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剑魂-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一十七章 剑魂

    远在北蛮剑池的主峰上,坐在天宇阁中的二长老和四长老整在下去,二长老手中拿着白子忽然裂开,四长老看见二长老手的白子,然后和二长老相视看了一眼,忽然脸色忽然就变了。

    “此乃凶兆!”

    二长老将裂开的棋子放下,缓缓的说道,

    楚歌眼眸中充斥着杀意,他的四周的虚刀都有凝实的感觉。

    这个时候,楚歌感觉他体内的血液似乎在燃烧,然后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内劲不断地增加着。

    “他想要突破!”华老看着楚歌,瞳孔猛地一缩,然后说道。

    华老的脚尖一点地,然后直接飞起来,向着楚歌攻击而去。

    “啊!”

    楚歌忽然仰天长啸,一股可怕的气息就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去,将刚飞过来的华老给逼退了!

    不过随即楚歌就到倒地,之前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的内劲忽然之间增加的很快,就准备将强行突破,但是他的筋脉却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的冲洗,一瞬间他的筋脉全部受损了!

    “哈哈!”

    楚歌躺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凄惨的笑声。

    天老看着躺在地面上的楚歌,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楚歌的筋脉已经全部断了,以后楚歌只能成为一个废人!

    遥想在不久之前,楚歌还是个天之骄子!

    华老看见在地上的楚歌,眸子中闪过一丝的杀意,抬起步子向着楚歌走过去。

    三长老看见楚歌倒地不起,苍老的脸颊也出现了一抹着急。

    “哼!”

    在三长老分神的一刻,子车狂我找到了机会将三长老打了一掌,三长老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风筝,倒飞出去,最后落到了楚歌的身旁!

    三长老倒地之后就吐了一口鲜血,叙叙断断的说道:“今天,我们恐怕恐怕要死在这里了!

    你你是我们剑池的希望,我我”

    三长老说道这里,居然留下了眼泪,忽然一股气势爆发出来,“我给怎么去见你!”

    话音落下,三长老悄然死去,眼睛睁的很大,他是死不瞑目!

    这时,子车狂我他们楚歌不远的地方,站着楚歌。

    “啊!”

    楚歌抱着三长老忽然仰头长啸,说道:“子车狂我老狗,我楚歌在此起誓,我楚歌与你雪剑盟势不两立,如有机会,势必屠进雪剑盟!”

    楚歌可以感觉到怀中的老人显得很消瘦,他之前服用了破灭丹,可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在战斗!

    “杀了他!”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冷漠的说道。

    一个武者走出来,抬起手中的刀,准备击杀楚歌。

    “住手!”

    一道娇喝之声忽然想起,随后在湖面上,有一道倩影踏水而来。

    来人正是子车婧尘,刚才楚歌的吼声她听得一清二楚,让她的心都莫名的揪了一下。

    但是,即便要与雪剑盟为敌,即便他说出了要屠尽雪剑盟,她还是不忍楚歌死去。

    子车狂我看见子车婧尘站在楚歌前面,眉头微微一皱,就说道:“婧尘,不要胡闹了!”

    子车婧尘眼中含着泪水,说道:“你为什么要和剑池过不去?”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说道:“原来我并不想杀他们,但是我觉得他成长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战斗力太高了!他对我们雪剑盟的威胁太大了!”

    “他现在筋脉全断,对你造不成威胁,你放了他吧!”

    子车婧尘看着她的父亲说道。

    “哥哥!”

    一艘船在湖面上划过来,船刚停下,梦梵就在船上跳下来了,跑到了楚歌的身边。

    子车狂我看着梦梵,然后看了一下楚歌,说道:“如此能迷人心魄,就算他是一个废人,我也不能留着他!”

    “这要你放了楚歌,你让嫁给谁都可以!”

    子车婧尘挡在楚歌的身前不让开,说道。

    子车狂我听到子车婧尘的话之后,眼眸开始闪烁,他知道今天过去,他和自己女儿只见就隔着一座大山,那是不可逾越的!

    “我答应你!”

    楚歌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子车婧尘,说道:“你不要,我不需要你为了我毁了自己!”

    子车婧尘缓缓的蹲下来,摸着楚歌满是血的脸颊,笑着说道:“愿来世我们很普通,很普通!”

    楚歌用尽力气,抬起手摸着子车婧尘的脸颊,最后凄然一笑。

    之前的豪言都会随风散去,心底里暗暗许下的承诺也会泯之去了。

    “将他们丢到剑池的门口!”

    子车狂我说道。

    过来了几个武者,将五长老三长老,还有半死不活的楚歌抬起来,准备往船上装,忽然出现一道人影,速度极快,安歇武者一瞬间就被击杀了,然后就将楚歌和二位长老的尸体接住了。

    来人穿着一袭布衣,英俊的面庞上带着岁月的痕迹,他的眼眸之中充满着沧桑感。

    “剑魂?”

    子车狂我看着来人,似剑的眉目之上带着一丝的震惊。

    子车婧尘听见父亲的话后,连忙看过去,既然他的师父来了,他应该能安然离开!

    剑魂没有理会子车狂我,摸着楚歌的头,眼中充满着内疚说道:“孩子你受苦了!”

    楚歌一句话都没有说,看着剑魂脸颊上居然浮出一丝笑意。

    剑魂眼中忽然一下变得格外的冷漠,将楚歌放下来,一步一步的向着子车狂我他们走去。

    “我弟子所受的伤,我剑池长辈的陨落,你们雪剑盟该如何来偿还?”

    “铮!”

    子车狂我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剑魂,一直未出鞘的雪剑,忽然出鞘,一时间,天地间霎时开始飘雪。

    不过,剑魂还是向子车狂我他们走去,然后手掌缓缓抬起,直接在子车狂我身边的天老和华老的左臂直接断了!

    “是用他们的鲜血吗?当年的暗尊我剑魂都不放在眼中,何况你子车狂我!”

    剑魂看着子车狂我缓缓说道,他今天已经怒了!

    “他们二人的手臂只是一点利息,今天过后,我会让你们雪剑盟的人一个一个慢慢的死去!”

    他的声音很慢,子车狂我看着剑魂,最后还是没有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