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小酒馆-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十四章 小酒馆

    “你们知道我师父在那里吗?”楚歌看着蔺冬问道。

    “不知道,现在剑池已经乱了,幽冥堂主前去镇压,但是剑主依旧不见踪迹。”蔺冬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叹气说道。

    楚歌先是皱眉,他知道或许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了,不过他可以肯定的就是师父一定不会伤害他,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就看着蔺冬问道:“幽冥应该不会让你先告诉我这个消息吧?“

    “嗯!”蔺冬眼眸中忽然闪过一抹颇为复杂的神色,然后说道。

    “刑堂作为剑池最为锋利的剑,在以前执邢的时候,让许多势力无一人活下,在剑池内部也称为恶魔的化身!

    你没有在幽冥的允许下,将我师父的事情告诉我,要是被幽冥知道,你会如何?”

    楚歌面孔微微一样,注视着蔺冬面部的每一点细节。

    “对我幽冥堂主也不会怎么,最多就是受五十邢杖!”蔺冬忽然一笑,他的眸子依旧很平静,他看这楚歌就说道。

    虽然楚歌说的轻松,但是那邢杖可不好受,当年十杖将一个第二梯度后期的武者给打死了,虽然蔺冬的实力比较强,但是五十邢杖下来应该要丢半条命!

    “说的倒轻松,不过这个情我承了!”楚歌忽然一笑,欠身抱拳说道。

    “我也是见少主最近大多数的时间里心神不宁,心中便猜想应该就是剑主的原因,这才才告诉少主,少主不必记情!”蔺冬眼中和之前一般的平静,说道。

    “我们也不必要在这么矫情了!”楚歌挥了挥手,然后又接着说道:“明天我们就去一个小村庄,那里我总觉得有些蹊跷!”

    “小村庄?”蔺冬听到后,稍微的想了一会就说道:“在方圆千里由于毒宗的存在,四周没有多少个村庄,而且按照少主之前所说的,那个村子应该就是北蛮遗民居住的地方!”

    “北蛮遗民?”楚歌听到后,眸子不由的缩了缩,然后就将之前在毒王穴中的见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达摩院,北蛮王族?”蔺冬听见这些后,就陷入沉思中了,过了许久他将眸子抬起,“少主还记得之前在石台上和我交谈过的那个邋遢老头吗?”

    “他怎么呢?”楚歌虽然之前和人缠斗,不过他孩纸注意到了和蔺冬交谈的那个老头,不过那个老头并没有什么特别。

    “他告诉我达摩院,要知道达摩院现在基本上没有多少人知道了,而我离开的那会儿是去追他!不过追了一小会就找不到他了!”蔺冬抿了抿嘴唇直接就说道。

    “你都追不上他!”虽然楚歌不知道蔺冬的实力,但是他绝对不会弱的!

    “嗯!”蔺懂点了点头,“现在看来他有可能和达摩院有关!”

    “有意思了,看来我们现在更加应该去一趟小村庄了!”楚歌将这些事情梳理了一遍,然后就说道。

    蔺冬点了点头,说道:“却是应该去看一下了!”

    “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走!”楚歌当即便决定了,然后说道。

    “嗯!”蔺冬应了一声,然后他就直接离开了。

    在蔺冬离开后,楚歌走到院子中的石桌傍边坐着,不久就陷入了沉思中,就这样过了许久,知道忽然一阵风吹去,带来来了许多的叶子,沙沙的声音将楚歌的意识回来。

    “过了这么久了!”楚歌抬头了一眼已经移动了半边天的月亮,说了一句,然后他就站起来回到了房间中,里面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看来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一夜无语,和快就到而来第二天。

    天还是灰蒙蒙的,这个时候楚歌早就醒来了,而蔺冬也来了,走出清风小院后,两人走了一小会他们就看见了暖雅阁了,看见暖雅阁后,楚歌的脚步不由的缓了一点,不过仅仅是一瞬间而已,随后楚歌又踏着步子快速的离开了。

    今天阴老和子车婧尘应该就要回北川了!

    至于那个小村子在那里,楚歌并不知道,不过却难不倒蔺冬,有蔺冬在让楚歌免了不少的麻烦,二人骑着马快速的向着小村庄赶去,这个时候,官道上的人已经不再是那么多了,所以他们走起来也快上不少。

    转眼间就到了中午,虽然是秋天,不过这个地方一旦太阳出来,还真是很热,在马上楚歌对蔺冬喊道:“这附近我记得有一家酒馆,我们到哪里休息一会,也让马儿歇一歇脚!”

    “好!”蔺冬说了一句,然后就扬鞭快速的向着前面冲去,将楚歌甩了一大截。

    “听见酒就疯了!”楚歌笑了笑,然后挥鞭快速的追着蔺冬去了。

    这半天楚歌也和蔺冬两个聊了许多的,他知道了蔺冬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主啊,不过这几天由于幽冥一直在旁边,他也就忍着没有喝,现在有酒喝了,自然要提快速度了!

    没有过多久,楚歌就看到前面有一面旗子上写着“山郭酒”,下马后,楚歌给接待的小厮一点银两让他将马前去吃吃草,然后自己和蔺冬就走进去了。

    “来三斤牛肉,在来五坛酒!”蔺冬向着一个小厮喊了一句,然后丢过去一定银子。

    “好嘞!”小厮拿上银子后,喜上眉梢,连忙就去办理了!

    有生意来自己这一天的伙食也会好一点,如果老板高兴也少不了自己的好处,有利益当然乐意干。

    坐下后,楚歌才打量了一下四周的人,都是一些很普通的赶路客,人手一柄兵器,不过这些兵器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兵器,根本就不能和千兵榜上的兵器相比较,更不用说楚歌手中的黑刀了!

    不一会他们点了东西就来了,不过这一次来的小厮却然楚歌感到有些不同,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不用看了,这是一个练家子,来喝酒吧!”

    蔺冬看了一眼楚歌随即说道,递给楚歌一碗酒说道。

    “他怎么会屈身在这里?”楚歌接过酒喝了一口,觉得这酒佷猛,但是很清纯,看着蔺冬问道。

    “谁知道呢?”蔺冬是一个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的人,还有在江湖中有些事情没有必要知道的那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