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奇怪的图案-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五十六章 奇怪的图案

    “怎么呢?”子车婧尘感觉到楚歌眼中的变化,连忙问道。

    “有人!”楚歌双眸盯着晦暗的通道,微微吸了一口气,在嘴中突出两个字。

    子车婧尘旋即将目光投向了那里,右手将纹络似水的剑握住,一双清澈中带着一丝娇媚的眼睛带着一丝戒备,凸凹有致的身躯在晦涩的光线下拉的长长的。

    “哒哒!”

    在寂静的通道中,很快就可以清晰的听见走动的脚步声,听见脚步声后,楚歌拿着黑刀的左手也逐渐的的一传,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气袭来。

    “寒冰决?”子车婧尘眸子中忽然一亮,她脱口而出。

    “原来是他!”楚歌眸子中忽然一亮,眉头一挑,轻轻地说道。

    在楚歌话音刚落下后,在黑暗中那人缓缓的走出来,他满头华发,但双眸犀利,丝毫不见有垂老的模样。

    “阴爷爷!”子车婧尘看见阴老走进来,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连忙走到阴老的身旁,轻轻地唤道。

    “你啊!就是太任性了!”阴老见到子车婧尘安然无恙,布满皱纹的脸上的那抹凝重逐渐的缓和下来了,不过,依旧显得很严肃。

    “看来以后不能让你在出来了!”

    “我不要!”子车婧尘听后瞬间就不依了,满脸的不满意。

    “回去后我要好好的处理一下那些护卫!”阴老还是那么的严肃,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可动摇的威严,看来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阴爷爷你不要为难那些护卫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子车婧尘见到阴老态度坚决,于是说道。

    “这才像样子!”在子车婧尘答应了后,阴老的脸上才露出一点笑意,然后才看将目光投向楚歌。

    “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原本认为再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会在很久以后!”楚歌直接和阴老的目光相交,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的胆魄真是令老夫不由得要另眼相看了!”阴老的周身环绕着寒气,这时他的实力也显现出了一点了!

    “你说我现在将你击杀了!剑池会怎么样?”阴老稍微的一顿,随后说道。

    阴老的话一处,周遭的问道都好像低了许多,子车婧尘听后连忙挡在楚歌身前,说道:“阴爷爷,我不许你伤害他!”

    楚歌也在这个时候动了,他走到阴老的身旁忽然一笑,低声的说道:“我猜你不会击杀了我!虽然这个地方很好,但是你应该不会让婧尘恨你吧!而且以剑池的势力,应该可以查出来!还有我对你们也造不成威胁,是吧?”

    楚歌的话犹如一柄刀,每一句话到直入阴老的心窝,最后他苍老的眸子看了一眼楚歌说道:“确实,我不会让婧尘恨我,而且你也威胁不到我们!”

    然后他就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对子车婧尘说道:“之前只是随意的说说,不要当真!”

    子车婧尘听后也就松了一口气,阴老的实力她是知道的,楚歌现在和阴老打斗就好比是一个婴儿和一个大汉打斗,楚歌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生机!

    “你们先离开这里吧!”阴老旋即就对子车婧尘说道。

    “你想要一个人去找毒王虫?”楚歌向前走了一步,淡淡的问道。

    “怎么?难道我做不到吗?”阴老不知道楚歌的意思,轻哼一声说道。

    “你知道婧尘为什么会引我进来?”楚歌眸子微垂,然后看着阴老问道。

    “奥?什么?”阴老眉头一挑,然后看着楚歌道。

    楚歌不担心小黑会被阴老夺走它,小黑的恐怖楚歌可是见识过的,只要它不愿意,就算阴老的实力滔天也不能将它带走。

    “你知道我有办法对付毒王虫就是了!”楚歌现在还不想直接挑明,直接说道。

    听到楚歌这么说,阴老自然不会放下身份去问,他转头看向子车婧尘,子车婧尘就点了点头证明了楚歌说的话,阴老见到子车婧尘点头他也就不在多言,就往外边走去了。

    “我们也走吧!”子车婧尘转身对楚歌说道。

    “好!”

    阴老走在最前面,子车婧尘在中间,而楚歌就在最后面,他双手环抱着黑刀,紧紧的跟着,他的黑眸一直盯着子车婧尘的背影看,偶尔只见眉头就皱一下。

    很快他们三个就到了这个山洞的最大的一条通道,在通道前阴老摸着胡须说道:“其他的通道我基本已经看过了,这个通道很可能就是毒王虫生活的地方!”

    “这个通道中的空气湿度刚好,也适合蛇类的居住!”楚歌在通道口出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说道。

    “走吧!”阴老听到楚歌的话后,不由的多看了一眼楚歌,在走之前他对子车婧尘说道,“婧尘进去后你要小心点!”

    “知道了!”一路上阴老不住的在提醒子车婧尘,听的楚歌都有些烦了,但是却不见子车婧尘有丝毫不耐烦,每一次阴老说完后她都会笑着回应一句。

    他们走了一会儿,忽然阴老的脚步停下来了,他的目光最后定在了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奇特的图案上。

    楚歌先是有些不解阴老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但是之后他就发现了阴老好像在看什么,顺着阴老的视线看去他也看见了那个图案,不过楚歌觉得那个图案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阴爷爷,怎么呢?”子车婧尘走道阴老的傍边问道。

    “这个图案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阴老苍老的面颊上带着一抹思索的神色,他最后喃喃的说道。

    但是随后他就对子车婧尘娓娓道来:“这个图案关于很多年前江湖中的一个宗门!”

    “什么宗门?”子车婧尘面露疑惑,随后就问道。

    “这个宗门就是以前维护江湖稳定的达摩院!”

    “达摩院?”楚歌再一次的听到这个名字,难免有些惊讶,今天他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宗门的名字,还有之前蔺冬去追的那个老头,难道这个地方和达摩院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