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前往帝都-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七十七章 前往帝都

    在天宇阁中,剑魂坐在窗户前面,看着外边的落叶。

    “剑主大人,少主的孩子出生了!”

    在剑魂的后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对剑魂说道。

    剑魂听见之后,双手微微的一动,不过他的眸子依旧很平静,说道:“我知道了!”

    接着那个人就离开了。

    在那个人离开这后,剑魂忽然出了一口气,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以前的小屁孩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又过了些时间,剑魂去看了一下楚凌羽,抱着楚凌羽的笑容很灿烂。

    两个月之后,已经是冬天了。

    楚歌坐在床上逗着楚凌羽,子车婧尘也在傍边看着楚歌和楚凌羽二人。

    这些时间,剑魂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楚凌羽。

    经过这三个月之后,楚凌羽变得的很可爱了,皮肤很白,完全继承了楚歌和子车婧尘的容貌。

    “过些日子我要去帝都!”

    楚歌忽然看着子车婧尘就说道。

    子车婧尘听见之后,忽然一顿,然后就说道:“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楚歌眸子先是微微一低,然后就说道:“你不问我去干什么吗?”

    子车婧尘笑着说道:“你要去帝都应该有你的想法!”

    楚歌笑了一下,然后把楚凌羽抱起来说道:“你说你母亲怎么这么善解人意!”

    子车婧尘听见出楚歌的话之后,不由得笑出了声音,然后一脸溺爱的看着楚凌羽。

    又过了三天时间,楚歌这一天准备快去帝都,子车婧尘穿着厚厚的衣服在主峰下送楚歌。

    剑魂看着楚歌,说道:“去了帝都之后,你就去找一个名叫王记当铺的地方,哪里有我安排的人!”

    楚歌点了点头说道:“嗯!”

    然后他就看向了子车婧尘说道:“外边很冷,你赶快回去!”

    “你去了小心一点!”子车婧尘虽然不知道楚歌要去干什么,但是现在这个江湖中除了剑池,被动势力火毒都会对楚歌造成威胁的。

    楚歌伸出手摸了一下子车婧尘的脑袋,说道:“我会小心的!”

    然后,楚歌就和腾浩然骑着马快速的往帝都赶过去,这一赶路,他们大概要花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楚歌二人都穿着冬衣,说道:“去了帝都不知道都会出现什么事情,还真有些期待!”

    腾浩然笑了一下说道:“无论多有意思的事情,最终我们都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

    楚歌笑了一下,看着腾浩然,说道:“你的性格还是那样的,也只有你这样的才能将梦梵那丫头管住!”

    腾浩然看了一眼楚歌,然后就说道:“那丫头现在见到我恐怕想要杀了我,我答应他要带着她去帝都,现在我们两个却的偷偷的走了”

    楚歌耸了耸肩膀,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了,当初可是你答应了她的!”

    腾浩然听了之后,眼皮不由的翻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在这一片白色之中,只有两个人骑着马快速的跑去,留下了两道不深不浅的蹄子。

    在剑池主峰中,梦梵一脸不悦的坐在子车婧尘的傍边,念叨着:“死浩然哥,坏浩然哥!去帝都玩都不带我!”

    子车婧尘笑了一下,说道:“他们两个去帝都有事情要做,不带你是怕你又危险!”

    梦梵依旧不乐意,说道:“我不管,不管,他们都不是好人!”、

    “哎,你丫头!”

    子车婧尘笑了一下,说道。

    “咿呀咿呀!”

    楚凌羽小手挥动,似乎是在安慰梦梵。

    “我不管,他们回来了,我一定会让他们好看。”

    梦梵小嘴撇着,不过她还是跑到楚凌羽傍边,拉着楚凌羽的小手,开始逗楚凌羽了!

    过了几天,楚歌他们就来到了天行山庄了,他们一来到天行山庄,天行就出来迎接了。

    天行的实力在第七武穴境,他看见楚歌之后,就笑着说道:“少主准备去帝都的事情,剑主已经告诉我了!”

    楚歌也笑了笑,然后就说道:“叫我楚歌就好了!”

    天行忽然叫他为少主,楚歌实际上有一些不适应了。

    天行点了点头然后就说道:“好,里面请!”

    接着天行就给楚歌他们置办了一些酒席,然后就和楚歌他们坐在一起。

    天行端起酒说道:“这一杯恭喜你喜得凌羽!”

    楚歌也拿起酒杯,笑着说道:“谢谢!”

    然后他们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随后楚歌就来到了清风园中,天行山庄现在对清风园和暖雅阁只给楚歌开放!

    楚歌和腾浩然来到了清风园,楚歌吸着周围的寒气,酒气瞬间就消散了许多,说道:“第一次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第二梯度中期的武者,忽然发现,时间过得可正是快啊!”

    腾浩然看了一眼楚歌,忽然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很多年之后,我会少你这样的朋友!”

    楚歌笑了一下,他知道腾浩然的意思,腾浩然活着的时间远远地要超过楚歌,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和一个刚过二十的少年郎差不多!

    “原来这就是人们追寻长生的原因?”

    楚歌看了一眼天空,然后缓缓的说道。

    腾浩然没有立刻就回话,二人就这样站了好久,忽然他就说道:“你说一个人要是没有了牵绊,获得了长生有什么意义,或者说他已经是去了很多,长生还有意义吗?”

    楚歌被他这样一问,居然回答不出来了,过了一会才说道:“所谓长生就是自己的一个人,你说世间有没有让人活过来的方法?”

    腾浩然眸子忽然缩了缩,然后摇了摇头,很坚定的说道:“没有!”

    “哈哈!”

    楚歌笑了一下,然后紧了一下衣服,说道:“我也知道没有,不过就是想要说一说!”

    “无聊!”

    腾浩然看了一眼楚歌,淡淡的说道,然后他就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一轮圆月。

    楚歌没有再说话,就静静的和腾浩然看着天空。

    过了一会时间,楚歌就说道:“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说完,他就抬起脚步,回到了房间中,腾浩然看了一眼,也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