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墨千凡-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墨千凡

    楚歌眉头微微一挑,看着子车婧尘的脸颊,就肆无忌惮的调起情来了,说:“你在吃醋吗?”

    “我没有!”子车婧尘嘴微微撅起来,手使劲的了一下楚歌。

    “唏!”

    楚歌不由吃痛的倒吸一口冷气,看着一脸正经的子车婧尘,嘀咕道:“最毒妇人心!”

    “你说什么?”

    楚歌连忙陪笑,说:“没有说什么!就是觉得你眼睛好了,就在不能这里让你倚着走路了!”

    此话一出,子车婧尘忽然地下了头,她拉着楚歌的胳膊问道:“你的胳膊现在还疼吗?我不是故意的。”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这样,摸了摸她的秀发,然后就说道:“不疼!”

    随后,子车婧尘一路就没有再说话,不过楚歌还是给她说着一些好笑的笑话。

    一路走去,楚歌发现药谷这个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灵气十足,肯定有许多的灵药。

    所谓人杰地灵,药谷想必当年人才辈出,实力雄厚,但是它为什么会被是师傅一夜就给灭了个差不多,这都让楚歌实在想不通,以前的剑魂即使很强,但他能强大哪里去呢?

    很快就到了药谷给人安排的院子了,院子的周围全是竹子,而这个地方靠近一个莲花池子,虽然叫做池子,但是这个规模可以叫做一个小型的湖泊了,所以这里的环境很好。

    楚歌和子车婧尘这一次被各自安排了一处房子,不过即使这样,这里依旧还有空着的房间,应该是准备安排别人居住。

    楚歌刀房间里看了一下,随后就出来了,之间那两个人走过来说:“少侠,这个院子之后还会住进来人,还望少侠别在意!”

    楚歌笑着说道:“不会在意!这里我很满意!”

    其中的一个人说:“要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楚歌点头说:“二位请便!”

    楚歌看着他们俩个走后,就和子车婧进屋了,整个屋子都是竹子做的,装饰很淡雅,屋子的后边有一个窗户,可以看外边的风景,在进门向右边有一套桌椅,茶具。

    楚歌让子车婧尘坐下之后,就走到傍边拿起茶具,笑着说:“让你品尝一下我斟的茶!”

    “你还懂茶?”子车婧尘听到之后,就说道。

    楚歌看了一眼子车婧尘,随后就笑着说道:“小看人呢?今天非得让你闻见茶味都留下口水来!”

    “噗嗤!”

    子车婧尘被楚歌给逗笑了,她说:“哪有茶会这么香呢?”

    楚歌故作神秘,说:“秘密,你等我一会儿!”

    楚歌闻了一下傍边的水,随后就摇了摇头,不过茶却是很好的北川之地的千叶绿茶。

    楚歌拿着一个器皿走了出去,感觉药谷的现在气温和夏天一般,使用泉水洗杯效果更好。

    陆羽曾经在茶经中说:“其水,用山水,江水中,井水下。”

    泉水比较清净,杂质少,透明,污染少,水质最好。

    至于选杯子,他们已经准备了瓷杯,还可以。

    虽然屋子里的水也是泉水,但是已经放了几个钟头了,这样的水虽然已经算是等水了,但是总是比不刚拿里的泉水。

    楚歌看了一眼山,就使出内劲,快速的向着山中飞去,走了没多久,就听见一阵哗哗的声音,听到声音之后,楚歌的脸颊露出一丝笑意,他走到泉眼出喝了一口,感觉格外的清甜,“就你你了!”

    楚歌打了满满的一盆泉水,然后就回去了。

    楚歌回到屋子里,将水放下,然后就开始洗杯,煮水。

    楚歌很随意的抓了一点茶,放入茶壶中,然后将大火煮好的水倒入其中,然后就做到子车婧尘的傍边。

    “就这样?”子车婧尘听见楚歌已经弄完一切后,就问到。

    楚歌点了头,说:“就这样!”

    事实,最难的就是取茶,茶壶中放多少的量。

    子车婧尘双腿摆动,说:“我看没什么,我也会,我眼睛好了之后,我每天给你泡茶!”

    楚歌没有打击子车婧尘,脸洋溢着笑容,说:“好啊,到时候你可不有赖账!”

    “不会啦!”

    子车婧尘晃动着手,“什么时候就能和呢?”

    子车婧尘并不喜欢喝茶,不过好奇心让她有些按耐不住了。

    “现在就好了!”

    楚歌还没有说话,就听见门前传来一道声音,楚歌随即就将头转过去,不过这个时候,他感觉身旁微微一凉,楚歌赶快就将目光看向茶壶那里,就看见一个老头拿着茶壶喝着正开心呢!

    楚歌抱拳说:“前辈,觉得如何?”

    他将头抬起来,说:“你觉得呢,不好喝,我来这里干嘛?”

    “哎,年轻人身的暴虐之气不见了?”

    老头忽然说了一句楚歌摸不着头的话。

    楚歌试探的问道:“前辈,我们以前见过吗?”

    “咳咳,当然见过了!看在这茶的面子我就告诉你吧!当初在毒域山谷中的石台见过!”

    楚歌再一次看了一下眼前的老者,当时楚歌整和一群武者交手,余光看见他和蔺冬说着什么。

    “你是达摩院的人?”

    老头子摇了摇手,说:“少年娃乱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成达摩院的了!”

    楚歌见我老头不承认也就没有再纠结,就说:“前辈怎么就来到这里呢?”

    老头子看了一眼,将喝完的茶壶丢下,打了个饱嗝,说:“别前辈前辈的叫了,老头子我就墨千凡!

    还有老子子我很好,没有病!就是来玩玩。”

    “喂,老头你怎么这么粗鲁?问都不问就把楚歌给我的茶喝完了!”

    子车婧尘原来没有说话,听了一会儿老头子的话,和不满的说道。

    “吆,好可爱的小娃子!”墨千凡忽然一动,就到了子车婧尘的傍边,说道。

    “小子,你很嘛!有我当年的风范!”

    楚歌听到墨千凡的话后,就知道这老家伙绝对不会是达摩院的弟子了!

    “喝了你的茶,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小女娃要我做一件,不管什么我一定答应你!”

    “真的?”

    子车婧尘听了之后,脸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当然了!我墨千凡说一不二。”

    墨千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