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楚歌-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章 楚歌

    “轰!”

    一声响声之后,只见在雾蒙蒙的树林间倒下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躺在地上猛咳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为什么?”

    他嘴角流淌着血,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美丽女子,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她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

    “你身上的血腥让这里的鸟变得不安了。”子车婧尘淡淡的说道,美丽的脸颊上带着些许的寒气。

    “哈哈!”魔都杀手无奈大笑,惊得周围的鸟都飞了起来,但是这些鸟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空中盘旋着。

    “噗!”

    随后就喷出一口血:“雪剑盟的内劲真是霸道!”

    练武者都会修炼一种内径,江湖中内劲分为十个等级,每一个内劲都有十个等级。

    而雪剑盟中的核心人物人修炼的寒冰决就是为数不多的九级内劲,当年的子车狂我就是依靠着这个功法和雪剑创出来了一片天地。

    子车婧尘看着眼前的人,黛眉微蹙,冷漠她的神色中带着一种别样的美,魔都杀手在击中的一刻,全身的筋脉就完全被摧毁掉了。

    刚刚的事情并没有在子车婧尘的心房中激起一丝涟漪,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魔都杀手,她迈着步子继续向着山谷中心走去。

    又走了一会儿,期间不断地冒出野兽来袭击,这些野兽相比外面的野兽要强上不少,子车婧尘走到一棵巨树边扶着树干微微喘着气,在额头微微出了一些汗,模样看上去有些娇小可人。

    不过,正当子车婧尘依树休息时,这棵巨树垂下来的藤蔓忽然动了起来,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将子车婧尘的左臂缠住,突然的变故并没有使子车婧尘乱了阵脚,她左手中的寒水剑被她一挑,瞬间就出鞘,美目之中闪烁着寒芒,右手快速的持剑。

    “苍”金属的碰撞声响起,随后就见到一道倩影快速的倒退出去,子车婧尘美目中也是充满着不解,一株树为什么会攻击自己?

    挥了挥手将缠在手臂上的垂条扔掉,子车婧尘右手将寒水剑紧紧地握着,注视着眼前的树,不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黛眉微蹙,子车婧尘如同水晶一般的眸子微微眨了几下,正当她要走的时候,那原本被树叶覆盖的地面突然起伏不定,然后就有许多的垂条向着子车婧尘攻击而去。

    玉足轻点,子车婧尘飘然而起,寒水剑在她的手中快速的舞动着,亮出几道美丽的弧线,在空中她就像天仙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空中一个优美的转身,子车婧尘向地面落下,垂条的断枝不断地落下,犹如雨滴落下来一般。

    在子车婧尘落到地面上没有多久,就接着有别的垂条袭来,好像没完没了,见着这样的情况,子车婧尘黛眉簇的更紧了,脚掌点地,向着外边飞去,不过那些个垂条就像是有眼睛一般,将她阻挡住。

    无奈之下,子车婧尘再一次的落下来,她那白皙的手紧紧的将寒水剑握住,体内的内劲随即便附着在剑上,剑锋上闪烁着光芒,剑锋流转间将袭来的垂条斩断。

    不过就这样,过了许久,子车婧尘终究是有点力乏,额头上浮现出了一层汗水,可是那古树垂条的攻击并没有停止。

    猛地到退出去,不经意间就有着几道垂条将她的四肢缠住,而且有一条快速的扎进了她的手臂,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她的精美的面颊瞬间变得煞白。

    不一会儿,鲜血就将子车婧尘的衣衫染得血红,看上去有些妖异,随后一股困意袭在她的脑海中席卷而来,不经意间,从她的眸子中流出一种难以言语的神情。

    “咻!”

    破空声传来,应着声音,缠绕着子车婧尘的垂条直接化作许多的断条,接着一道黑色的物体紧紧的贴着子车婧尘的雪白的皮肤飞过,深深地插入古树的树干。

    在那黑芒飞过的瞬间,子车婧尘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入骨寒冷,虽然黑芒没有喷到她的皮肤,但是依旧让她有点刀割一般的寒冷。

    就在子车婧尘要落下来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略过,将她拦腰搂住,最后徐徐落下。

    四目相对,子车婧尘那双寒水眸子也是在这一刻静静地看着黑衣少年,但少年的黑眼眸似乎可以将人陷入一般,在里面如同有着一个漩涡。

    这样持续了一会儿,黑衣少年在子车婧尘的一声轻咳下,将她放了来。

    子车婧尘看着那些完全被截断的垂条,一双美目不断闪烁,眼前的黑衣少年竟是直接以体劲将这些垂条截断,这需要多么强悍的内劲!

    少年一袭黑衣,身躯修长,脸颊犹如刀削一般,透露着一股桀骜不逊,皮肤微微有点黑,总体看来却是很俊俏的。

    子车婧尘漂亮的眸子打量了一会眼前的少年,才上前说道:“方才多谢少侠出手相救!我叫子车婧尘”

    黑衣少年看了一会儿子车婧尘,随后缓缓的说道:“我叫楚歌!”

    说完后,楚歌走到古树的树干边,将刚才打过去的黑色刀拿起,这刀散发着一丝寒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妖异。

    “黑刀?”

    子车婧尘看见少年手中的黑刀,不禁失声道。

    立在古树下方,一双古井不波的乌黑眸子微微一眯,看着前的妙人儿,他的嘴角噙着一丝笑,双手摸娑着黑刀。

    “怎么?很奇怪吗?”

    妖刀之名,在近十年来可是相当的有名,可是真正的刀却在江湖中没有出现过!

    “只是这黑刀在江湖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子车婧尘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朱唇微启,说道。

    “没有出现过,那是因为我没有在江湖中出现!”楚歌转身一笑,将黑刀手起来,说道。

    闻声后,子车婧尘也算是知道了,原来雪剑盟追寻已久的黑刀就在一个少年的手中。

    “你伤的不轻,别再深入这山谷。”楚歌看到子车婧尘早就被血染红的衣衫犹豫了一会儿说道。

    这个山谷常年弥漫着瘴气,导致许多的动物都死亡了,不过有些活下来的变得异常的凶残,并且有些树木也在这瘴气中变得怪异的很。

    “这个给你,可以减轻你的疼痛。”楚歌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子车婧尘。

    子车婧尘接过瓷瓶,就有一股淡淡的要香味弥留在空气中,能在这瘴气满布的山谷中都可以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可见药的品质很高。

    在江湖中,兵器有千兵榜,而药物品质和药效综合起来可以分为十个级别,一般的势力最好的疗伤药只是五级而已。

    子车婧尘打开瓶子倒了一颗,药丸入手就觉得有一股清凉的感觉在手中传开,而药丸的表面并不是光滑的,在这丹药的表面上有着一些精致的花纹,这些花纹就是在药丸炼制成功后有一些专门的人细心的雕刻的。

    一般而言,这些花纹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并不是什么药丸都有资格刻上花纹的,只有品质在七级以上的丹药才有资格刻上花纹!

    子车婧尘看着手中漂亮的丹药,稍微一停顿,就将丹药服下去了,随后运起内劲将药效化开。

    “你到底是什么人?”子车婧尘很奇怪,不过眼前的这个人的实力不错,但是没有盟中的长辈提到过他,看来他以前并没有出现过。

    “我?只是一个山中出来的小子而已。”楚歌微微一笑说道,他的笑就像是一抹春风,但是之前他摸娑着刀的时候,子车婧尘清晰的感觉到在他身上有一股冷漠的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