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再见连丝-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再见连丝

    ()    然后玉老摸了一下胡子,笑着说道:“这位小友的实力居然这么强悍,实在让人想不到。”

    暗夜枭看了一眼玉老,然后就说道:“你们给我们剑池弟子下了什么药?”

    玉老恍然大悟,然后看看了一眼醉北,说道:“你胡闹,我们来这里可是祝贺楚歌少主大婚的。”

    醉北连忙回答道:“他们地只是安眠散!”

    玉老听见醉北的话之后,就给暗夜枭说道:“他们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很快就会醒来,当然他们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暗夜枭点了点头,然后就走过去了,不再说话。

    玉老自然知道剑魂才是剑池的老大,就说道:“之前的事情有些误会,希望剑魂剑主不要在意。”

    剑魂摇了摇,说道:“既然我剑池弟子没有什么大碍,那么一切只是一个误会了!”

    玉老摸着胡子,说道:“我和我们xiǎo jiě前来楚歌带来了贺礼!”

    剑魂笑了一下,说道:“里面请!”

    随后他们就走了进去,进去之后,二长老就说道:“不知道这一位是”

    玉老看向了那个女子,眉头一挑,说道:“他是我们老祖的弟子,名叫连丝,说起来和楚歌有些关系!”

    “连丝”

    剑魂眼睛微眯,连丝他知道,不过他没有想到的,那个女孩楚歌还没有想到去找,她就来了!

    连丝将袍子拿下来,然后众人就看见了一个年级不是很大,容貌很好的少女,不过她的眸子却含着一丝的成熟之感。

    “连丝见过剑魂伯伯!”

    她知道眼前的男子就是她哥哥的师父,所以她很尊敬的喊道。

    剑魂看着眼前的少女,点了点头,说道:“很漂亮的女子!”

    然后他就说道:“来人将楚歌叫来!”

    他的话刚说出来,大殿门口有一道人影缓缓的走进来了,来人就是楚歌,之前他知道万毒门的人来了,就和子车婧尘说了几句话,随即就来到了这里。

    楚歌步子稳定,一步一步的走了就去,不过他并不知道连丝也来了,不过当他看见站在间的连丝后,有些怔主了。

    连丝看见楚歌之后,她眼眸忽然一红,然后就走到了楚歌的傍边,说道:“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楚歌走过去准备摸连丝的头发,但是连丝知道楚歌的意图之后,连忙后退了许多步,摇了摇头,说道:“哥哥不能碰我,我的身上有剧毒!”

    楚歌听见了之后,眸子忽然一缩,然后就问道:“怎么回事”

    玉老说道:“连丝的五毒幻瞳之体已经完全激活了,所以她身上每一处都还有剧毒,不能和别人接触!”

    剑魂听了之后,不由的多看了一眼连丝,他看见连丝的眼睛是紫色的,看起来很漂亮。

    楚歌眉头一簇。

    玉来自然知道楚歌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连丝的实力达到破灭境,就不会出现身上的毒就会消失掉!”

    “破灭境”

    楚歌没有一皱,说道:“破灭境”

    显然楚歌不知道破灭境是怎么回事。

    玉老看见楚歌一脸不解的样子,就说道:“破灭境就是武穴境上一个境界,现在连丝已经到了第六武穴境,距离破灭境也不远了!”

    周围的人听见连丝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第六武穴境,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当然更多的是汗颜。

    “哥哥,我是不是很厉害”

    连丝看着楚歌,脸颊上稍微一笑,问道。

    楚歌看着连丝,就点了点头头,说道:“连丝很厉害!”

    连丝听之后,忽然就笑了一下。

    在一旁的玉老看见之后诧异的看了一眼楚歌,连丝在万毒门很少有笑容,而且她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根本不会让别人垮了一句她就笑成这样!

    不过,现在仅仅楚歌随意的夸奖了一句,她就开心的笑了,这怎么不让他惊讶呢

    随后,他们就在这里随便的聊了一些事情,而连丝忽然走过来,对楚歌说道:“哥哥带我去看一下嫂嫂!”

    楚歌听了之后随即就站起来了,说道:“好!”

    醉北听见之后,眉头一挑,连忙说道:“不行!”

    连丝一听,笑脸忽然就暗了下来,紫色的眸子直接盯着醉北看,让他有种被某种凶兽顶上的感觉。

    玉老呵呵一笑,然后就摸着胡子说道:“去吧,不过注意安全!

    ”

    “玉老连丝xiǎo jiě不能离家您,不然她的安全没有保证!”

    楚歌随即就看了一眼醉北,说道:“在剑池主峰上,会有什么危险,我会保证连丝的安全的。”

    “就你”醉北看了一眼楚歌,随即就说道。

    “这个家伙真的很烦呢!”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在角落处趴着睡着了的腾浩然忽然站起来,淡淡的说道。

    这些天,腾浩然一喝酒就睡觉。

    醉北听见有道格外刺耳的声音传了出来,他的眉头忽然一皱,看着一脸睡意的腾浩然,一股杀意忽然就涌现出来。

    之前他北暗夜枭击败,心里很不舒服,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那么刚好那他出出气。

    醉北盯着腾浩然,说道:“你是谁?敢说我很烦!”

    “的确很烦!”

    连丝紫色的眸子看了一眼醉北,然后淡淡的说道。

    腾浩然淡然一笑,说道:“你看小mèi mèi都说你很烦了,看来你真的很烦,不怎招人爱啊!”

    醉北眸子一缩,看着腾浩然,说道:“你这是找死吧!”

    他当然听见了连丝的话了,但是他不敢对连丝发怒,之后将火气全部向着腾浩然发了!

    玉老这个时候一直听着腾浩然看,腾浩然醒来之后他就感觉到了滕浩有些奇怪,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

    腾浩然淡然一笑,说道:“你看小mèi mèi都说你很烦了,看来你真的很烦,不怎招人爱啊!”

    醉北眸子一缩,看着腾浩然,说道:“你这是找死吧!”

    他当然听见了连丝的话了,但是他不敢对连丝发怒,之后将火气全部向着腾浩然发了!

    玉老这个时候一直听着腾浩然看,腾浩然醒来之后他就感觉到了滕浩有些奇怪,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