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阵破-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十二章 阵破

    阴老听见楚歌答应了,但是也没有等着楚歌破阵,他脚底一踏,在手中用内劲形成的一柄圆形利剑,向着那九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攻击过去。

    不过,就在他快要到哪人身前的时候,忽然身后飞过了几个铁链,阴老身子一侧,就将铁链快速的挡过去,但是阴老也退回来了好多步。

    “哼!”

    阴老虽然知道自己要到他们几个的身前有些难,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衣袖挥动,脚步很快再一次的出现在那些人的前方不远的地方,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

    经过两次的失利,一那咯也知道这个阵法的难缠,也就不再攻击了。

    在这个时候,楚歌忽然一跳,躲开飞过来的几个铁链,然后伸出左手,嘴中轻轻的说道:“先须掌上排九宫,纵横十五图其中

    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宫行,九宫逢甲为值符,八门值使自分明。”

    这个时候,在楚歌的手掌中有几道细线内劲划过,形成一张奇特的图。

    “奇门,鬼门,甲门,名门,天门,玄门,神门,乾门!”

    楚歌在心里快速的闪过一些关于九宫之术的信息,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奇门,奇门是这个阵法的主要核心,也是这个阵法最主要的突破点。

    将手掌握住,脚尖一点瞬间就躲开了再一次攻击过来的铁链,他的目光扫过那九个人,到底谁是奇门。

    而正在这个时候,楚歌看见下边的子车婧尘有些难以支撑住了,她的脚步有些飘,楚歌见状,快速的向着子车婧尘飞去,忽然阴老的声音传来:“婧尘我来照看,你赶快找到破解的办法,不然今天还真有些麻烦了!”

    “嗯!”楚歌看见阴老已经到子车婧尘的傍边,随即点了点头应道。

    而子车婧尘有了阴老的帮忙,对应起来比较的轻松了,身子在许多铁链中犹如一只蝴蝶一样快速的移动着。

    “蔺冬帮我一下!”楚歌然后看着蔺冬说道。

    “你需要我做什么?”蔺冬听到楚歌的声音后,脚尖一点快速的来到楚歌的身边,问道。

    “你去攻击那个人。”楚歌眼睛微眯,然后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人,说道。

    “好!”蔺冬虽然不知道楚歌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也没有多问,向着那个人攻击而去。

    楚歌移动着,但是他主要的在观察这九个人的举动,蔺冬的攻击显得刚劲有力,威力十足,但是却丝毫使不上,因为他刚到那个人的身旁,就有其他的铁链攻击过去,让蔺冬不得不回来。

    “可恶!”蔺冬退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嘴中骂了一句,然后准备再一次的攻击过去。

    “蔺冬,这次你去攻击那个人!”楚歌连忙过去,重新指了一个人说道。

    蔺冬依旧没有多问,在楚歌说完后,蔺冬又向着另一个人攻击过去,不过结果可想而知,自然和之前一样无功而返!

    “鬼门主变!鬼后为奇!”楚歌看魔都的九个杀手,最后眼睛眯主,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这里面的变化之人有三个!而且奇门也在不断的变化!”

    “蔺冬,攻击他看看!”楚歌突然又指了一个人,直接说道。

    那个人在阵法中变化很多,而且他他的攻击并不是很凌厉,这让楚歌不由有些怀疑。

    “他在干嘛?”子车婧尘看过去,发现楚歌让蔺冬不断的攻击,有些不解,于是问道。

    “他应该在试探阵法最弱的环节!”阴老看着楚歌不断的移动着步子,洗好没有费力气就躲开了袭击而来的铁链,不由得点了点头,然后对子车婧尘说道。

    子车婧尘看着脸颊上越来越自信的楚歌,贝齿不由咬了咬性感的嘴唇,他的越优秀就会和雪剑盟的冲突越大,而他们最后在一起的可能就会越低了!

    “小心一点!”在子车婧尘分神的时候,阴老的那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接着她就感到被人拉了过去,她抬眸看去,就看见楚歌那刚毅的脸颊浮现在她的眸中,阴老看见后也用了一口气。

    楚歌眼眸直直的看着子车婧尘,然后说道:“下次我还会救你!”

    子车婧尘北楚歌这么直直的看着,脸颊忽然一红,但是这个时候那些个犹如巨蛇一般的铁链有好几个直接冲着楚过来,子车婧尘看见后刚才给楚歌说,就见到楚歌右手忽然伸出来,一股刀意骤然迸发而出,很轻松的将铁链给震开了!

    子车婧尘看到后,性感的小嘴微微张开,看起来很是震惊。

    阴老和蔺冬看见后脸上都浮出笑容来,蔺冬看着楚歌不由一笑,说道:“剑主果真给少主主要教的不是武功!”

    “什么?”魔都的九个杀手看见这样的情况后,脸色不由得忽然一变,然后脚底的步伐再一次的加快了!

    “你能破阵了?”子车婧尘弱弱的问道。

    楚歌笑了笑,然后点头示意自己可以破阵了,要不是之前楚歌看破了这个阵法,他很真不能那么快速的掉子车婧尘的旁边,之前,阴老距离子车婧尘要比楚歌近的多,但是由于阵法的阻挡,他也没有办法瞬间就到子车婧尘身边,所以只能大喝一声。

    “现在就破阵!”楚歌黑色的眸子看了一眼前面纵横交错的铁链,淡淡的说道。

    他左手搂在子车婧尘的肩膀上,右手拿着黑刀,脚底一踩周周的铁链,就向着魔都杀手中的其中一个人冲去,当然还是有许多的铁链攻击过来,黑刀一挥就将那几个铁链挡住,然后楚歌借力向着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他怎么会往哪里走?”蔺冬眉头一皱,有些不解。

    在阴老看见后,眸中忽然一亮,喃喃的说道:“外强内虚!”

    话音刚毕,就见到一道残影掠过,看到阴老冲向了另外一个人,蔺冬也算是明了了,他也选了一个人,冲击过去。

    在这个阵法鬼门变动后,奇门的人的速度都会降下来,并且只有外边的看起来很强,但是守护起来并不给力的壁障。

    “铛铛!”

    阴老和蔺冬在一阵金属碰撞中又回到了阵法中心,其他的八个人外边的壁垒还是很之前一般的强悍,没有办法强行冲出,如果以楚歌现在的实力强行冲过去,最后的结果就是被捅成马蜂窝!

    阴老和蔺冬落下后,不由得看向楚歌,而楚歌这个时候,很快的就外边看似强悍的壁障清除了,直接就到了魔都杀手的身边,手中的黑刀扬起,快速的看起过去,不论这个杀手退不退,这个阵法算是破定了!

    九宫之术就是一退则伤,一毁皆亡!

    只要一个死了,其余的八个人就无法控制铁链,最后的结果就是死亡,不过那个人退出去,他还能控制一下,其余的人还不至于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