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见子车婧尘-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十七章 再见子车婧尘

    “走吧!”楚歌对着连丝笑着说道。

    连丝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一双漂亮的眸子不住的打量的眼前可以看见的景色,这里显然是被人精心修饰过的,不像她住的村子周围,树木杂乱的生长,导致可以耕种的土地变得很少,并且时常有毒虫跑来咬人!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清风园中,虽然这里没有人住,但是里面依旧很干净,楚歌进入将小园的灯都点燃后,就对连丝说:“你自己一个人睡到这个房间!”

    “哥哥,我”连丝现在对楚歌有些依赖了,听到楚歌的话后,想说什么但最后没有说出来。

    “我就在你的旁边的房子里睡着,很近的!”楚歌自然看出了这小妮子的意思,笑了笑说道。

    “嗯!”连丝最后还是点了点小脑袋,走了进去。

    “快点睡吧!”楚歌说了一声,然后就将门闭住,走向了另一个房间。

    躺在床上,楚歌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但是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感觉有人在控制着这个梦!

    渐渐地楚歌就睡着了,不过这个时候在房间外边忽然飘进来一些轻烟,伴随着轻烟的飘进,楚歌渐渐的就坠入到梦境中,在这个时候楚歌的屋外闪过了一道人影,随度之快令人震惊!

    人影很快就出了天行山庄,最后倒了一个山峰,在那个山峰中也有着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对着他说道:“已经给他下药了!”

    “嗯!”声音有些苍老,这是这样随意的应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说话。

    梦境中楚歌梦到自己查到了剑魂就是被雪剑盟杀的,接着画面一转,在一个草地上他和子车婧尘兵刃相向,在大豆到最后的时候明突然间子车婧尘收住了剑,身体直接向着楚歌的刀应去,楚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黑刀在她的胸膛上穿过去,但是却没有一滴血液留下来,她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却没有说一句话!

    “不!”

    楚歌忽然在床上起来,粗粗的喘着气,他的眼睛看了看四周,才松了一口气,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全无睡意了,穿上衣服准备去院子中散散心。

    四周很寂静,周围的山林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一丝丝的光芒,看到这样的美景,楚歌霎时就来了兴趣,使起轻功向着瀑布那边飞去,不过就在他越过院墙的时候,眼睛一抬,就看见在不远处有一个楼阁灯还亮着。

    落到地上后,楚歌喃喃的说道:“这么晚了,还有人没有睡?”

    楚歌一直随着莲花在走,很快就到了瀑布边上,那个地方可以看见整个天行山庄,看见整个天行山庄后楚歌才知道了它到底有多大。

    “这样的地方就恐怕就和一些很小的国家一样了吧!”

    看了一会儿,楚歌才满足的向着向着左边走去,没走一会儿,他就看见了一道倩影立在那里,她及腰的发丝随着微风随意的飞扬着,在头顶上简单的别着一支玉簪,在月光下就像是一个仙子。

    楚歌随之将脚步放慢,但是就在他刚将脚步放慢的时候,那人影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将身子缓缓的转过去,随着女子转过来,楚歌这才看见了她的容貌。

    “子车婧尘!”

    “楚歌!”

    楚歌和子车婧尘同时的喊出他们两的名字,两个人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就这样两人一直站在那里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最后楚歌走了过去,说道:“现在伤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子车婧尘嗪首微低,然后说道,“还有谢谢你的驯鹿血!”

    在前天,她很好奇楚歌给他的东西,于是她就让阴老看了看,阴老看见后脸色一下变得很精彩了,对子车婧尘说这东西可以让她的伤口快速的愈合,子车婧尘知道后,脸颊上不由得浮出笑容!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顺手找的!”楚歌听到子车婧尘的话后,直接说道。

    子车婧尘听到楚歌的话后,不由得地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她缓缓的抬起头问道:“在古部落你只是为了激怒叶默轩吗?”

    子车婧尘在知道楚歌为她找驯鹿血后心里很高兴,但是在她的心中总是有一点隔膜,那就是楚歌最后说的那一句“终于忍不了了吗”,在今晚她原本早早的就要睡,但是却怎么也也睡不着,她又看见外边的月亮很亮,所以就出来散心!

    楚歌听到子车婧尘这么的问,不知怎么的心突然就猛跳了几下,随后他就使自己平静下来,但是眸色很深,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我仅仅是为了激怒叶默轩!”

    子车婧尘听见楚歌的话后,秋水一般的眸子突然闭住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要参加后天毒域山谷的争夺?”

    子车婧尘先一步来到北蛮,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生死玄令的事情,而叶默轩也听了阴老的话没有给子车婧尘说,这两天她出去的偶然的听到了关于生死玄令的事情。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刚才的样子,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嗯,你还是不要去了!”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子车婧尘听到楚歌说到他会去的时候,她就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听到楚歌的话后,于是说了一句。

    子车婧尘说完后,她就走了,但是在她精美的脸颊上悄悄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在子车婧尘走了后,楚歌有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痴痴地看着前方,“我为什要那样说?”

    “铿锵!”

    楚歌忽然将黑刀抽出,直接飞到前方水流不是很快的地方胡乱的挥舞着黑刀,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发泄一番,出了别的什么都不想!

    “彭!”

    直接向前一挥,使出去全部的内劲,随后前方的一个巨石直接就削成了两半。

    “刀,虽然是好刀,但却被这样的使用,可惜了!”在楚歌疯狂的发泄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忽然一道声音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