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埋葬-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二十章 埋葬

    “居然这样的功法内劲!”二长老感叹道。

    实际,一般人只能修炼生篇,要不是楚歌身怀火凤之血,他一定会死去的。

    剑魂看着楚歌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说道:“我们现在回去置办五长老和三长老的丧事!”

    二长老点头,然后就给傍边的交了一个天宇阁武者,安排了一下。

    随后,楚歌他们穿着披风,往山下走去,楚歌和子车婧尘他们坐在一辆马车。

    梦梵有时候将脑袋探出去,但是看到三长老和五长老的棺椁之后,就将头收回来了。

    虽然楚歌已经恢复了,而且实力也达到了第三武穴境,不过他却高兴不起来,他的实力依旧不够,他必须赶快修炼,他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再一次的发生!

    楚歌随即就开始了修炼,由于他现在修炼了生死篇,之前所修炼的滴血决他现在已经放弃了!

    楚歌修炼起来很平静,就连坐在一旁的子车婧尘都没有发现什么,只当是楚歌有些疲倦了,在休息!

    就这样楚歌他们走走停停,很快就过了六天时间了,而他们也到了剑池的主峰了。

    在主峰之下,幽冥等人全部站在下边,就连丹阳也等待着,猛地看过去倒是显得有些壮观。

    楚歌先下去,然后就将梦梵和子车婧尘扶下来。

    剑池的众rén miàn对缓缓走来的两个棺椁都不由得跪下了。

    楚歌和子车婧尘几个,跟在他师父的身后缓缓的向着主峰走去。

    ……

    随后几天,剑池一直都大办二位长老的丧事,一瞬间然让天下都知道了!

    又是一天,楚歌在屋子里面连着功,黑刀被人盗窃了的消息他早已经知道,剑魂也告诉了他,黑刀和雪剑当初是他为了掩藏人的耳目而打造的。

    当时的他得到开启藏有秘籍洞穴的钥匙,不了被子车世家发现了,无奈之下,他就打造出黑刀和雪剑谎称他们就是打开洞穴的钥匙,并且将雪剑给了子车世家!

    暗下,他让天行拿着钥匙,到处寻找洞穴,就在不久之前,洞穴被发现了!

    “咚咚!”

    屋外一阵敲门声,楚歌就停下来修炼,走过去把门打开,就看见梦梵笑着站在门外。

    楚歌笑问道:“怎么没有和你婧尘姐姐在一起?跑到我这里干嘛?”

    梦梵的身份剑池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而且她的模样可爱,让二长老等人格外的疼爱。

    梦梵走进去,说道:“不是婧尘姐姐,现在应该改口叫嫂嫂了!”

    楚歌看见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一笑,“你来我这房间不是为了说这事情的吧?”

    梦梵小嘴巴一撇,看着楚歌说道:“这些天婧尘姐姐心情不好,你去陪一陪她吧!”

    她还是该不过来嘴。

    “刚好,我要去丹阳姐姐那里玩!”

    楚歌点了点头,说道:“你去的时候带一个侍女!”

    “知道啦!”梦梵小手一挥,蹦蹦跳跳的就走了。

    楚歌叹了口气就向子车婧尘的房间那边走去。

    楚歌走到房间犹豫了一下就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子车婧尘的声音,她的房间一般就是侍女进来,或者即是梦梵,楚歌这些天都很少去。

    楚歌闻声就推开了门,迈着步子走进去了!

    只见子车婧尘坐在窗前看着一望无际的云海,脸带着淡淡的愁意。

    楚歌走过去,她还没有发现,微微的笑了一下索性就从背后将她抱住。

    子车婧尘被人突然抱住,也是一惊,随即她回头看过来,发现是楚歌她就没有再动。

    “你是不是在这里不开心?”

    楚歌嘴唇吻了一下子车婧尘的耳朵问道。

    子车婧尘的身子忽然就绷紧了,轻轻的咬着嘴唇,说道:“没有,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

    楚歌随手就将窗户关,然后把子车婧尘抱起,来到了火盆旁的席子,盯着她说道:“这些天我一直修炼,有些忽视你了,你不会怪我吧?”

    “先把我放下来,小心梦梵进来!”

    楚歌和子车婧尘这时的动作很暧昧,子车婧尘红着脸说道。

    楚歌看着子车婧尘诱人的模样,腹中一阵邪火,笑着说道:“你先回答我!”

    “我没生气!”子车婧尘连忙说道。

    楚歌忽然俯下身子,吻住了她的嘴唇,子车婧尘挣扎了一下,然后白皙的双臂抱着楚歌的脖子。

    “呼!”

    一吻之后,楚歌将子车婧尘放下来,然后将她搂在怀中,说道:“当初我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当初楚歌去古部落是为了查找自己师父“死去”的原因,虽然他师父骗了他,不然也不会遇见子车婧尘的。

    对于剑魂为什么要假死,之前剑魂解释了一下,一是为了避开子车世家,二是让楚歌快速的成长起来,至于古部落被屠这一件事情他也不知道。

    楚歌摸了子车婧尘的手说道:“过些时日,我要出去一趟,你和梦梵安心的住在这里!”

    “嗯!”子车婧尘眼底中闪过一丝无奈,但是楚歌却没有发现。

    ……

    楚歌一直搂着子车婧尘芊芊细腰,一直聊着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咚咚!”

    忽然屋外出来一阵敲门声,楚歌就放开了子车婧尘,抬眸看去天色已暗。

    子车婧尘站起来,然后就去开门了,楚歌走过去将灯点亮了。

    楚歌一转身,就看见丹阳和梦梵两人走进来。

    丹阳看见楚歌后,微微一愣,她没想到楚歌在子车婧尘的屋子里,就说道:“我看天色已晚,我就送梦梵过来了!”

    楚歌听后,就看着梦梵说道:“让你带侍女一起去,你为何一个人跑了?”

    虽然这里是剑池,但是这里地势险峻,一个人走着掉到那里,别人根本不知道。

    梦梵看见楚歌有些不悦,小嘴一崛,跑到子车婧尘身边,向子车婧尘求救。

    子车婧尘说道:“这一次就原谅她吧!”

    梦梵连连点头,应着子车婧尘。

    “噗嗤!”

    梦梵可爱的模样让丹阳不由一笑。

    楚歌点了点头,然后就对丹阳说道:“进来暖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