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何为刀?-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十八章 何为刀?

    “你是谁?”楚歌转身看见一个穿着青袍,有一点胡子的男人站在边上,于是问道。

    楚歌没有想到这个男子距离自己这么的进,居然他都没有发现,这几天过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实力远远的不够!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好刀不能这样使!”男子看起来只是走了几步而已,但是他已经就到了楚歌的身前,手将黑刀按住。

    “你!”楚歌大惊,这等实力又怎么会是无名之辈!

    楚歌旋即将黑刀握紧,使出内劲试图将男子的手震开,但事与愿违,这个男子依旧将黑刀紧紧地按住,他的眼中全是笑意,不过这看在楚歌的眼中这就是嘲笑。

    “天残刀法!”忽然楚歌记起了之前天残刀法中记载的一切技巧,楚歌先是将黑刀向着男子一推,在同一时间他手在刀柄上轻轻地一动,然后那黑刀的刀锋直接向着男子砍去。

    男子见到楚歌的动作后,没有失去分寸,身子微微的一侧,刀锋仅仅离他只有三指宽的距离,而他的手还是在黑刀的刀刀背上,“刀是刚劲,也是灵巧,你刚劲不足,而灵巧也不够!”

    “即使有再好的刀和刀法在你的手中也是枉然!”

    “苍!”

    这次楚歌听到他的话后没有愤怒,心神一定,将刀快速的往回一拉,划过一个刁钻的弧度,然后又一次的将刀想男子的身上劈去,男子见状只好见手放开,向后撤去!

    “现在才有点意思!”

    男子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只见衣角处被划破了,他笑了笑说道。

    楚歌听到男子的话后,他的情绪没有一点的变化,手中的黑刀微微扬起,他知道眼前的男子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而且还有种对教导的意思,作为一个刀客,他是知道和高手过招对自己的提高是多么的重要。

    “有意思!”

    男子看见楚歌的动作后,脸上的笑意愈加的浓郁了,随后他就在傍边随意的捡了一段树枝,然后剥去多余的附枝。

    在月光的照射下,一个站在水中,一个站在岸边,一老一少,楚歌手中的黑刀闪烁着徐徐的光辉,但是男子手中的树枝却显得更加的有意思,好像在他手中并不是一个一段树枝,而是一柄绝世之剑!

    “啪!”

    楚歌忽然一踏,然后直接直线升起,右手微微的向下一锤,他瞬间就冲向了男子,但是黑刀刚到他的身前不远的时候,男子忽然动了,他手中的枝条缓缓的一挥,就将黑刀挡了过去。

    楚歌感到手中的刀锋偏离了,手腕忽然再一次的使力,向着男子再一次的劈去,而男子在这个时候也动了,他手中的枝条直接贴向黑刀,在枝条贴到黑刀的那一瞬间,楚歌就感觉到似乎被这个枝条吸住了一般。

    男子咧嘴一笑,不过没有说话,手中的枝条就挥了起来,在他每挥动一下,楚歌的手腕就跟随着他动一下,但是这每一次都使得他明了了应该如何将刀使得更加的灵活,更加的灵巧!

    就这样,时间就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然后男子忽然一使劲,就将楚歌推了出去,楚歌也顺着这股劲快速的向着后边滑去。

    “一个正真的刀客可以将全身的化为一体,他的每一个挥刀到可以带动着全身的骨骼,手腕之中暗含着内劲!”

    “多谢前辈指教!”

    楚歌听后,先是闭目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将眼睛睁开,看着男子说道。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将这黑刀忽然的使用!”男子虽然嘴中说的没什么,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是带着一点期待的!

    虽然听到眼前的男子那样的说,但是楚歌依旧问道:“不知前辈可以告知名讳?”

    “天鹅飞去鸟不归,无力变得人相随。”男子说了两句后哈哈一笑,随即又说道:“吞下口去悄无声,左右旁侧是中间!”

    话毕,男子直接转身离开,显得格外的潇洒!

    楚歌看着男子的身影渐渐的远处,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天鹅飞去鸟不归,无力变得人相随,吞下口去悄无声,左右旁侧是中间?”

    楚歌重复着说了一遍,但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于是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以后慢慢的在想吧!”

    “试一下天残刀法的第七重!”

    现在楚歌完全没有睡意了,他想起了天残刀法,于是就练了起来,黑刀在他的手中挥舞着。

    没有过多少时间,楚歌就已经将第七重练完了,在河边洗了洗脸,“现在差不多应该回去了!”

    楚歌又顺着原来的路走去,不过当他走了没多久,他就看见了子车婧尘所居住的楼阁,但是这个时候,灯已经熄灭了,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楚歌就直接回去了。

    而这个时候,在暖雅阁的子车婧尘还没有睡着,她坐在窗边远远的看着清风园,漂亮的脸颊上却看不出一丝情绪,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般!

    等到楚歌回到清风园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他躺在床上,男子的话再一次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出来,“天鹅飞去鸟不归,无力变得人相随,吞下口去悄无声,左右旁侧是中间!”

    “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鹅飞走那么久只有我了?是我字吗?姑且算是吧!但是这个无力变得人相随,力,从人从为则是为字!”

    “吞下口去悄无声,应该就是天,左右旁侧是中间,有路为三叉,所以可以行走,那就是行!”

    “这些都对的话,合起来就是我为天行!”

    “他是天行山庄的庄主?那他为什么要教自己呢?”

    他能在这个地方建立起这宛如一个小国家的天行山庄,可以想象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应该对我没有恶意,但是我也对他没有一点的利用价值啊!”楚歌大脑快速的转着,“是因为师父吗?”

    现在他就像是在一团迷雾中,看不到方向,“看来有时间要回去一下了,这根本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弄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