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祭司-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四章 大祭司

    巫真看见楚歌的样子,脸上忽然浮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楚歌现在的状态很不好,现在都不需要他动手。

    “苍!”

    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楚歌左手将子车婧尘抱住,右手将黑刀抽出,刀尖直指巫真,虽说他现在看前方都有些迷糊,但是他的身躯依旧挺得很直。

    “黑刀?”巫真看到楚歌手中的拿着的黑色妖刀,不由停下了脚步。

    ”哐当!“

    还没等巫真说话,楚歌就一头载到了,在潜意识中楚歌控制着身体向后倒去。

    “快,快点带回去。”巫真看见这样的情况,连忙喊道。接着过去了几个人将楚歌和子车婧尘抬上走了。

    看着楚歌两人被抬走,巫真将黑刀拿起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接着对旁边的人说道:“快去请大祭司来!”

    “请大祭司?”巫真旁边的汉子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他怕自己听错了。

    “快去,希望他们中毒不深!”巫真没有因为那汉子的质疑而生气,随口说道。

    “奥,把这刀也带上!”在汉子转身要走的时候,却被巫真叫住,然后他将黑刀递给那个汉子。

    一切都准备好后,巫真才向着部落里面走去,外边虽然古朴精美,但都不是他们居住的地方,那些个地方算是对于部落的一道屏障,很快真正的部落出现在了眼前,方眼看去,像有许许多多的包子一般,这里的房间都比较的矮只比人高出半截身,用的是石头契合而建起来的。

    进入到里面还是比较的大,因为就地挖了一截。

    将楚歌和子车婧尘放到床上,巫真摇了摇手示意他们出去,然后他看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眉头时不时的皱了皱。

    此时,子车婧尘嘴唇在不知不觉间从原来的暗紫色变成了血红色,和子车婧尘洁白的面颊形成了很大的反差,看起来很妖艳。

    “巫真,这刀主在哪里?”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声音似虚似实,有些捉摸不定,之后他就出现在了屋子里,他须发皆白但是身板挺直,双眸有光。

    “大祭司!人在这儿!”巫真看见大祭司忽然出现在眼前,连忙恭敬的说道。

    大祭司走了几步,看了一眼楚歌又看了看子车婧尘,随后眉头一皱,手中凭空出现了五根银针,手一挥,只见银针其中的两根快速的扎入到楚歌的头部,而另外三个扎到了子车婧尘额前,这些银针在扎入的一瞬间,就快速的颤动起来。

    “这个少年很快就会醒了,但这个女娃却有些难啊!”大祭司又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二人的脉息,缓缓的说道。

    巫真突然脸色变了变,要是这个女娃出了事,自己恐怕也不会好受吧!当然他怕的自然不是楚歌,而是这把刀原来的主人,铸剑圣者剑魂!

    巫真眼中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大祭司的眼睛,他摸了摸胡须,道:“并不是你的原因,给我说说这个男娃吧!等他醒了我在给这女娃治疗!”

    巫真听后也算是松了口气,恭谨的站在旁边将方才的事情一一道来。

    “不知道剑魂打着什么算盘,让一个小辈来我们部落!”大祭司叹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走出房间,望着远处缓缓的说道。

    巫真一直跟在大祭司身旁,没有多说一句话。

    大祭司走到一个树桩旁,衣袖随意的挥了挥,就坐上去,他的手中拿着一串精致过得兽骨缓缓的拨弄着。

    就这么时间流逝着。

    “你醒了?”突兀地,大祭司说道。

    闻声后,巫真连忙转过身,看见楚歌已经在屋子里出来了,他的脸色一如往常的红润,应该没有多大的事了。

    “她怎么样了?”楚歌黑眸中闪过一抹杀机,运起内劲瞬间就来到了大祭司的身前,道。

    “大胆!”巫真看见楚歌直接冲向了大祭司,不由大惊,这年轻人是在找死吗?但不要在自己面前啊!

    “她暂时没事,你不用担心。不过年纪轻轻的就将滴血决练到了六成,天赋确实不错!”大祭司停下手中的活计,手扬了扬示意没关系,他慈祥的一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修炼的内劲?”楚歌听到子车婧尘没有生命危险,原来的杀意也渐渐的消散了,于是问道。

    大祭司没有直接说,指了指他旁边的树桩示意楚歌先坐下,楚歌也不都眼前的老者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有犹豫就坐了过去。

    楚歌直到坐到大祭司的旁边,才隐约的感觉到这个老者内劲强悍,这样的实力要杀他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了!

    还有,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可能就是老师说的那个医术很高超的老者,如果是的话,老师对这里这么的熟悉,或许自己真的来对地方了。

    “你知道我救你的原因吗?”大祭司笑着问道,手中的兽骨串再次的转动起来,没等楚歌回答,他就接着说道:“当年,铸剑圣者剑魂来到这里和我大战了三百回合,最后我棋差一筹输给了他,他要我答应三个条件,一个就是将雪剑传出去。”

    “什么?雪剑是我师傅让你传出去的?”听到大祭司的话后,楚歌再度的问道。

    大祭司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如同菊花一般,道:“第二个条件就是要我帮手持黑刀的人,至于第三件事情他还没有说!”

    “看来他让你来这里,不是为了第三个条件。”大祭司说完又看了一眼楚歌,发现他完全一副不知道的模样,道。

    在大祭司说完后,楚歌忽然沉默下来了,过了一小会儿,楚歌才道:“我师父被人杀了,他以前只给我说过,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就让我来北蛮之地寻找古部落。”

    “咔擦!”

    大祭司脸上的笑容直接消失了,手中的兽骨串直接就化作了粉末,但是他依旧端坐在树桩上。

    “铸剑圣者他会被人杀掉?也罢,你的条件我会帮你实现的。”大祭司站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石刻,说道,“既然你是他的弟子,你来到这里到是没有什么问题,而那个女娃我会治疗的。”

    大祭司走过去,将黑刀拿起来,递给楚歌。

    楚歌刚才将大祭司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的,虽然他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那突然表现出来的惊讶神情根本不可能作假。

    两个走进屋内,楚歌走到床边看着嘴唇红的妖异的子车婧尘,心中难免有些波动:“还需要什么东西?”

    “无叶花,血天蚕!它们都很稀少!”大祭司摸了摸胡须,说道,“外面的古树由于常年在瘴气中生长,导致这里的树变得很诡异,喜欢吸活人的血,并且在垂条上有着剧毒!必须依靠它们两样东西才可以将毒素清除干净。“

    “无叶花,血天蚕?”楚歌根本就没听过这些东西,向着大祭司投过不解的眼神。

    “我给你说说着两件东西的样子吧,无叶花并不是没有叶子,只是在开花的时候它的叶子就会完全的凋零,形状似三叶草,并且它花开的很频繁而那个血天蚕就比较好认了,它的样子就像普通的天蚕,只不过它通体血红,而这两样东西都长在寂静幽暗的地方,并且它们一般都会在一起,所以你只要找到一种便可以了!还有,记得你要确定血天蚕取食了无叶草的花。”

    “我这就去找。”楚歌看了一眼子车婧尘直接转身离开。

    在楚歌走后,大祭司看着子车婧尘摸了摸胡须,说道:“剑魂,你死了还留下了这么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