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血中睡美人-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章 血中睡美人

    待到第一缕阳光落到大地上时,楚歌也踏上了青石道路,奔波了一天的楚歌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

    以前铸剑圣者让他练功,有时候他一连好几天都不会合眼,只是一夜不眠反倒是小意思了。

    在部落的外围和他刚来的时候一样的安静,没有农家的鸡叫声,没有孩子的打闹身影,就像是没有一点的生机。

    “师父他为什么要让我来古部落?”楚歌快速的走着,不过心中却将这些最近的事情细细的过了一遍,“我还以为来到这里就能知道一些师父的死因。”

    楚歌的确比较失望,原来他觉得来到这里会让自己不至于一头污水,但是现在看了与自己的预期相勃了!

    没有走几步,楚歌就看见在不远的地方的石刻上坐着一个俊美的少年,少年一双漂亮的眸子看着走来的楚歌,嘴角上露出一丝和善的笑。

    “还好遇见了你,这个地方还真不好找呢!我叫叶默轩!”叶默轩跳了下来,朝着楚歌走来,直接就自报家门,这也是表达要有的一种方式。

    “你跟踪我?”楚歌脸上也挂着笑,不过却说出了一句并不怎么友好的话。

    “实力在第二梯度中期!”楚歌一般都不会在意别人的实力,但是这个年轻人却让他不自觉的估算了一下。

    当然子车婧尘和大祭司他都没有必要估算,一个当时没能力对子造成伤害,而另一个是在是太强了!

    在这江湖中,除了将一些侠士的实力分为三个梯度,还有在每个梯度都有着初,中,高三个范围,这都是一个大概,又是后在每一个小阶级里都有着很大的差距!

    “嗯!”叶默轩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昨晚就已经来到这附近,但这里的阵法太奇怪了,我根本就找不到进来的路!”

    “正在我郁闷的时候,看到一个你在这附近找着什么,我就跟这你!”

    “能跟我那么长时间都不被发现,你很强!”楚歌展眉一笑,既然叶默轩只是要找到进入股部落的路,自己也没有必要和他起冲突。

    而且,就算是他去,有大祭司在,叶默轩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告辞!”楚歌随即转身就离开了,而叶默轩也没有多做阻拦。

    “盟主找了很久的黑刀居然在他的手中,有意思!”叶默轩看着身影渐渐模糊的楚歌,嘴角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不久之后,江湖中就热闹了。”

    待到楚歌来到屋外时,天已经很亮了,抬手将门推开,不过他进屋后,却不见大祭司和子车婧尘等人,只在桌上留了一张书信和一个地图。

    “祭台相见,雪剑盟!”

    纸张上面的字迹苍劲有力,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字的最后一笔像一把锋利的剑一般。

    “雪剑盟?子车婧尘,是你在密谋什么吗?”楚歌忽然记起刚才的少年,和他交谈的时候楚歌就觉得他的内劲很熟悉,现在一想居然和子车婧成的内劲一样,想到这里楚歌手中的书信瞬间被捏成了碎屑,手中的黑刀在内劲的催动下隐隐鸣叫。

    按照这地图,楚歌沿着青石路走着,找了很久他才找到了一个巨大的洼地,这个地方被建造的很古老,远远的楚歌就有种远古的感觉。

    又走近了一点,楚歌就闻到一股血腥味直接扑鼻而来,这时,楚歌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之前在进入到古部落时他就觉得有点问题,因为到现在为止他只见了叶默轩一个人。

    走进这个洼地,楚歌就看见尸体遍布,而他们的喉部和手腕都被切开,手法极其的残忍,青石铺就的地面上由于太多的血液,导致走上去可以感觉到粘粘的。

    楚歌看着眼前的情景,手上的拳头不由得再一次的握紧了,不由得心中问自己,是不是自己的原因,才使得他们全部被杀死了!

    又走了一会,然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祭台处,那里很干净,没有一丝的血迹,眼睛微眯仔细的看了看,随后他的瞳孔猛的一缩。

    “子车婧尘!”

    看到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楚歌的心忽然一揪,之后他就运起轻功快速的奔向祭坛。

    很快楚歌就到祭坛上,而子车婧尘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而在她的旁边大祭司直直的坐着,双目盯着远处的尸体,没有神采。

    “前辈,发生什么事?”楚歌看着眸色烈烈的大祭司问道。

    静!

    大祭司毫无反应,还是如之前一般,见着这样,楚歌就已经知道了大祭司已经死了,而且和自己师父的样子一样!

    “是谁有这样的实力!”虽然事发突然,但楚歌并没有乱,反而站在原地,仔细的想着可能做到的人。

    “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不论是我师父还是古部落的事!”

    只过了几息,楚歌便不再多想,转身蹲到子车婧尘的身旁,乌黑的眸子盯着她,忽然将手伸出来递到她鼻息间,他的手随之一颤。

    脸上逐渐浮出一丝笑意,“她没事!”

    “喂,子车婧尘你醒一醒。”楚歌轻轻的摇动着子车婧尘的肩膀眸子一低就看见她的左边肩膀有伤,随之他就停下了,静静地在旁边等着。

    但是,没过多久,子车婧尘的睫毛忽然动了动,楚歌见状便赶快凑了上去。

    子车婧尘眼睛动了动就睁开了,映入她眼帘的是楚歌的脸颊,看着楚歌的脸,子车婧尘居然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虽然这里的环境完全不符,依旧让楚歌为之一怔。

    “扶我起来!”子车婧尘想要起来,却没有力气,然后对楚歌说道。

    楚歌连忙将子车婧尘扶起来,但是起来后祭坛周围的血腥让子车婧尘的身子不由得向楚歌怀中靠了靠。

    “这是古部落里的人,他们许多人都没有武力!”楚歌看着四周的尸体,声音平静的说道。

    “是谁?”

    “不知道!”虽然在那也纸中写的是雪剑盟,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一些迷雾,所以楚歌也就没有说出来,就随便的说了一句。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楚歌随即转移话题。

    “毒完全清除了!”子车婧尘运起内劲,随后就说道,然后又问道,“是哪位前辈治疗的?”

    听到子车婧尘问,楚歌忽然沉默了,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救了子车婧尘,但是绝对不是大祭司救得!

    “是这位前辈!”

    子车婧尘站起来,走到大祭司的旁边,准备道谢的时候,突然怔住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看到子车婧尘忽然不说话了,楚歌就知道胡须这件事情真和雪剑盟有关,但是这一切又关她什么事情呢?

    楚歌不愿意相信子车婧尘和这次事件有关,他不愿以就这么失去一个自己可以敞开心扉的人,于是说道:“这位前辈已经去世了!”

    子车婧尘嗪首轻点,原本就没有恢复的脸颊显得更加的苍白了。

    “第一次见到这么的尸体吧!”楚歌将子车婧尘扶住,脸上露出暖暖的笑,虽然现在楚歌心中满是自责,但是他还是对子车婧尘着,他是愿意伤害这个既冰冷又可爱的女孩。

    “婧尘!”

    忽然一道颇为惊喜的声音在祭台的下方响起,楚歌闻声看去发现是叶默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