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命案-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二百八十章 命案

    太子府中,一个大殿中坐着两个人,一个人瘦瘦的,眼睛深陷,应该是阳元不足的原因。

    而另一个人他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胡子,而且就连喉结都没有,应该就是太监!

    太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高总管你查的怎么样了”

    那个被称为高总管的太监,听见太子问他,他就回答道:“老奴已经打探清楚了!今天,剑池的少主他已经来到了帝都,还在一家酒楼住下了!”

    “好!”

    太子脸忽然闪过一丝喜意,然后就说道:“那小娘子不是很厉害吗,我就让她乖乖的做我的女人!”

    不过高总管还是有些迟疑,看了一眼太子,说道:“太子殿下,那剑池的人可不好热,我听干爹说过,让我们遇见那剑池的人都注意一点,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还有我们和剑池联盟着呢!”

    太子瞪了一眼高总管,说道:“他就一个江湖势力的少主,我就算杀了他又怎么样?好了,你快去办事吧!”

    高总管毕竟没有怎么没和外边接触,所以看见太子很强硬,他也就答应了。

    高总管走了之后,太子不由想着怎么蹂躏那个女子,想了一会儿,他的腹部不由产生一阵邪火,随后他就叫进来一个女子,**了一翻。

    ……

    这个时候,正是人们酣睡的时候,不过,在这大街数十道人影快速的跑过去。

    “刚才好像有人跑过去了!”

    在帝都巡查的一队人中,一个人看着街道说道。

    “今天,大人说了有些事情我们要放一放,松一下。”

    在他傍边的一个人忽然说道。

    过了半响,那人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

    “呼”

    楚歌叹了一口气,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由于外边的月光很亮,所以就算没有点灯,这里面也不是很暗。

    “看来这内劲功法难就难在将这生之气和死之气融合了!”

    楚歌看着左手的死之气,右手的生之气,眼眸微微的眯主了。

    “生死交合成大道!”

    楚歌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话,这就是生死篇中最后的一句话了,楚歌的理解就是将自己体内的生之气和死之气给融合了!

    不过,今天晚楚歌尝试了很多次,但是他没有一次成功,反而让自己受了一些伤!

    “不管了,先休息一会儿吧!”

    楚歌忽然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说道。

    就在楚歌准备睡觉的时候,外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声音,听到声音之后楚歌就警惕起来了,随后就向着外边看过去了!

    “这么晚有人这么的轻的走动,会是好鸟!”

    随后,楚歌就躺下了,只要和他没有关系,他自然懒得去管,所以楚歌就准备睡觉。

    至于腾浩然那边,楚歌给你更加就不用管了,只有有一点动静他就会醒来,楚歌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伸进来了一个东西,楚歌看见之后眉头一挑,然后就走了过去的,看着外边的那个人!

    之后,就有一阵迷烟被吹进来了,外面的人说道:“这个量后天他都醒不来!”

    “还是小心一点吧,听说他不简单!”

    这个时候,旁边另一个忍说道。

    “哎!你就是太怕事了!”

    楚歌看着外边的人不由的笑了笑,楚歌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就听见外边人倒下去了!

    “还真快啊!”

    楚歌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将灯点着了,随后腾浩然就推来门走了进来。

    “居然将注意打到了你的身了!”

    楚歌示意腾浩然坐下,在腾浩然坐下之后,就说道:“看来我们被人认为是软柿子了!想要随便捏了!”

    楚歌也猜出来了个大概,他想应该不是乾帝,现在大乾帝国和坚持还算是盟友,所以只能是太子了。

    腾浩然到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后说道:“那个太子是不是傻,居然想要用你要挟血月!就算你被劫持了,她也不见的会妥协的!”

    楚歌点了点头,对于腾浩然的说法他还是比较认同的。

    腾浩然看了一眼楚歌问道:“那些尸体要不要处理掉”

    楚歌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随时他们一个警告吧!当然了明天之后,太子也不会过得舒服了!”

    腾浩然看了一眼楚歌,然后就笑了笑,还准备和一杯酒水,却听见楚歌说道:“你回去吧,别赖在我这里了!”

    腾浩然听了之后,看着楚歌说道:“还真是过河拆桥啊!”

    楚歌笑了笑,说道:“你不来,他们还能把我劫走不成”

    “早知道我就看戏了!”腾浩然说着,但是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里,他继续到了一杯,然后就准备离开。

    腾浩然离开之后,楚歌就息了灯,随后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楚歌就给人吵醒了,楚歌知道这里的人已经报官了!

    楚歌出去之后,就看见有好多穿着官服的男子站在那里。

    这一次,大概死了十多个人,在江湖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确实一宗大案子!

    “谁发现的”

    其中一个官员看了一眼摆放整齐的尸体,然后就问道。

    “是小人!”

    昨天給楚歌说了关于王记当铺事情的小厮忽然战出来,很惶恐的说道。

    楚歌笑了笑,说道:“你不来,他们还能把我劫走不成”

    “早知道我就看戏了!”腾浩然说着,但是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里,他继续到了一杯,然后就准备离开。

    腾浩然离开之后,楚歌就息了灯,随后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楚歌就给人吵醒了,楚歌知道这里的人已经报官了!

    楚歌出去之后,就看见有好多穿着官服的男子站在那里。

    这一次,大概死了十多个人,在江湖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确实一宗大案子!

    “谁发现的”

    其中一个官员看了一眼摆放整齐的尸体,然后就问道。

    “是小人!”

    昨天給楚歌说了关于王记当铺事情的小厮忽然战出来,很惶恐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