江湖中的恩恩怨怨,教你内劲是为了让你强身健体。”子车婧尘稍作沉思就说道。

    “我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小女孩,我将她认作妹妹,她叫连丝!”楚歌再一次的说道。

    “她很可爱,长大后一定和你一样漂亮!在你没有失忆前你们见过一次!”

    子车婧尘回忆了一下现在的记忆,完全没有关于楚歌妹妹的记忆,就说:“那她现在在哪里?”

    “被一个人带走了!”

    楚歌回想着那个时候,那个面具男子给自己的气息,他的实力应该在第一梯度后期,能让一个第一梯度后期的的武者当跑路的,那个势力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啊!

    子车婧尘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楚歌又接着说:“我现在连那个势力的名字都不知道!”

    “没事的,她一定会很好的!”

    子车婧尘安慰着说道。

    楚歌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什么自己突然就说了这些不沾边的事情,说:“嗯!”

    楚歌上到马车上,就对子车婧尘说:“奔波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子车婧尘进去,将被子拿开,给自己和楚歌盖上后就靠在楚歌的肩膀上,闭眼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