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得知真相-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十三章 得知真相

    那个魔都杀手看见楚歌瞬间杀过来,眉头一皱,牙子一咬快速的往后退去,拼尽全力的在控制着手中的铁链,不过由于一门移位,九宫不再,原来守护九个人的铁链瞬间就乱做一团,而阴老蔺冬趁着这个机会直接离开了九宫之术的阵法中心!

    楚歌看了一眼魔都杀手,咧嘴一笑踩着铁链直接就出了谷口,等到他落下来后,那些胡乱飞舞的铁链也都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阴老看见魔都杀手都受伤了,浑浊的眸中闪过一丝恨意,步子移动间就到了那些杀手的旁边,右手探出来,接着就出现了一柄但发着寒气的冰剑。

    “咳咳!”

    长袍之中,面具之下传出阵阵的咳嗽声,而宽松的袍子上边全部都是裂痕,楚歌在远处可以看见这些个杀手的气息都很弱,作为一个杀手,这都是他们迟早要经历的事情,不是他们,就是被他们刺杀的人,所以楚歌的心中没有一点的怜悯。

    “哈哈!”

    在一阵狂笑之声后,魔都的杀手咬破牙中的毒药倒下了,阴老看见后,手中的寒冰之剑也缓缓的消失了,只留下四周浓烈的寒气。

    “我们快点走吧!”阴老走到子车婧尘的身旁,抬头看见太阳斜斜地挂在天边,说道。

    子车婧尘美眸看过楚歌,楚歌点了点头,对着蔺冬说道:“我们先到天行山庄休息一晚,明天在走也不迟!”

    “一切都听少主的!”蔺冬双手在胸前一抱然后说道。

    这个时候,蔺冬才算是承认了楚歌是他的少主,虽然之前他叫楚歌时少主吗,但是却没有尊重!

    “好!”楚歌看了眼蔺冬,缓缓的点了点头,看来他之前露的哪一手没有白费啊!

    四人商量好了也就没有再多费时间,骑着马快速的向着天行山庄赶去,太阳刚落下去时,他们四人也到了天行山庄。

    和之前一般,将马给小厮之后,他们就向着原来的住处走去,在一个平台上,阴老就回到了他的那个小院里,而子车婧尘和楚歌继续走着,不一会儿,蔺冬也到了属于他的住处。

    “轰轰!”

    楚歌和子车婧尘不一会就到了瀑布的傍边,又走了会儿,楚歌和子车婧尘就走到了暖雅阁前面的小湖边,这里依旧有许多的花,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秋天,风忽然吹起,将小湖吹起层层涟漪。

    “接下来你要去哪里?”子车婧尘看着前面的一片湖水,然后转身问道。

    “去那里?”楚歌吸了一口气,自己真的不知道可以去那里,之前他计划和子车婧尘一起去北川,但是现在呢?自己还能去北川吗?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或许要去连丝所在的小村庄。”

    听见楚歌的话后,子车婧尘“我恐怕要和阴爷爷回去了!”

    “等我去一趟剑池,我会去北川找你!“楚歌不知道等到那个时候会发展成着怎么样,自己当初可是准备要杀雪剑盟的少盟主。

    “我等你来!”子车婧尘表现的的很平静。

    “你先回去休息!”楚歌在子车婧尘的挺翘的琼鼻上刮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他不愿意看到子车婧尘不开心。

    “嗯!”子车婧尘被楚歌这一动作给逗得脸颊红了,脸颊上也浮出一丝笑容,随后就点了点头,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来,不过这些楚歌都没有看见。

    子车婧尘知道这一别或许自己就和楚歌再也见不到了,或许这一别就是……

    楚歌没有走,看着子车婧尘踏着莲步缓缓的走进暖雅阁中,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楚歌才往清风小院走去,不过当他走进清风小院的后,就看见蔺冬站在院子中。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楚歌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走到蔺冬的傍边笑着问道。

    “少主!”蔺冬听到楚歌的声音后,连忙颔首喊道。

    “你也不要再叫我少主了,按照年龄你要比我长几岁呢!叫我楚歌就好了!”楚歌虽然知道自己是剑池的少主,但是他已在都没有当回事,也旧巷无忧无虑的过着,所以被人天天叫少主他也不太舒服。

    “剑池规则严明,不可不叫!”楚歌没有想到的是,蔺冬一本正经的说着,摇着头拒绝了。

    “好吧,这么晚了,你不会就是为了叫我一声少主吧?”楚歌不知道作为执法者的小老大,蔺冬怎么会这么的老套,见到拗不过他,于是就问道。

    “今天来主要给少主带来一个好消息!”蔺冬稍微一定,然后说道。

    和楚歌相处的时间里他总是感觉到楚歌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或许就是因为剑主的假死吧!

    “虽然少主没有给我们说过,但是剑主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了,而且剑池现在不稳定,所以子啊剑池内部派出剑奴去寻找,最后看见了少主立的牌位,不过”

    “好消息?”楚歌现在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消息,在自己看来会是个好消息,看着蔺冬忽然的一笑问道。

    “剑主大人并没有死!”蔺冬看着楚歌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师父他没有死?”楚歌瞳孔猛地一缩,然后心脏不由的急速的跳动着。

    “之前白玉在翠屏峰下发现了剑主的墓碑,由于此事比较大,他冒着死罪将剑主的墓地刨开,不过没有见到剑主的尸体!”楚歌的表现早在蔺冬的意料之中,他等楚歌稍微平静了一下,然后说道。

    “刨我师父的墓地?”楚歌听见后,直接右手握成拳,咯咯作响。

    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了,皱着眉头,说道:“我亲手将师父埋葬的,但是他的确没有气息了!”

    “剑主大人修为通天,做到这些并不难,而且按照你所发现的判断,应该是雪剑盟所为,不过就算是雪剑盟的三老尽出也不能将剑主伤到!”

    “至于剑主为什么要这么做,幽冥堂主猜测应该不久之后,江湖中会有大的变动,剑主也是为了应对变动才这么做的!”

    “或许这么说有些牵强!”

    “这都不重要,他不见我也不重要!”楚歌听后,眼中不由湿润了。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话没有错,不过楚歌这却是喜极而泣,这就是一种极端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