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剑魂和寒萱-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三十一章 剑魂和寒萱

    “以前师父说过,只有将滴血决修炼到第九重才会出现阳气过多的现象,我才到第七重怎么会出现呢?”楚歌压制着体内的阳气,心中想道。

    不过,没有过多少时间,楚歌脸部就变得干枯起来了。

    “你怎么会这样?”子车婧尘看见楚歌身上很反常的情况,有些着急,但她没有一点办法,只能问道。

    楚歌听到子车婧尘的声音后,睁开声音有些沙哑:“你可知道逐剑圣者修炼的是什么内劲?”

    子车婧尘不知道楚歌想要说什么,满脸的疑惑,接着就摇了摇头。

    “他修炼的滴血决!”

    “滴血决?”

    子车婧尘先是喃喃自语,随后她的脸色一变,如今江湖中的人都知道铸剑圣者所修炼的内劲,不是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二十五年前的那一件事情。

    当年,铸剑圣者年刚到二十岁,而实力却已经达到了第一梯度中期,而他修炼的滴血决也到了第九重,不过那个时候他体内的阳气也积攒到一个很多的地步了,可以说体内逆流的内劲快使他死了,剑魂于是找了一个寒气逼人的湖,跳到湖面下两三米处,借助冰冷的水压制阳气。

    但是,没有多长时间,待在湖中的剑魂就听见有人在呼救,于是冲出水面,在岸边有一群蒙面的武者将一名女子围着,眼看就要将她擒住了,虽然剑魂算不得是侠义之士,但也看不得一个女子在自己眼皮之下受欺负!

    剑魂随意出手,就将蒙面武者给料理了,但是由于之前动用了内劲,让他原来苦苦压制的阳气瞬间就不受控制的流窜起来。

    而这时,那名姑娘也上前给剑魂道谢,这名女子长得很清秀,身材玲珑有致,三千青丝垂至臀部。

    由于阳气过多,剑魂的神智有些不清,最后竟然将那个姑娘给就地正法了!

    事后,剑魂也颇为后悔,给那姑娘解释了许久,但是那姑娘听后含着泪就走了,由于剑魂刚刚内劲平息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去追她,不过那个女孩的玉佩却落下里了,剑魂这才知道她是药谷谷主的女儿寒萱。

    伤好之后,剑魂很快的武功就到了第一梯度后期,他也去过药谷,但是药谷谷主一口否决了,不过由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不好来硬的,在药谷外边等待了数日才离开。

    一年后,江湖中就传出药谷谷主之女寒萱在和魔都都主之子的婚礼上自杀而亡了,明眼人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剑魂得知后直接闯入夜安城,差点就魔都的魔首击杀了,而后又重伤了魔都的都主,搅得魔都一下元气大伤,这才有了后来雪剑盟闯进夜安城的事!

    剑魂随后强行闯入药谷,将药谷基本上杀了个鸡犬不留,迫使药谷封古十五年之久。

    在这之后江湖中就流传着许多关于剑魂和寒萱的事情,而后人们也就知道了关于滴血决的一些事情。

    子车婧尘也猜到了楚歌现在的状况和剑魂当年的状况一样,要不将他的聚集的给阳气驱散,楚歌必将内劲乱流而死。

    子车婧尘咬了一下嘴唇,手掌紧紧地握着,随后又松开,她这个时候算是做了决定,然后子车婧尘将外边的衣衫缓缓的脱下。

    楚歌看见后,体内的阳气一下变得有些压制不住了,他双眸泛着红色,一把将子车婧尘推来,大声的吼道:“你走,我不要你这样救我!”

    “我不想你死!”子车婧尘跌倒在地,他看着气息越来越不稳定的楚歌,眼中不由得蒙上了一层水雾,说道。

    “你!”楚歌听后,刚要说什么,但是忽然一阵暴躁的内劲直接让他断了片。

    “好热!”

    “热?”子车婧尘听见楚歌最后迷糊说出的话,她连忙上前将楚歌抱住,随后她将内劲传给楚歌,在她的内劲传给楚歌的瞬间,楚歌的神情就缓和下来了,子车婧尘见到有效果,于是就加快了速度。

    她是女子本就属阴,而且修炼的是寒冰决,这才使得她的内劲可以中和楚歌体内的阳气,尽管她的寒冰决才修炼到第六重,但是她源源不断的传输,在一个时辰后楚歌体内的阳气也尽数被驱除干净了!

    在将楚歌体内的阳气驱除干净后,子车婧尘由于耗费了过多的精气神,也倒在了楚歌的身上。

    在他们都晕过去后,那只黑色的虫子忽然在楚歌腰间的瓶子中钻出来,接着它飞到楚歌肩上,守护着楚歌。

    之前由于它吃了那颗珠子陷入了沉睡中,直到现在才醒来,不过现在醒来倒算是及时。

    毒域山谷外边。

    黄拔和万九两个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山头,那里还是站着一个裹着灰袍的男子,他的四周都没有人,在夜幕之下显得很模糊。

    “宁主管!”

    黄拔和万九来到男子身后,单膝跪地,齐声喊道。

    “事情办好了?”宁主管没有转身,听到声音后,问道。

    “办好了!”黄拔低头回答道。

    “哈哈!”听到黄拔的回答后,宁主管忽然一阵大笑,“我看雪剑盟会怎么样?”

    “对了,你们先去双子峰!”

    “是!”

    黄拔应了一声,随即他们两个人就退走了。

    等到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楚歌也逐渐的醒来了,他一睁开眼连忙将子车婧尘扶起来,随后又将她的衣服穿上。

    在楚歌醒来后,黑色的虫子直接就钻回到瓶子中了,看来之前它还没有真正的清醒!

    “你太傻了,居然都透支了内劲!”楚歌摸了摸子车婧尘的额头,神情凝重的说道。

    接着双手按在子车婧尘的背后,给她治疗,在这过程中楚歌发现自己的武功又涨了一截,虽然他还是第二梯度后期。

    大概过了一刻钟,子车婧尘才缓缓的醒来,她看见楚歌关心的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你没事就好!”

    她的声音有些弱,洁白又修长的手指伸出来摸了摸楚歌的脸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