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漠北-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三百七十章 漠北

    楚歌,你快救她!”

    由于子车狂我体内有血蛊,所以他不能为子车婧尘疗伤,他不由的看向了楚歌。

    “他可是你的妻子!”

    剑魂眼睛微微一眯,随机一道可怕的气息再一次的爆发出来了,而他的衣衫也在这一刻沙沙作响。

    “你赶快走!”

    剑魂转过头,对着楚歌说道。

    楚歌还是有些犹豫,剑魂看见之后,也没有再说话,脚底一踏直接飞起起来,向着血族的老祖打过去。

    腾浩然看见楚歌还是在犹豫,他连忙走过来对楚歌的说道:“你快点走吧,剑主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楚歌抬起头看着嘴角上有鲜血留下来的腾浩然,说道:“你和我一起走吧!”

    腾浩然微微一顿,不过随即就摇了摇头,他退了几步。

    楚歌自然知道腾浩然的意思了。

    “咯吱!”

    楚歌拳头握住,向后退了几步,脚底一踏就快速的离开了!

    楚歌离开之后就没有回头,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森林中。

    “那个老家伙怎么这么恐怖!”

    楚歌脸色有些苍白,之前虽然这个老家伙的一击被剑魂挡下来了不少的力道,但是楚歌依旧感到不舒服。

    “咳咳!”

    楚歌现在不得不坐下来疗伤了。

    楚歌坐在一棵巨树下边,快速的运转着生死篇,随着生死篇的运转一道道的生之气就在楚歌的体内产生了,这个生之气快速的在楚歌的体内游走。

    时间流逝,楚歌的伤势也完全恢复了!

    楚歌随机也站起来了,发现四周天色有些暗了,他吸了一口气,现在他必须要立刻去剑池主峰。

    “刷刷!”

    一道道的声音不断地想起来,楚歌听见之后也将刚才探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

    楚歌暗暗的运转起来了内劲,随时准备应对马上要发生的事情了!

    “刷!”

    忽然之间,一道犀利的破空声就传了出来。

    楚歌忽然一转头,就看见几片树叶快速的向着自己飞过来。

    “哼!”

    楚歌冷哼一声,体内的内径随机就散发出去,原来极速前进的叶子瞬间就被镇碎了!

    “这血族的人?”

    楚歌感觉到散发出来的内径,有些惊讶。

    “我们又见面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前面传到楚歌的耳朵中。

    楚歌听见声音之后,就知道来人是谁了,嘴唇微微一动说道:“子车狂我?”

    这个时候,正主才出现在楚歌的眼前,他就是子车狂我。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微微一笑说道:“你不应该叫我岳父大人吗?”

    楚歌听见之后,神色忽然间就暗了下来,语气冰冷的说道:“要不是以前婧尘的原因,你早就应该死了!”

    “今天就是一个机会!”

    子车狂我很淡定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今天就可以将我杀死,不过我现在也可以将你杀了!”

    说完之后,楚歌很清晰的在他的眼眸中看见了一抹嗜血的光芒,这个和他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外表看起来很相符合!

    楚歌看着子车狂我问道:“你什么时候投靠的血族?”

    “投靠血族嘛?”

    子车狂我眼底中忽然一暗,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说道:“已经有太长的时间了,我都不记得了!”

    “既然这样,动手吧!刚好算一下以前的账!”

    楚歌的眼眸装逐渐的在变得冷漠了,直接就说道。

    “呵呵!”

    子车狂我笑了一声,眼睛微微一眯,一道血腥的气息就在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了。

    就在他的笑声落下的时候,空气中无形的凝聚出现了一柄剑来,直接向着楚歌的脑袋刺过来。

    子车狂我的这一招就是将空气中的水,用寒冰诀给凝固成了冰剑了!

    不过,这个冰剑中有一股血腥味环绕着,让楚歌感觉有些不适应。

    虽然这一招看起来很随意,但是其中含有的力量可是很可怕的,楚歌没有着急接下来,他脚尖一点地面,瞬间就和冰剑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破!”

    稍微的一吸气,楚歌目光凝视着冲着自己过来的冰剑,嘴中喊道。

    在楚歌的体内散发出了一股炙热的内劲,这就是火凤之体的让楚歌的内劲变得格外的炙热!

    飞过来的冰剑直接就在楚歌炙热的内劲包裹下们瞬间就被融化了!

    “奥?”

    子车狂我看见之后,嘴角微微一动,然后他的脚底一踏,一股寒气直接应着楚歌的命门而来。

    “剑五!”

    楚歌感觉到了之后,连忙运转了内劲,然后楚歌脚底一踏,一柄剑就被凝聚出来了!

    子车狂我看见楚歌手中凝聚出来的剑,他的眉头不由的一挑,然后他身子一动,一道剑芒就凭空闪现。

    “雪剑?”

    楚歌一直都注意着子车狂我背着的东西,原来就猜是雪剑,现在看来并没有猜错!

    事实上,这雪剑要比黑刀更加的恐怖。

    “怎么?让你父亲打造的神兵将你终结了,这是不是很讽刺啊?”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意思,笑着说道。

    楚歌眉头微微一皱,显然他现在有些愤怒了,微微抿了一下嘴巴,就说道:“就算有雪剑,你也杀不了我?”

    “今天我就然给你见识一下火凤之体的恐怖!”

    说完,楚歌的身体四周都散发出一股股炙热的气息,楚歌现在要将火凤之体的可怕完全展现出来了!

    还有,在这个时候,楚歌的身后有一道凤凰的鸣叫声忽然响起来了!

    “火凤之体!”

    子车狂我的脸色忽然变得的不太好了,而且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变得躁动不安了!

    “哼,就算你是火凤之体我也要将你斩杀在这里!”

    子车狂我看着楚歌,眼眸中有些疯狂,他咧嘴一笑,手中的雪剑一挥,发出了淡淡的轻吟之声!

    今天他必须要击杀了楚歌,这样他才可以得到更加厉害的血蛊,还有一点就是,现在他体内的血蛊都有些老了!

    子车狂我雪剑一挥动,四周的温度瞬间就下降了许多,没有一会时间,天空中居然有雪花飘下来了!

    “雪剑的传说是真的?”

    楚歌的瞳孔忽然一缩,低声的说道。

    在之前他就知道雪剑一出鞘就可以往四周的环境都会受到影响,起初他是不相信,但是现在却是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