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子车婧尘的眼泪-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十六章 子车婧尘的眼泪

    “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子车婧尘清脆中显得有些清冽的声音回荡在楚歌的耳畔,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楚歌听不出一丝声线的颤动,她的平静的看着楚歌,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温柔,这个中感觉就像是楚歌第一次见到子车婧尘时,她给人的感觉,她的这种平静让楚歌的心忽然的一凉。

    看到子车婧尘这般模样,楚歌忽然一怔,就在这个瞬间,水色的剑光在子车婧尘的袖中闪出,楚歌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脚尖点地,快速倒退!

    事实上,他完全可以在这个瞬间拔出刀,刀客与剑客一样,拔刀的速度是可以修炼的,以前在正式使刀之前,剑魂就让他练了五年的拔刀之法,并且自从他修炼了天残刀法后,拔刀的速度就更加的快,就算时间再短一点他也可以拔出黑刀。

    虽然楚歌退的及时,但也快不过子车婧尘的剑,见光掠过,楚歌的胸前忽然一疼,和子车婧尘拉开一定的距离后,楚歌低头,看见有一行殷红流下。

    这一剑,子车婧尘使出了全力,而这柄剑是在千兵榜的前五百,也足够的锋利,即是是这样,而且在楚歌留手的情况下,子车婧尘仅仅将楚歌划伤了一点而已。

    不过,看见楚歌受伤了,子车婧尘拿着的剑忽然一颤,楚歌盯着她说道:“这一剑我躲过了,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可以在来一剑,我不会再躲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明明要杀你!”子车婧尘手中的剑直指着楚歌,说道。

    “因为我不想让你误会我!”楚歌右手紧紧的握住,黑色的眸子盯着子车婧尘说道。

    虽然楚歌不知道为什么子车婧尘对他的态度一下变了这么多,但是绝对和魔都有关,不管怎样楚歌都会弄清楚的。

    “误会?”子车婧尘听后,黛眉倒蹙,笑道,“没想到你也会说谎!”

    “你打伤我哥哥和叶默轩会是假的吗?你把他们带到那里了?”

    子车婧尘几个进入毒域山谷不久就遇见了楚歌,但是他一见面就对他们出手,可是楚歌强大的有些过分,就连子车天宇和叶墨轩二人联手也打不过他,不过他随即就将受伤的子车天宇和叶墨轩二人带走了,只留下了子车婧尘一个人。

    “我根本就没见过你们,怎么会对你们出手?”楚歌听后才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说道。

    在这毒域山谷中,应该不止魔都这一股势力,难道就是这股势力和师父以及大祭司的有关,如果这样的话,雪剑盟杀死他们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小了,这样自己就不用再疏远子车婧尘了,想到这里楚歌原来平静的心猛的跳动起来了。

    “婧尘你听我说,现在应该有一股势力在操控着一切,或许是他们将古部落的血案嫁祸给你们雪剑盟的!”

    就在前不久,在江湖中传出了雪剑盟阴老将北蛮古部落屠杀了的消息,虽然江湖中有一个专门收集消息的组织千机阁,但是在他们那里从来不传假的消息,所以这个消息应该不是他们放出来的。

    想到这里,子车婧尘回想了一下,虽然那个人和楚歌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看向她的时候,眼中充满着隐晦的杀机,显然他是想将她杀掉!

    但是眼前的这个楚歌眼中虽然冷漠,但是完全没有那种感觉,甚至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暖暖的。

    “你真的没有见过我们?”子车婧尘也不想相信楚歌会对自己出手,听了楚歌话她有些动摇,看着楚歌问道。

    “没有,就算我伤害我自己,我也不会让你受伤!”楚歌黑色的双眸坚定的看着子车婧尘,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楚歌的话后,子车婧尘终于放下来之前的冷漠,眼睛有些湿润,紧咬着嘴唇不愿意哭出。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的样子,正好戳中了他心中的柔软处,他走过去将子车婧尘搂在怀中。

    就这样,楚歌和子车婧尘站了一刻钟,随后楚歌就说道:“先吃点东西,待会儿去找你兄长和叶墨轩。”

    “嗯!”在一切都说通后,子车婧尘再一次的在楚歌面前变成小女人了,嗪首轻点。

    “你的伤!”楚歌刚要转过去,烤到一半的兔子,就被子车婧尘叫住,她指了指楚歌的伤说道,“我帮你看看吧!”

    “好啊!”楚歌听后,笑着说道,他先是将火重新的生好,一边烤着兔子,一边让子车婧尘处理着伤口。

    楚歌的身上有许多的伤疤,那是之前练武的时候留下的,当初剑魂对楚歌很严格,子车婧尘看到后心中有些触动,纤细的手指缓缓的摸过楚歌的伤疤,微微一顿后,才开始处理伤口。

    看到子车婧尘的举动,楚歌只是笑了笑,也没做解释。

    “来,吃一口!”感觉兔子烤的差不多了,楚歌撕下一块肉向着子车婧尘喂去。

    楚歌的这个动作来的突然,子车婧尘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楚歌。

    楚歌本来就不远多说话,再加上自己师父的死亡,整个人在之前就像一个闷油瓶,还带着冷漠感。

    即是是遇见子车婧尘后,也仅仅改变了一点而已。

    “怎么?应该还可以吧!”楚歌又在那块肉上撕了一点,尝了尝觉得还可以。

    “你先等会,等我处理好!”子车婧尘笑着说道。

    而楚歌将火弄灭,看着子车婧尘给自己处理着伤口,他不由的想到如果以后自己都能和子车婧尘这样,那该多好啊!

    处理好后,楚歌将衣服穿好,递给子车婧尘一个兔子腿,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吃了吧!“

    “嗯!”子车婧尘接过后,甜甜的笑了笑,咬了一小口,“挺好吃的!”

    之后她将头一抬就看见了在楚歌的肩膀上躺着一只黑的虫子,连忙给楚歌说了说,这个地方的虫子大多数的都有毒,所以她连忙的说道。

    “它啊!”楚歌笑了笑,然后就将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

    子车婧尘听到这个黑色的虫子是血天蚕变得,然且拥有着如此强的毒,才知道了这个小家伙的可怕。

    “它居然帮你突破了!”子车婧尘的脸上带着一点的笑说道,在一个虫子的帮助下提升了实力,确实比较的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