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古部落-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三章 古部落

    ”你!“子车婧尘听到楚歌的话后,贝齿一咬,玉足轻轻的跺了跺,倒是显出了小女人状,不过话音未落,她就向着前方倒去。

    楚歌看见子车婧尘像柳絮一般的向地面倒去,他脚底一踏激起许多残叶,快速的过去将子车婧尘揽在怀中,霎时间一股处子香扑鼻而来,子车婧尘的发丝全部撒到了楚歌的臂膀上,楚歌眼眸一低才发现此时子车婧尘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接着抓住她如雪般的手腕摸了摸她的脉象。

    ”好乱!“

    然后楚歌目光落到了她的肩膀上,眉头不由得一皱,这古树的垂条居然还含有毒!

    楚歌快速的将子车婧尘肩膀上的一个穴道点住,防止毒素过快的扩散开,随后他将子车婧尘抱起来,看着山谷的深处,喃喃道:“不知道师傅说过的古部落有没有!”

    “你要带我去哪里?”子车婧尘抬起头眼睛眨了眨,顺着楚歌的目光看去,发现他看的是山谷的中心处,但是最后她还是有些无力,将头依靠在楚歌的肩膀上。

    “不要说话,要是找不到那个地方,你就等着死吧!”楚歌低头说道,但是看到子车婧尘的漂亮的脸颊后,平静的说道。

    子车婧尘那双水晶一般的眸子,在这时显得有些无力,她看着似乎有些暴虐气息的楚歌,最后还是低下了头,到:“我倦了。”

    楚歌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抱着子车婧尘向着山谷的深处奔去,一路狂奔,楚歌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可见他的内劲多么的深厚,而楚歌修炼的内劲是自己的老师教授的,具体它是多少级的,楚歌还真不知道!

    待到山谷中的瘴气一散而尽时,楚歌已经到了山谷的内部,这里并不像外边充满着瘴气,整个环境非常的好,阳光明媚,树木茂盛。

    这里明显有人为打造过得痕迹,青石的道路上刻着一些简单花纹,以及在路旁有些奇特的石雕,而这些都显得很古老。

    在楚歌找到古部落的时候,天行山庄的一角处,一个小涧旁,衣着朴素的阴老扶手而立,看着远方,哗哗的水流声,在这时显得格外的刺耳。

    没过多久,突然一道人影快速的闪出,而后恭敬的站在离阴老十步左右的地方

    。

    来人就是应阴老吩咐而去的十二卫之一的血影!

    “在什么地方?”阴老转身问道,虽然看起来苍老但是双目依旧有神。

    “在陨神山谷!”血影恭敬的说道。

    “陨神山谷?”阴老眸子好像有一道光芒射出,随之衣衫飘起,犹如仙人!

    “那个地方最危险的可不是环境,而是那个古部落!”

    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古部落对外界的人,持有很大的敌意,当年十二卫之首的天影自持实力强悍,进入到那个古部落外围,但最后只得重伤而出。

    “召集暗桩!我要去看看陨神山谷!”阴老双眼微眯,在一道鸟鸣声下缓缓道来。

    听后,血影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是没有多问,随后便快速的退去,在血影离开后这里变得跟之前一般平静,而在阴老的眼中根本看不出他的想法。

    “哎!这个丫头,还真是令人头疼啊!”不过随后在他的自语声出卖了他,腮下的胡须随风飘着。

    “原来古部落真的存在。”子车婧尘扫视了周遭的环境,有气无力的说道,她这么随意的一说,不过听到楚歌的耳中却是变了一点意思。

    “你利用我来到这里?”楚歌依旧将子车婧尘紧紧地抱着,一双宛如星辰的黑眸死死地盯着子车婧尘的水眸,别看楚歌刚刚在一路狂奔,但是要找到古部落必须依照天地五行八卦,因为在这古部落四周有着一些阵法,如若不然,更不不能找到,除非蒙中!

    “你把我放下来吧!”子车婧尘被出个这么**裸的盯得有些不适,将脑袋偏过去,说道。

    但是,无论子车婧尘怎么偏,她的脑袋依旧还在楚歌的怀中,楚歌依旧可以看见她的面颊,或许她不知道这种举动,就如同情人之间的撒娇。

    “你确定我会救你?凭什么?”楚歌没有理会子车婧尘,嘴角微微一扬,继续问道。

    烈日当头,不过这里有许多的树木,反倒是倒是凉爽许多,但,子车婧尘除了肩膀处的疼痛,还有一点点的闷热,额头上很快就出了一点点汗水。

    随着微风拂过,一阵体香扑进楚歌的鼻孔,他顺势将头一低,看着怀中的妙人儿,心中的暴虐之气渐渐地有些平息。

    “不知道,但我知道不这样做,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古部落。”子车婧尘轻声的说道。

    她话音虽轻,但是显现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在之前确实在赌,如果她没有一定要去古部落的执念的话,大可在楚歌救了她之后,拉开信号弹求救。

    而和楚歌交谈了许久,就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其一是楚歌见死不救,这倒是不大可能,其二就是时间上赶不上!

    “这么漂亮的姑娘就不怕我起了色心吗?”楚歌邪魅一笑,他刚出来,就被这么漂亮的妮子摆了一道,虽然是无伤大雅,但还是决定惩戒一些她!

    “你!”子车婧尘没有想到楚歌居然会说着样的话,他之前的设想中并没有这样一条,因为之前她看楚歌一身正气,要不然她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一个陌生男子待在荒山野地。

    看见子车婧尘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楚歌坏坏的一笑,随后满意的说道:“开玩笑的,这里据说有一个医术很高的人,先给你找找。”

    楚歌这几年来的笑,都没有今天的多,抱着子车婧尘和他待在一起,总是有点笑容。

    “嗯!”子车婧尘犹如蚊哼一般,刚才她还真是信了楚歌的话,到现在心里还在砰砰的跳着。

    又走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人影,楚歌看着怀中嘴唇发紫的子车婧尘,不由的眉头一皱,就算是这里的人丁稀薄,也不至于这般景象!

    带着疑问,楚歌在这古道上快速的行走着,他的神情严肃,双目不住的打量着四周。

    子车婧尘也感觉到了附近环境的奇怪之处,美目静静地看着前方,嘴唇微微抿着。

    忽然间,一阵炊烟伴随着微风吹过,不过这烟并没有想象中的呛人,反而确像是一阵清风,给人一种凉凉的感觉,在这炊烟吹过的时候,子车婧尘用手帕擦了擦了额头的汗,脸上也浮出了一丝满意的笑,这时她也没再注意外面的环境。

    “凉爽了许多吧?”楚歌看了子车婧尘的模样,对外界的警惕也放了下来。

    “嗯,这里”子车婧尘花还没有说完,就晕了过去。

    “喂!你怎么了?”楚歌脸上刚刚浮现出的笑容突然凝固了,看着晕过去的子车婧尘喊道。

    但是子车婧尘还是完全没有反应,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一股冰冷的气息在楚歌的体内传出来,这就是楚歌修炼的内劲。

    “混蛋!”

    楚歌将头抬了起来,看着前方早已经聚满了许多人的广场。

    “少年,好强的内劲,不过乱闯我部落之地,你还是有点嫩!”这些人都穿着很简单的衣服,一个手中拿着祭祀时使用的拐杖的老人,笑着说道。

    “混蛋,老头你居然敢放毒!”楚歌将子车婧尘放了下来,让她完全靠在自己身上,那双犹如星辰的眸子似乎泛着点点的寒气。

    “年轻人,让我叫你该如何做人。记得我叫巫真!”那个叫巫真的老人快速的向着楚歌冲了来。

    他手中那种拐杖,向着楚歌凌厉的砸了下去,楚歌身子一侧,刚好将这一击躲开了,但是耳中依旧有着呼呼的声音,可见老人巫真有多大的气力!

    虽然楚歌抱着已经晕了过去的子车婧尘,但是他的还是很敏捷,雄厚的内劲集结在掌中快速的打出,刚好和巫真打来的拐杖相撞,由于两者强悍的内劲互相碰撞,在他们的交接出瞬间形成了一阵气流。

    随后,两人都瞬间就倒退开来,这个短暂的交手后,两人对对方的实力都有了一些大概。

    巫真怎么说也是一个在第二梯度的高手,但是在楚歌在中了毒后依旧可以不输给他,这不由得让巫真一惊。

    至于巫真真正的想法,楚歌当然不会知道,但原来被他压制住的毒气在此刻快速的流转开了,伴随着毒气的散开他忽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并不能倒下去,还在强行的压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