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止战-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止战

    古青城的杀意盎然,就算是在远处的药谷众人都感觉到了,随即古青城他眸子一定,身形瞬间就移动了,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在南琴五六步远的地方。

    “古青城你敢伤我们谷主,药谷和你们魔都不死不休!”

    药谷的太上长老眼中含怒,大声的喊道。

    不过,这个时候,古青城杀意一定,怎么会停手

    南琴感觉到一股寒意在自己周身升浮现,她随即就站住了,看见古青城打过来一掌。

    古青城人未到,掌风先至,南琴的秀发忽然飞起,她不由得向后后退了几步!

    南琴对子车婧尘有有恩情,子车婧尘看见之后,连忙对五方天奴说道:“快去救她!”

    虽然五方天奴的实力不比之前的阴老他们强,但是他们五个怎么说也是领悟到了武穴含义的第一梯度后期武者,实力还是不俗,虽然他们五个加起来时间一长一定打不过古青城,但是也可以撑上一会儿。

    不过,即使现在五方天奴动手也来不及了。

    就在古青城就要将南琴击杀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间就出现了,随后,仅仅一瞬间就将古青城锁定了,接着一股掌风就向着古青城打过去。

    “不好!”

    古青城感觉到这人的强悍,掌力未去直接就完后扯去。

    “轰!”

    一声巨响之后,就见到在南琴的前方两步处有手掌形状的印记!

    那人出现之后,脚步一动就到了南琴傍边,对她说:“你去就楚歌!”

    南琴在他的声音下才反应过来,然后跑到楚歌那里,为楚歌治疗。

    “你是谁?”

    古青城看着那人问道,他感觉到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大。

    来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缓缓的将口张开说道:“剑池战堂第五堂主,止战!”

    楚歌看到止战忽然出现了,他松了口气,忽然就昏过去了!

    谷青城听见之后,瞳孔忽然一缩,不过语气上没有弱上多少!

    “没有想到剑池的人也来了!既然如此我们日后再相见!”

    古青城知道自己已经将药谷推向了对面,就算剑池不来别人,就这止战一人他们都有些难对付!

    说完之后,七杀就转身离开了,在七杀离开之后,止战也送了一口气,虽然他的实力在颁布武穴境巅峰,但是要和七杀他七个硬战,他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阴老和夏侯鸣在这个时候也缓过来了,他们对止战说道:“多谢相救!”

    就算是骄傲的夏侯鸣,他对止战也很佩服!

    止战微微一笑,抬手说:“举手之劳!”

    随后他就走到楚歌傍边,问南琴说:“我们少主他怎么样?”

    他之前在傍边的山峰上一直看着,不过,之前古青城对子车婧尘出手就算他再强也来不及。

    南琴站起来,对止战说:“楚歌伤到内脏,不过暂时没有危险!”

    止战叹了口气,说:“这一次来听到药谷要举办复出大会,我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魔都这么丧心病狂,连药谷都不放过!”

    这个时候,药谷的人也都走过来了,他们听到止战的话后都陷入沉默中了,现在他们的后路只有和这些人联合了。

    “魔都的出现一定会让江湖动荡,我们药谷虽然不是什么大派,但是也要为江湖做出一定的贡献。”

    药谷太上长老忽然走上前对止战说道。

    虽然他们药谷和剑池有仇恨,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站出来和剑池,北川王府这些势力联合起来,不然魔都第一个开刀的就是他了!

    止战看了一眼南琴和药谷的太上长老,嘴角微微一掀,显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定在下月就在药谷签盟约来对付魔都和北蛮王族怎么样?”

    阴老倒是没有说什么,夏侯鸣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看着止战说:“联合之事可行,但是止战堂主可以代表剑池吗?”

    别人或许对剑池的了解不多,但是他们北川王府对剑池可是熟悉的很,一个堂主或许还决定不了剑池的意思。

    止战自然知道夏侯鸣的意思,他嘴角之上的笑意逐渐的消失了,随即一起气势在他的周身散发出来。

    “你认为我代表不了剑池?”

    夏侯鸣没有想到止战一眼不和就以势压人,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现在是代表着北川王府,怎么说也不能弱了气势,随后,他的周身也散发着一股强悍的气势。

    阴老看见止战和夏侯鸣二人对上了,就连忙说:“两位还是以大局为重,我们的对手可不简单啊!”

    “哼!”

    夏侯鸣轻哼一声,随即就不再和止战较劲了。

    然后他又看了一些月娥宫,已经来的一些势力的人,见到他们搜点了点头,随即道:“既然没有问题,我们下月十八,我们在药谷签订盟约!”

    接着,药谷给来到的一些势力,分给了一枚九品,然后,有些势力就回去了,由于阴老,夏侯鸣等人也受了伤,所以他们就留在药谷修养几天。

    楚歌这一次伤的不轻,所以昏迷了两天,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子车婧尘,南琴,止战等人都在。

    “我昏迷了几天?”

    楚歌揉了揉额头,然后就问道。

    “两天!”

    子车婧尘说道。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没有事,就笑了笑,然后才对别人说:“让诸位担心了!”

    子车婧尘再次说道:“这几天都是南琴治疗你,还不谢谢人家!”

    楚歌这才反应过来,对南琴说:“这两日辛苦你了!”

    楚歌和南琴之间不知不觉间就变得有些生疏了。

    南琴摇了摇头,说:“作为医者,照顾病人是理所应当的!”

    听她说完就不在说话,楚歌眉头微皱,然后就对止战说:“止战堂主,你怎么会突然出现药谷?代云找到了吗?”

    止战听了之后稍微一些尴尬,然后就说:“我当时往江南方向走过去,运起还好让我发现了她的踪迹,不过,路过月娥宫地界的时候,她忽然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