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水尸-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十七章 水尸

    暴风雨来临之前往往是平静的,这句话以前剑魂带着楚歌打猎的时候经常说,而现在就好比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楚歌然后和蔺冬互相使了个眼神,然后两人缓缓的向着里面走去,在这个时候换来缓慢的河水忽然变得有些急促。

    楚歌手中的黑刀微微的一转,然后眸子看着不远处的河水,很明显,在河中有几道黑影快速的移动着,站在楚歌一旁的蔺冬看见后,微微一顿然后吐出两个字:“水尸!”

    楚歌听见水尸两个字,瞳孔微微一缩,这个名字只存在于当年北蛮王族的时期,要不是他当时在师父的一本书上看见,就算蔺冬说了楚歌也不会知道。

    虽然说是水尸,但是它在陆地上依旧强悍,并且在水中基本无解,所以是那些控尸人最喜欢的一类丧尸了!

    蔺冬衣袍一挥,看着河水说道:“待会你要小心一点!”

    楚歌点头说道:“放心,我再不济也是一个第二梯度后期的武者啊!”

    “还不知道这些水尸到了那种实力了!”蔺冬听到楚歌的话后,面部的肌肉并没有放松下来,已经保持着警惕。

    楚歌听后直接将黑刀立到地面上,右手搭在上面,说道:“据说当年出现的水尸就连第一梯度中期的武者都讨不到好处!”

    “这次的究竟是什么实力呢?”

    蔺冬没有在多言,因为水面已经变得激荡不平,缕缕银丝,四散飞起,然后在河水边上起了雾气,一阵阵的雾气随后就扩散而开,十分的邪性!

    “嘭嘭!”

    忽然几道水柱冲天而起,在雾气中有着几分的美丽。

    蔺冬看见后,对楚歌说道:“自己小心!攻击它们的头部”

    话音刚毕,他就划出一道虚影直接冲过去,一柄短短的匕首霎时就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他过去,就有几个无头的水尸倒下去。

    楚歌见状也不甘落后,脚底一踏,然后黑刀瞬间就旋转着起来,在一道清脆的声音中黑刀已经出鞘,借着拔刀的气势,楚歌直接攻了过去。

    “第二梯度后期的实力?”楚歌刚一交手就知道了水尸的实力,而且眼前的水尸并不少,这些水尸聚集起来消灭的一个中型的实力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

    要解决这不惧死亡的水尸,楚歌却没有蔺冬那么轻松,看过去,楚歌就发现蔺冬已经解决了许多的水尸,不过大概还有五十多个呢吧!

    “正好练一练天残刀法的后面几重!”楚歌自从将天残刀法的第八重施展出后,就再没有练习过后面的招式了。

    楚歌内径从丹田处流转而开,随即他的速度就加快了,首先他要将身法练好,其次就是讲刀法和身法联合起来,仔细的锤炼了!

    楚歌在水尸堆里快速的移动着,这也引起了许多水尸的注意,水尸看见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向着楚歌冲去,虽然这些水尸是第二梯度后期的实力,但是速度却很快,锋利的指甲有好几次都擦着楚歌的面庞过去。

    经过楚歌这一闹,剩余的三十多个水尸全部冲着楚歌来了,蔺冬的匕首将眼前的水尸解决后就清闲了,然后看着被水尸围攻的楚歌微微一笑,很明显他没有想着要去帮忙,缓缓的擦拭着手中精致的匕首。

    之前在双子峰上楚歌就被人围攻过,虽然这些水尸要远远的强过之前的那些武者,但是现在的楚歌也不是之前的楚歌了,即使有些被动,不过还是可以应对的!

    楚歌也没有闲工夫去看蔺冬干什么,自然就不知道蔺冬正在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被水尸攻击,但是楚歌在水尸不断地攻击下,他原来比较生疏的身法渐渐的变得熟练起来了。

    楚歌忽然一笑,说道:“在高压之下果然会比较有成效,现在就是练习刀法的时候了!”

    楚歌伴随着诡异的身法,手中的黑刀化作一道道的刀芒四下飞舞着,起初这些刀芒掠过对水尸造成的伤害并不够,只是将水尸坚硬的皮肤划破了。

    蔺冬看见后,喃呢着说道:“这个刀法很奇诡,刀势磅礴大气,还有少主有意的将刀意控制住,这样才可以让充分的感受这个刀法的不同之处。”

    又过了一会儿,楚歌才稍稍的能够把握住天残刀法的第九重,但是要想精,那需要以后多加练习了!

    “这下还不行将你们的头颅割不下来!”楚歌手中毕竟是黑刀,那种锋利程度是何等的高,而且现在楚歌对天残刀法第九重的掌握也比较的好了。

    楚歌手中的黑刀挥动着,然后在一声声的吼叫声中,水尸的头颅漫天飞舞,随后掉到了地面上。

    楚歌将黑刀收起来,看了一眼衣服被划破的地方,不过幸好没有被划伤,不然就有些麻烦了,转过脸这才发现蔺冬已经站在那里好久了,走过去说道:“看这些水尸的衣服,他们应该就是村子力的人吧!”

    蔺冬没有感到意外,他之前就仔细的看过这些水尸,炼制的时间不久也就两三个月而已,但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炼制出实力在第二梯度后期的水尸,那么完全可以说明这个控尸人的不简单之处了。

    “这些水尸应该只是前戏!”蔺冬手指微微的搓了一下,然后就说道,“看来北蛮王族以前没有清理干净,不过这次出现的人是不是当年的人?”

    “当年的人?”楚歌重复着说了一遍,“他们有些人可以活三百多岁,在当时应该都算的上是强者,应该被清理干净了吧!”

    蔺冬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没有!”

    楚歌听后却没有惧怕,但是心中还有有些压抑,却说道:“即使没有,那也不是我可以应对的了,先看看眼前的再说吧!进去看看,或许有收获!”

    “好!”蔺冬现在真的是轻松不起来,北蛮王族真是一群怪物啊!

    这个村子里面每一户人家的住宅相比较还是分散的比较开,然且规划的比较整齐。

    “这是什么?”楚歌走在小道上,看见在边上有许多奇特的黑点,就问道。

    “这是……”蔺冬还没有说出来,然后将目光看向楚歌,而这时楚歌的目光就迎上来,显然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