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双双突破天神-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双双突破天神

    子车狂我没有再和楚歌说话,雪剑一挥动,他瞬间就到了楚歌的傍边,一剑就刺了下去。

    “苍!”

    楚歌旋即就往后退去,手上随即就转了一下,一股剑气就打出来了!

    “铛!”

    剑气直接就打在了雪剑上了,让雪剑的剑身不由的偏离了一部分!

    子车狂我手腕处忽然一用力,原来偏离的剑身瞬间就稳定了下来。

    而就在这一刻,他一挥动剑,一股犀利的剑气就向着楚歌的面门冲了过来。

    “哼!”

    楚歌自然感觉到了,不由的冷哼一声,脚尖低了一下地面,整个人瞬间就飞起来了,刚好躲开了子车狂我的剑气。

    “轰!”

    楚歌落了下来,楚歌就听见了一道很响亮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了!

    听见之后,楚歌不由的将测了一下眸子,就看见刚才子车狂我刚才一击将树木破坏的样子了!

    “速度倒是很快!”

    子车狂我笑了一下,嘴角稍微的一列,眸子中闪过了一丝杀意,说道。

    楚歌不敢有一点的松懈,这一次的子车狂我的实力已经不必自己低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要比自己弱许多,不过这才多久的时间,他就能和自己战个不相上下了!

    “你的速度也不慢呢!”

    楚歌黑色的眸子盯着子车狂我看,随即就说道。

    “呵!”

    子车狂我不由的笑了一下,他依旧看起来温文尔雅。

    虽然这个时候,他的衣服上占了一些尘土!

    “这一次我想要看看你怎么跑!”

    子车狂我笑着说道,不过他这个时候的笑容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楚歌眸子中在这一刻也有一股杀意浮现,直接争锋相对,说道:“那么我倒要看一看你又那些实力?还有我今天就要为二位长老报仇!”

    “小子,来吧!”

    子车狂我直接说道,他知道楚歌的实力,但是依旧敢来,因为他有自己的底牌!

    “冰封千里!”

    子车狂我面色凝重,他看着楚歌淡淡的喊道。

    “咔擦!”

    随着子车狂我的声音响起来,四周的环境瞬间就变了。

    雪剑在子车狂我的手中快速的转动着,由于寒冰内劲和雪剑自身的原因,雪剑所过之处都小冰块直接掉下来了!

    楚歌也不敢在犹豫,连忙使出了天残刀法的地十二重,一柄巨大的刀就在楚歌前面出来了!

    “这样还不够!”

    子车狂我咧嘴一笑,低声的说道。

    楚歌自然听见他的话了,不过他没有受到影响,眼中依旧很坚定。

    “合!”

    一道干脆的声音瞬间就在这空间中响起来了!

    楚歌现在要使用就是他在天残墓穴中领悟到的最纯粹的天残刀法,就是将前面的十二重合起来!

    一柄黝黑的刀瞬间就浮现在楚歌面前,楚歌看着内径凝聚出来的黑刀,不由的吸了一口气,他也是第一次将这一招使出来。

    不过,他知道这一招绝对不简单,至少在气势上绝对堪称可怕!

    子车狂我眉头忽然间紧皱在一起了,不过,他对自己的冰封千里很有自信,所以他也就没有躲开,直接冲着楚歌攻击而去。

    当然他有血蛊,恢复能力很恐怖,所以他才一点都不怕和楚歌来个两败俱伤!

    不过,子车狂我不知道的是,楚歌拥有火凤之体恢复能力本来就很恐怖,再加上他修炼生死篇的原因,这个世界上恢复能力有楚歌变态的恐怕还真没有!

    “去!”

    楚歌眼睛微微一眯,随手就打出去了。

    “轰!”

    楚歌和子车狂我二人的攻击造成了巨大的气浪,让他们二人都不由的我倒退了许多步了!

    “莎莎!”

    楚歌的洁白的衣衫在气浪中不断的拍动着,他的发丝也有些乱了。

    “噗!”

    子车狂我原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不过,突然间他的笑容就凝固了,接着他就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怎么会这样?”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说道。

    楚歌很平静的说道:“暗劲!”

    然后楚歌接着说道:“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

    说完之后,楚歌手上一动,就凝聚出来一柄剑,他的眼睛微微一凝,就刺了下去。

    不过,这个时候,忽然有一道人影闪了出来,楚歌看见这道人影,心中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后他连忙将那内径凝聚出来的剑散去。

    “刺!”

    不过,时间太短了,楚歌根本没有机会!

    “噗!”

    虽然时间很短,不过楚歌依旧被反噬了,身上的气息变得很不稳定了!

    之前飞过来的人影直接带飞出去,楚歌看见之后,立刻就飞过去将她抱住。

    “婧尘!”

    子车狂我看见楚歌没有一点防备的将后背放开,他的脸上有些狰狞的笑了一下,原来他的脸颊都被头发挡住了,这样显得更加的恐怖!

    “去死吧!”

    子车狂我脚尖点地,直接对着楚歌的后背打了一掌。

    楚歌结结实实受了子车狂我的一掌,直接就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而他怀中的子车婧尘也脱离了楚歌。

    “不!”

    楚歌眼睁睁的看着子车婧尘飞出去,大声的喊道。

    就在子车快要倒在地上的时候,被一双手给接住了。

    然后就看了一眼楚歌,阴恻恻的说道:“她虽然是你的妻子,但是她最后还是选择帮助我了!”

    楚歌觉得这么短的时间里,子车的性格变得很大,血族果然是一个可怕的势力!

    楚歌,你快救她!”

    由于子车狂我体内有血蛊,所以他不能为子车婧尘疗伤,他不由的看向了楚歌。

    “他可是你的妻子!”

    子车婧尘受了楚歌的一剑,这个时候她的状态很不好,脸色苍白,嘴角上有鲜血流下来。

    子车婧尘看着子车狂我,续续断断的说道:“我……我现在……看……看你很陌生!

    而以后,我们真的……真的没有……关系了!”

    子车婧尘说完之后,她的眼角有泪水流下来。

    子车狂我听了之后,忽然间就怔住了,他看着子车婧尘说道:“你说什么?”

    在这一刻,他的意识也逐渐的清晰了,他看见子车婧尘受了很重的伤,连忙说道:“什么都好,你别说话了!

    楚歌,你快救她!”

    由于子车狂我体内有血蛊,所以他不能为子车婧尘疗伤,他不由的看向了楚歌。

    “他可是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