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剑魂战长生大帝-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六十七章 剑魂战长生大帝

    又过了两天时间,楚歌这一天坐在床上运转着生死篇,生之气和死之气不断地在他的体内产生着,二者不断的交融着,不过一接触随即寂分开了!

    “现在就是突破破灭境的时候了!楚歌出了一口气,然后体内的内劲疯狂的远转,随着体劲的运转,楚歌感觉到一股力量在他的省身体中产生。

    过了一会儿,楚歌就感觉到自己的武穴快速的联通了,当然在这个时候一阵疼痛感传遍了全身。

    “轰!”

    一阵闷响声之后,楚歌就感觉内劲瞬间的填满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量。

    “呼”

    楚歌出了一口气,随即就站起了。

    “不知道腾浩然现在这么样了,尸神教他们怎么还没有行动?”

    楚歌思考着就走出来屋子,走去屋子就看见腾浩然站在院子中。

    “怎么样?”

    腾浩然摇了摇头,说道:“还差一点,你应该突破了,来和我练练手!”

    楚歌点了点头,然后运起内劲,瞬间他的四周就出现了许多柄剑。

    “小心了!”

    腾浩然的说道:“放心吧!”

    “刷!”

    一道声音忽然传下来,腾浩然忽然抬起头,随即就看见一柄内劲凝聚成的剑向着自己飞过来。

    腾浩然不退反进,直接应了上去。

    “轰!”

    气浪瞬间就散开来了,腾浩然只是退了一步而已。

    “哥哥他们在干什么”

    由于声音太大,屋子里面的子车婧和梦梵都听见了。

    子车婧尘说道:“他们在切磋武艺!”

    “奥!”梦梵点了点头,你还自己知道了!

    腾浩然甩了一下手,然后就说道:“你不要再藏着了,对我全力以赴吧!”

    楚歌只见的确手下留情了,不过他也知道了腾浩然的实力了,眼看微眯,准备下一次的出手!

    “刷!”

    瞬间一股强悍的气息就传来出来了。

    腾浩然眼眸忽然缩了一下,他感觉到楚歌身上的气息,他就知道楚歌现在要出全力了,所以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楚歌。

    “一剑!”

    楚歌淡淡的说道。

    他已经嫁给天残刀法参透了,刀剑自如转换,他根据天残刀法创立出了封神五剑!

    楚歌脚步移动,手指间剑芒闪烁,一股可怕的剑气就飞过去。

    “轰,轰轰!”

    这一剑,腾浩然直接挨了三下,声音还没有落下里,只见腾浩然直接倒飞出去,落地之后,直接就吐了一口血!

    这一击让腾浩然受了不小的伤,楚歌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梦梵看见腾浩然吐了一口血,就问道:“婧尘姐姐,浩然哥哥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吧!”

    子车婧尘也不怎么确定,毕竟刚才楚歌的那一击威力实力太强了!

    楚歌看了一眼,忽然眸子一动,腾浩然身上的气血越来越浓郁了,而且他的伤势也在恢复着。

    “差点打死我了!”

    腾浩然站起来,揉了一下胸膛。看着楚歌说道。

    楚歌看家他没有事,忽然送了一口气,笑骂道:“刚才我还怕一下把你杀了呢!”

    腾浩然笑着说道:“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挂掉”

    子车婧尘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你们这样做太危险了!

    不过,腾大哥的恢复能力实在太强了!”

    腾浩然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破灭境了!

    “原来还想和他打一下呢,盼来现在不行了!”

    子车婧尘嫣然一笑,然后就看着楚歌。

    “进去合喝酒走!”

    腾浩然然后拉着楚歌就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天依城中一个穿着麻布衣的男子缓缓的走着,他恍若无人的瞬间就走进了城主府。

    来到城主府之后,他就缓缓的走到了通往长生大帝的墓穴的入口处。

    “这里就是了吧!”

    他抬起头看了一下眼前的石门,缓缓的说道,“这里煞气这么重,楚歌他能回来看来运气不错!”

    这个人就是剑魂。

    剑魂将手抬起来,很轻松的就将石门推来了,就好像是推开一个木门一般。

    推开之后,剑魂没有犹豫随即就迈着步子缓缓的走了进去。

    通道中的煞气很重,让人很不适应,不过,剑魂依旧缓缓的走着,似乎感觉不到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剑魂就来到了长生大帝的主墓穴里了。

    里面依旧很亮,剑魂进去之后就将视线落到了长生大帝的棺椁上。

    “呜”

    在剑魂的身后,忽然传出来一道声音,剑魂听见声音之后,然后就转过头,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在剑魂不远的地方站着的就是楚歌他们避开的怪物。

    不过现在它似乎有些害怕剑魂,不敢上去。

    剑魂说道:“你知道我来了,你还是出来吧!”

    “轰!”

    剑魂的话音落下来,那个棺椁的忽然间就动了,接着棺材盖瞬间九飞起来了。

    那棺材盖直接冲着剑魂过去,不过快到剑魂三步远的地方,它瞬间就分成了好多碎块。

    这些碎块都很整齐,似乎是被直接切开的!

    “你是谁?怎能会有这样的实力?”这个时候长生大帝站在剑魂的不远得地方,他看着剑魂问道。

    剑魂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是一个早就死去的人,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了!不知道当时你为何要建立这个墓穴?”

    “哼!”

    长生大帝看着剑魂冷哼了一声,不过他没有动手,显然他对剑魂很忌惮!

    这些碎块都很整齐,似乎是被直接切开的当然了!

    “你是谁?怎能会有这样的实力?”这个时候长生大帝站在剑魂的不远得地方,他看着剑魂问道。

    这些碎块都很整齐,似乎是被直接切开的!

    “你是谁?怎能会有这样的实力?”这个时候长生大帝站在剑魂的不远得地方,他看着剑魂问道。

    剑魂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是一个早就死去的人,现在居然出现在这里了!不知道当时你为何要建立这个墓穴?”

    “哼!”

    长生大帝看着剑魂冷哼了一声,不过他没有动手,显然他对剑魂很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