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蔺冬回来了-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五十一章 蔺冬回来了

    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这时候雪姬的精美绝伦吹谈可破的面庞微微有些凝重,她不相信楚歌会在这里陨落,他可是铸剑圣者的弟子啊!

    雪姬的娇艳欲滴的嘴唇微微的动了动,令人心中荡漾,一双如宝石一般的美目盯着楚歌。

    “铛!”

    忽然在远处闪来一道雪亮的光芒,和在楚歌身后的剑芒相互撞击,楚歌这时候快速转身,就看到在自己的身后鬼影快速的落下,他并没有理会楚歌,而是将目光投向远处。

    “终于来了!”楚歌缓缓的站起来,看着远处的那道人影,嘴角动了动,说道。

    他现在才觉得蔺冬真的太可爱了,那道身影真的很伟岸呢!

    “呼!”

    于此同时,雪姬看到蔺冬出现后,她也松了一口气,没有刚才的凝重,她的身上又有一股妖媚的感觉了。

    蔺冬在那里喂喂的一停顿,然后就快速的飞到楚歌的身边,他脸上带着一点笑意说道:“那个老头跑的太快了,没有止住脚,追的有点远了!”

    “来了就好,这鬼影真的太强大了!”楚歌现在可不想管那个老头,转身之后,看着鬼影说道。

    “鬼影?”蔺冬在刚才出手的时候就知道了对方是谁,但还是装作很惊讶的模样。

    看到蔺冬这番模样,楚歌不由得摇了摇头,他是剑池的高手,江湖中稍有名气的人,他都会知道,当然了,有一些老怪物剑池或许不知道。

    “雪剑盟现在还真是无法无天了!”蔺冬看见楚歌背后有一道很深的伤口,眉头一挑,看着鬼影说道。

    “你是?”鬼影并不知道蔺冬的身份,不过他刚才可以从那么远的地方将自己的一击挡下来,就证明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会弱。

    “铸剑圣者座下之人!”蔺冬当然不会在这么多人前将剑池说出来,他神情谈定,缓缓的说出来。

    “铸剑圣者座下之人?”鬼影听到这个话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剑池,喉结微微一动,有说道:“剑池之人?”

    “哎,是铸剑圣者座下之人!”蔺冬叹了一口气,纠正的说道。

    “既然你要保楚歌那么我就不在为难他了!”鬼影自知现在自己不能将楚歌怎么样,垂眸之后就说道。

    “为难他?他可是铸剑圣者的弟子!你们雪剑盟居然也敢杀他!”蔺冬的笑容忽然消失了,现在可是自己要为难他呢!

    “听说阴老也来这了,让他出来和我聊一聊,不然那两个小娃子今天必将命丧于此!”

    “你敢!虽然铸剑圣者以前很强势但是我们雪剑盟也不是好惹的!”鬼影没有想到这蔺冬居然这么的强势,一言不合就拿他们少盟主做要挟!

    子车天宇和叶墨轩听见这个男子居然拿他们的性命做要挟,脸上忽然变得难看,他们都是天之骄子,现在却沦为别人的累赘。

    “纠正一下,铸剑圣者一直都很强势,还有你说我不敢?”蔺冬可是一个狠角色,嘴角上噙着一抹笑,但是雨无命等人看见却感觉到有一丝凉意。

    “你说他敢不敢杀子车天宇和叶墨轩?”雪姬听到蔺冬直接放话要击杀了子车天宇和叶墨轩,性感的红唇微动,然后将目光投向在自己身旁的老头子,问道。

    “这个名字叫蔺冬,他的实力不详,是传说他是剑池刑堂的执法者,他说的话十有**会做的!”老头摸了摸胡子,给雪姬解释道。

    “这样啊,没想到铸剑圣者和剑池真的有关系,这么说来楚歌的后台也很硬了!

    不知道蔺冬会不会杀了那两个家伙,如果真的杀了他们的话,那么就有看头了!”

    雪姬美目中闪烁着期待的光彩,嘴唇微微向上翘起,显得很性感!

    “我看不会的,阴老不会让他这么干的!”老头子直接给雪姬浇了一盆冷水,说道。

    “你!”鬼影要是一个人,绝对不会这么被动,但是现在有子车天宇和叶墨轩二人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挥自己的优势,最后只能怒目而视。

    阴老确实还没有回去,不过他至于在哪里,鬼影还真不知道,所以蔺冬的要求他根本做不到,现在的这个局面令他很被动。

    “呵呵,谁要见老夫?”在鬼影皱眉思索的时候,忽然在空中传来一道声音,在声音响起后,就见巨台上瞬间出现了一个老者,他的身后紧紧的跟着血影。

    “阴老!属下办事不利,请您责罚!”鬼影见到阴老出现后,神色微微的缓和了一点而已,走到阴老身前恭敬的说道。

    “这事不怪你!”阴老点了点头,“你看看天宇的伤势,接下来的事我来处理!”

    “好!”

    “阴老他怎么也来了!”毒宗大长老看到阴老来了,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

    “剑池何时又现世了?”阴老缓步移动,但是他的每一步都像是一枚钉子扎进楚歌的心里,他还是那么的慈祥!

    “哎,当初在古部落我就看出你的与众不同,不过却没想到你是铸剑圣者的弟子,还有现在居然和天宇他们闹了那么大的矛盾!”

    “说起来,铸剑圣者和我们雪剑盟还是很有渊源的嘛!当年雪剑流出,我们盟主才得以创下雪剑盟!”

    阴老看着楚歌缓缓的说着,就像是一个长辈再给晚辈说教一般。

    “你们打伤我们少主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但是雪剑盟这一次做的事有些太过,居然将月娥宫的女弟子当血食喂给毒王虫!”蔺冬在阴老走了几步后,眉头直接紧锁,他感觉到阴老不是一般的强悍!

    “奥?居然有这种事?”阴老洁白的眉毛忽然一挑,脸部表现得很惊讶,随后又说道,“以老夫来看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还是不要乱说的为好,我会好好的查上一查!”

    “查?”蔺冬忽然一笑,他知道阴老是想要将这件事给压下去。

    “今天你冲动的事情,我也就不在追究了,就到此为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