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屠杀药谷-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屠杀药谷

    楚歌面对程响的质问,他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程响,并且将黑刀收回刀鞘中!

    程响见到楚歌没有回答,他的眸子忽然一冷,准备再一次的出手。

    楚歌微微一笑,随即手中拿出一个东西,就给程响丢过去。

    程响抓住楚歌丢过来的东西,看了一眼,脸色忽然一变,然后抱拳曲身,“参见少主!”

    楚歌刚才丢过去的东西就是剑魂给他的令牌,这代表着他的身份。

    怪不得还没有到半步武穴境就可以硬抗半步武穴境!

    随后,程响走过来,将令牌给楚歌双手奉上。

    楚歌将令牌收回之后,就退他说道:“我和止战堂主要去月娥宫,今晚在这里歇歇脚!”

    “止战堂主?”程响听到楚歌的话之后,立即就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止战。

    然后他对着止战抱拳说:“见过止战堂主!”

    止战微微一笑,然后就走上前,说:“程舵主,我也是陪少主去月娥宫!没有什么公务!”

    “少主,止战堂主里面请!”

    程响立即就招呼道。

    随机就对那些个第一梯度初期的武者喊道:“臭小子们,还不把兵器收起来,去置办酒肉!”

    “是!”

    那些武者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楚歌和止战被请进正堂中,随后,程响就笑着说道:“我刚才还以为你们是挑事的!

    话说,已经好久没有人挑事了,还有些不习惯了!”

    楚歌听后就问:“一起有许多人来挑事吗?以你的实力,有几个人敢来!”

    止战并没有说话,不过这其中的缘由他倒是知道一些,因为剑主大人和月娥宫交好,原来不准备在这里设立分部,不过大长老觉得有必要设立一个,虽然在在江南地区设立了分部,不过实力强悍的人却没有一个。

    当时的程响的实力在第一梯度中期,虽然在第一梯度中期绝对无敌,但是面对有第一梯度后期的家族,剑池处处被动。

    程响在此期间没有给剑池总部禀报,就这样过了三年,程响突破到第一梯度后期,当时直接就将那个家族的顶梁柱,那个第一梯度后期的武者击杀了,自此之后,剑池分部算是站稳了脚!

    程响给楚歌大致的说了一下,楚歌听了之后眼中异彩连连,对于程响他更加的刮目相看。

    楚歌笑着说道:“师父这样一做,倒是给剑池多加了一方势力!”

    江南地区分部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也许比不过月娥宫,但是要比刚设立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程响听了之后,看着楚歌就像是一个怪物一样看着楚歌说:“少主是剑主大人的弟子?”

    剑魂十分神秘,就算是幽冥等人也没见过几次,就别说程响了,更别说知道剑魂还有弟子!

    当然,剑魂在剑池人心中就是信仰,就是神!

    止战点了点头,说:“嗯!”

    程响叹了口气,说:“原来,如此!怪不得少主这么强悍!”

    楚歌笑笑,没有说话。

    接着剑池的那些弟子就将酒肉准备好了,随意楚歌他们就坐在一起开吃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吃喝完毕,他们也都回到各走的房间了。

    夜,漆黑无比,天地间的乌云压的很低,似乎要和地面连在一起,有经验的老人都知道这是胰一场时间很长的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了!

    “轰隆隆!”

    在药谷的外边站着三十多个人,夜风吹着他们的衣衫,这些人的实力都在第一梯度后期!

    “今晚药谷中一个人都不留!”

    忽然一个人开口说话。

    “是!”

    轻轻地呼了一声,接着他们快速的都轻轻一跃消失在黑夜中,只留下了淡淡的血腥味!

    “啊!”

    忽然一道声音在药谷中响起,就算是雷鸣之声都没有将它压下去。

    随后,药谷中一般的屋子的灯忽然亮了,其余没有亮灯的屋子中的人都已经被人击杀了。

    竹帘快速的走到了南琴的屋子中,看见南琴完好无损,她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走到南琴身边说:“不知道在哪里出现了一群武者,他们的实力都在第一梯度后期!”

    南琴眉角微动,就说道:“魔都已经坐不住了吗?”

    竹帘说道:“不是魔都的人,所有人死状都极其的难看,不像是魔都的所为!”

    南琴听了之后,就说道:“通知所有人在寒水峰中汇合!”

    寒水峰是药谷的祠堂,哪里药谷建造了许多的机关暗器,虽然当时剑魂已经毁去了大多数的机关,但是,哪里依旧是药谷最安全的地方!

    竹帘出去了之后,南琴看了外边黑乎乎的一片,心中难免有些着急,不够想到竹帘的实力在第一梯度后期,她的心忽然定下来了!

    过了半个钟头,屋外忽然下起了雨,雷声阵阵,不时划过一道闪电,将屋子照亮了!

    一道狂风将门吹开了,南琴走了几步准备去关门,没走几步就看见屋外站着一个手中拿着刀的人站在那里!

    “滴答!”

    雨水流下来将刀尖上的血冲洗下去,就算是暗夜,南琴依旧可以看见那个人眼中带着的寒冷,这一种冰冷直接射入人的心田中。

    而地上流淌下来的鲜血在闪电中忽然显得格外的刺眼。

    看见那个人缓缓的走进来,她不断的向后退去。

    “哐当!”

    忽然南琴撞到桌子上了,她没有退路了。

    “你们是谁?为什么药屠杀我药谷?”

    南琴即使心中很害怕,但是依旧鼓足了勇气问道。

    不过,那个武者没有说话,他的眸子之中依旧闪烁着寒芒,看着南琴似乎看着一个死人一般,他第一梯度后期的气势完全出来锁定着南琴,让南琴没有办法动!

    以南琴的容颜,只有是一个男子都会生出一丝的怜爱来,不过这个武者却是个lìng lèi,他似乎就是一个机器一般,没有一点的变化,他手中那还流淌着血混着雨水的刀在这一刻缓缓的被抬起来了,他准备直接将南琴击杀了!

    “轰隆隆!”

    再一次,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

    “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