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蔺冬之死?-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六十九章 蔺冬之死?

    “可恶!”

    蔺冬听见楚歌的叫声,又看了看自己的被抓伤的胳膊,骂了一声,最后咬了咬牙,忍着痛几步就来到了楚歌的身前。

    “低头!”

    话音刚落下,蔺冬手中的利刃就挥动过去,楚歌也在这个时候连忙将头低下,在他的耳边还有利刃和空气的摩擦声,一缕发丝飘然而下。

    “铛!”

    蔺冬手中的匕首刺到了尸魃的脖子上,但是由于它的皮肤已经很僵硬了,只是在它的皮肤上割出了一道白印而已。

    蔺冬看见尸魃还是没有松手,就快速的想道:“这个尸魃的皮肤着怎么这么的坚硬?这和它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不匹配!”

    要知道蔺冬可是第一梯度中期的武者,那一刀下去,就算是岩石都会碎开!

    楚歌忍着痛,向后一脚踢到下体,不过让楚歌没有想到的是,尸魃很奇怪的松开了手。

    蔺冬找准机会,瞬间来到楚歌的身旁,拉着楚歌就往外边跑去。

    尸魃看见后大吼一声,快速的追了出去,很快它就距离楚歌二人不到五米的距离了,蔺冬回过头看了一眼尸魃,然后就对楚歌说道:“要是我出不去,我有个妹妹请少主帮我照顾,她看见这个东西就知道了!”

    随后就给了楚歌一个玉佩,一掌就将楚歌推出去,然后又和尸魃缠斗在一次,毕竟蔺冬是第一梯度中期的强者,虽然刺不破尸魃的皮肤但也使得尸魃不能再前进一步了。

    蔺冬事实上完全可以自己跑掉的,但是他这么做他以后将会受到剑池无穷无尽的追杀,他是知道剑池在执法的时候有多么的可怕,他也不想连累自己妹妹!

    楚歌翻起身,想要走过去,但是有一想自己能干什么呢?自己留下来或许会给蔺冬添麻烦的,手掌不由的握了握,然后他就外边跑去了。

    出了地下洞穴后,楚歌看眼前的屋子都不真实,他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尸毒,在怀中拿出一枚八品的丹药,楚歌吃下去后,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小村庄,很快就来到了小河傍边,由于神志不清,楚歌直接就掉下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楚歌就不知道了!

    …………

    一抹晨曦照在楚歌的脸庞上,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下意识的摸了左手边,不过旁边却没有黑刀,他的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这么多年来黑刀从来到不会离开他身旁五尺的,起身后发现自己胳膊已经包扎好了,而自己的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很明显已经被人换过了!

    起身之后,楚歌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屋子,屋子布置很明显偏向了女性化,而且很有意思的就是这间屋子是用竹子做成的,要知道在北蛮竹子可是很少有的。wiusco

    “咯吱!”

    楚歌听到声音后,眉头一挑然后就转过身,一个漂亮的女子就映入楚歌的眸中,女子衣着一袭素衣,长发只是微微的束着,没有带多余的头饰,鼻梁高挺,嘴唇微微扬起,看就如同下凡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很明显的她没有一点的内劲。

    “你醒了?”女子进来后,看见楚歌已经醒来了,微微抿了一下嘴唇,笑着问道。

    女子的笑容很美,让楚歌不由的一怔,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谁,我现在在那里?”

    女子如水晶一般的眸子盯着楚歌,然后说道:“我还以为你要问你的刀呢?你昏睡的时候把它紧紧地抱着!”

    楚歌听后,黑眸直接就锁定住了这个女子。

    然后就走到一个角落,将黑刀拿了出来,递给楚歌,楚歌接过黑刀后,摸娑了了一会儿,就听到女子说道:“我叫南琴,这里是北蛮和北川的交界处!而你已经昏迷了五天了!”

    “五天?北川?”楚歌有些难以相信。

    “在五天前我在河边洗衣服发现了你,就将你带回了家!”南琴发现楚歌有些迷糊,就继续说道。

    楚歌欠身说道:“多谢姑娘相救,冒昧的问一句,姑娘医术是何人所受?”

    楚歌中的是尸毒,天底下又有多少人可以解毒,他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姑娘是一个普通的人。

    南琴听到楚歌疑问后,淡然的一笑说道:“我的医术是家里的长辈教的,但是他们都已经去世了!”

    说完之后,她的眼中不由的一暗,显然是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楚歌看后,就说道:“抱歉,我不是有意勾起你的伤心事!”

    南琴说道:“不妨碍的,你先坐下吧!你的伤至少半个月不能使用内劲。”

    楚歌听后,突然一怔,自己居然有在这里待半个月,蔺冬不是生是死,还有北蛮王族快要现世,自己能待这么长时间吗?

    南琴漂亮的眸子看着楚歌然后将手中的盘子放下,说道:“尸毒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我的长辈说过再一次见到尸毒的时候就是这天下大乱的时候,但是不管怎么你都要将伤养好!”

    楚歌没有想到南琴的长辈会说出这样的话,想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但是由于之前的冒昧,楚歌也就没有在多言,然后就坐到桌子旁。

    “先把药吃了!”南琴端起一碗药递给楚歌说道,“在我遇到你之前幸好你服用了的药压制了一会尸毒,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楚歌端起药直接一口就喝完了,很苦,不过南琴比较心细,早就准备了蜜糖给楚歌。

    楚歌看着蜜糖不由的笑了笑,说道:“其实南琴姑娘不必准备这么多!”

    南琴听后却摇头说道:“你现在是病人,照顾好病人是医师的责任!”

    “好吧!”

    南琴漂亮的脸颊上显得很严肃,楚歌只能认同她了。

    “还有,我的衣服……”

    听到楚歌的话后,即是南琴从进来到现在表现的很稳重,但她的脸颊也忽然变红了,她低声的说道:“你的衣服湿了,这里有没有别人,只好……”

    听到南琴这么说,楚歌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了,也没有纠结在这一点上。

    “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做一点吃的!”

    南琴站起来,将药碗拿起来,然后就走出去了。

    在南琴出去后,楚歌就会到了床上,他现在很虚弱,还不能太久的活动,那个尸魃对自己的胳膊造成的伤口还是严重的。

    躺在床上楚歌眼睛微眯,喃喃的说道:“南琴,不错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