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救治前的准备,阴老前来-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五章 救治前的准备,阴老前来

    很多的人影站在楚歌他们进入的山谷前,由于瘴气充斥着,远处根本就看不见,但是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却显得很突出,他在瘴气中衣衫飘动,双手负于身后,他就是原来在天行山庄的阴老。

    “今天有点晚了,就在这儿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再进去!”阴老看着眼前的瘴气,心中便有了判断,如果那丫头真的有危险她也会拉开信号的,但是到目前为止,也不见有信号弹闪出,而且子车婧尘是他看着长大的,以她的实力一般人要伤她还是不容易的。

    “她一个人在山谷中我有些不放心!”听到阴老决定明天再进山谷,在他旁边的一个俊美少年思量了一会儿,上前道:“阴老,我先进去看看,怎么样?”

    沉吟了一会,阴老才说:“进去小心一点。”

    因为阴老相信这个年轻人,随意也没有多嘱咐他,这个俊美少年叫叶默轩,是雪剑盟华老的孙子,而华老也是雪剑盟三老中唯一一个有子嗣的,他习武天赋很强,所以其他的两老也很喜欢他。

    “阴老,我现在就去了。”叶默轩听见阴老允许了,脸上浮出了笑容,轻声道。

    “嗯!”阴老知道现在叶默轩没有心思在待了,便点头让他离去。

    叶默轩随着进入山谷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郁,虽然现在已经比较晚了,但是他依旧神采奕奕的,嘀咕着:“婧尘,不知道你见到我会不会也如同我一样的开心?”

    话音落下,四周荒寂无声,只见一道人影在快速的移动着,这样的轻功就算是子车婧尘也有些不如。

    楚歌临走的时候问了一下部落里的人,即使这样楚歌找到这个山谷中最阴暗潮湿的地方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等他找到的时候,月亮都已经高高的挂在天边了,在怀中拿出一个火折子后楚歌才停下来仔细的打量附近的环境,这个地方树木茂盛,不过楚歌怎么看都觉得这些树木有些怪异。

    这是一种直觉,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和师傅在生活在山林中,所以在晚上他来到山林中都特别的小心。

    由于现在是仲夏,楚歌只是穿了一件比较单薄的外衣,忽然一阵风吹过,夹杂着潮气,令楚歌不禁打了个寒颤,一般的武者身体素质要比常人强,反而现在楚歌都感觉有些冷,可以想象这个地方多么奇怪。

    “真不知上辈子欠了她什么?”楚歌还是向着里边走,手中拿着黑刀,道。

    楚歌双眸不时的看向四周,缓步的向前走着,很快便来到了一处山涧,他缓缓的蹲下来,看着山涧旁生长的毛茸茸的苔藓和它旁边黏黏液体,不由得一笑,虽然这个部落外边的环境很奇怪,但是在这内部现在看来环境还是挺不错的。

    因为楚歌知道在苔藓旁边的那个东西对环境的要求很高,一旦这里受到污染,它就不可能存在了,而那些树木长得很高大的原因应该就是这里环境特别好的原因吧!

    跳过山涧,楚歌再一次的往里边深入,由于发现这里并不怎么奇怪,楚歌也就渐渐地放松下来了,也就想到了别的地方:“这里的环境这么的冷,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找到驯鹿,可以弄点额头血就好了,这样可以让她早点恢复,也好摆脱她了!”

    不过,一路走来,楚歌一直没有遇见驯鹿,心中不由一笑,就算是这里的环境比较好,但也不至于出现驯鹿吧!

    “呲呲!”

    忽然一阵声音传出,楚歌立刻就警惕起来了,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随时准备抽刀!

    “唰!”

    一个影子很快在草丛里闪过去,就在这一瞬间楚歌就模糊的看见了它的样子,思虑快速的转过:“和师傅笔记中记载的驯鹿差不多!”

    楚歌立刻运起内劲向着那个方向赶去,踏着树枝,楚歌很快就跑过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却见不着驯鹿的影子。

    “果然擅长穿越丛林。”

    就算是楚歌这么的狂追,也不见它的踪影,在追下去他也受不了,还有找无叶花和血天蚕才是他来这里的主要原因。

    “阴暗潮湿的地方?这是什么范围啊!”又在这附近找了很久,但是也就没有找到它们两样,又放眼望去,这个地方基本上都比较潮湿阴暗。

    “嗷!”在楚歌毫无头绪的时候,刚才的那个驯鹿又出现在了楚歌的面前,不过它很小心,一旦楚歌可能对它有一点敌意它就可以跑掉。

    “嗷嗷!”

    这个驯鹿晃着脑袋,好像是给楚歌指着路,而这些都被楚歌看在了眼中,心中虽然有疑问,但还是向着那个方向走去,看到楚歌朝着它指的方向走去,驯鹿接着又叫了几声,保持着距离跟在楚歌的身后。

    此时,已经是五更天了,楚歌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深壑边上,刚到就有一股血腥味直接迎面而来,但是就在他不解的时候,忽然一阵杂乱的叫声出来,他闻声抬眸看去,就发现在这深壑的附近有一个很陡峭的山崖,在那上面有几只很小的驯鹿,而在下面有一条很粗的巨蟒,它真在想尽办法向上攀岩着。

    “原来是想要我就它的小崽子?”楚歌这才知道了这驯鹿的目的,不由自嘲的一下笑。

    随即就要转身离开,那个原来离自己比较远的驯鹿直接跑了过来,前面两肢直接弯曲,做出了跪着的样子。

    楚歌看见驯鹿的举动,心中不由的一怔,他自问自己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子车婧尘而这般奔波了,他只是刚刚郁闷被一个驯鹿摆了一道。

    楚歌脚掌一踏,直接向着山崖下边的巨蟒奔去,没有丝毫的犹豫,黑刀直接就被他拔了出来,刀鞘和刀刃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而在月光下黑刀更加的显得妖异非凡了。

    “呲呲!”

    由于楚歌的速度太快了,再加上巨蟒整个身体爬到山崖上,才会让楚歌一击而中,吃痛的巨蟒直接掉了下来,然后竖起身子紧紧地盯着楚歌,而在它的身体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痕,看着都令人觉得狰狞!

    楚歌手中拿着的黑刀还是和原来拔出来一般无二,没有一点点的血迹。

    “呲呲!”

    再一次的吐了吐信子,巨蟒很快向着楚歌咬来:“好快!”

    楚歌快速的闪开了它的巨口,但是在这同时就感到有一股大风刮来,下意识的楚歌拿起黑刀挡了一下,当楚歌看清楚迎面而来的大尾巴时,早已经来不及了。

    “嘭!”

    楚歌直接就被扫了出去,被巨蟒的尾巴扫上的瞬间,楚歌的面色一下变得苍白,短时间被这么的击打,谁的脸色也不会好。

    “苍!”

    楚歌直接将黑刀插入地面来减慢他自己的速度,但是尽管这样,他还是滑到了那个深壑的边上,随后就有一股很冷的气息传来,他稀罕头看了看深壑却在边上奇迹般的发现了无叶花,而体表红红的血天蚕正在食用着无叶花的花,见到这样的景象,就算是楚歌也没办法冷静下来,这一切都忽然大祭司说的一样!

    忍着痛,楚歌运起内劲直接飞到无叶花的傍边将它们全部收到了一瓷瓶里,这一切做好了后,楚歌满意的笑了笑。

    “现在可以安心的处理到这个畜生了!”

    楚歌猛地一踩,体内的内劲全部集中到黑刀上向着冲来的巨蟒劈过去,原来就有一条很长的伤口的巨蟒瞬间再次的加了一道更加深更加长的伤口,血液直接刷刷的流出来,虽然这样,巨蟒依旧翻滚着,准备将楚歌撕裂。

    “看你能坚持多久?”

    楚歌才不会这个时候傻得和它硬碰,使用起轻功闪躲这巨蟒,以巨蟒这种的失血,要不了多久它就会死掉!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在一声巨响中巨蟒的生命力也完全的流逝完了。

    “好累啊!”

    看见巨蟒完全不动了,楚歌过去确定了一下,直接就倒在地上,仰头看着已经微亮的天。

    “嗷嗷!”

    驯鹿走过来,在楚歌的耳边亲昵的叫着,有转头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需要你的一点血!”楚歌见到驯鹿跑了过来,忽然坐了起来,不管驯鹿听没听的懂就拿出了一把特别精致的刀。

    驯鹿看见楚歌忽然手中拿出一把刀,就向后退了几步,楚歌还以为它要跑的时候,驯鹿停住了脚步,来到了楚歌的面前。

    楚歌微微一笑,在它的额头轻轻的划了一道,他随后赶紧拿出一个玉甁盛了一小瓶,一切做完后驯鹿直接跑向了山崖。

    “现在就回去!”

    楚歌休息了一会,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在路上他听见那驯鹿“嗷嗷”的叫声,或许就是在感谢他吧!一切自在冥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