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施针驱毒-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七十章 施针驱毒

    北川,青洲的一个巨大的湖面上矗立着许多磅礴大气的建筑物,不远处一艘大船缓缓的前进着,这里就是北川雪剑盟宗门所在之地!

    大船之内,阴老坐在窗户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而子车婧尘却不在这里。

    过了许久,阴老才说道:“现在怎么样?”

    其中的一个武者听到阴老问话,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雪剑盟对外的一应事务都由阴老主管,阴老不在的这一段时间里,雪剑盟对外的事物可算是一团糟。

    “其余地方的还好,不过江南地区的一些产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最严重的就属月娥宫所管辖的地区了!”

    阴老听后,忽然叹了一口气,然后就说道:“也罢,你们先去通知各地区的联络人,明天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他们!”

    “下去吧!”

    阴老知道月娥宫为什么会这般针对雪剑盟,不过这一次她们倒是沉得住气,利用攻击雪剑盟的产业而报复他们,倒不像是月娥宫人的一贯做法。

    那些人听到阴老的话后,如释重负的连忙的退出去了,在那些手下退出去后,阴老才拿出了毒王血,不满皱纹的脸上很严肃。

    大船快速的移动着,很快就越过了许多小岛,这些地方被云雾环绕着,看起来就像是浮在空中一般,显得格外的美丽。

    在竹屋中,楚歌由于湿度没有清理干净,而且服用了药,忽然觉得有些困,不一会就闭目睡去了,在迷糊中,听见有人在叫他,不过在他的脑海中出现的是子车婧尘,她面容有些憔悴,双眸看着楚歌有些期待,看到这样的景象,楚歌喊道:“婧尘!”

    楚歌应声而起,不过映入眼帘的是美人是南琴而不是子车婧尘,呼了一口气,楚歌说道:“让你见笑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南琴眼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失落,然后很语气很轻的说道:“也没有什么,那个姑娘一定很好吧!”

    南琴看见楚歌在脸上有些疑惑,于是又说道:“在你昏迷的这些天里,你每天都在喊这个姑娘的名字!”

    楚歌听见后,忽然沉默下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在昏迷的时候喊子车婧尘,要知道自己和子车婧尘认识不过一个多月而已!

    南琴看见楚歌不说话了,就笑着说道:“先吃点东西吧!”

    “嗯!”楚歌准备要从床上下来,但是忽然觉得自己双臂使不出一点的力气,然后他的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南琴。

    “这就是这个要的副作用,过一天就好了,而之前你喝药是在三天前,所以你一醒来就可以站起来来了!”南琴夹了一点菜,端过来说道,“我来喂你吧!”

    楚歌有些犹豫,但是他的胳膊实在是使不上力气,于是他就张开口,南琴嫣然一笑,然后就给楚歌喂饭。

    “我叫楚歌!”楚歌吃到现在还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吃了一口饭后,才想起来。

    南琴微微一顿,笑着说道:“楚歌?很好听的名字!”

    楚歌笑了笑,道:“谢谢!”

    南琴说道:“吃完后,我会给你使针,这样会好的快一些!”

    就这样,在南琴的帮助下,楚歌很快就把饭吃完了,然后将上衣解开,南琴拿出银针在火上烤了一下,待到银针冰了,南琴才给楚歌使针,她的每一针都非常的快,而且手法娴熟,动作优美。

    很快南琴就给楚歌针灸完了,然后将楚歌的手指扎破,旋即在楚歌手指上就流出了一滴很黑的血,将黑血擦去,她就对楚歌说道:“到明天你应该会好点!这是残留再你体内的尸毒!”

    楚歌点了点头然后他就问道:“明天会不会在喝那个药?”

    楚歌显然对那个药的副作用有些心悸,南琴自然看出了楚歌的心思,抿嘴一笑说道:“不会了,以后只会针灸。”

    楚歌算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南琴看着楚歌的模样,不禁扑哧的笑了出来,然后她就出去了。

    楚歌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他的眼前不由的再一次的浮出子车婧尘憔悴的面庞,心中就感到有些不安,“她和阴老一起回去了,有阴老在应该没有人可以伤害她的!”

    楚歌只能这样的安慰自己,然后他就是期待自己快点好起来,然后变得更加的强悍,这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动!

    虽然现在楚歌不能使内径,但是他可以在脑海中演练滴血决,现在他虽然就滴血决修炼到了第七重初期,但是他最是感他自己还不能够将滴血决的威力发挥出来。

    一个真正的刀客是怎样的,刀客就是无法无天,用尽一切去扫尽眼前的障碍,随着思绪不断的跳动,楚歌眼中似乎出来了一柄刀!

    又过了三天。

    雪剑盟中,阴老和另一个老头端坐于主位,能和阴老平起平坐的,雪剑盟中只有另外二老以及那个神秘的盟主了!

    那个老头的依旧是满头的华发,眸子中却比阴老有有神一些,穿着灰色的布衣,时不时的摸着胡子,相比一旁脸色并不太好的阴老,他是在是太惬意了,他就是雪剑盟三老之一的华老了!

    “诸位,今天我着急将你们召回来,主要是要告诉有你们一件事情!”阴老看着大殿上坐满了的人,说道。

    “你说是为了什么?”一个大汉对旁边的一人说道。

    “不知道,最近月娥宫对我盟中在江南地区的产业打压的比较严重,会不会是为了这个?”那个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哼,田云你是在漠北生锈了吧!阴老会为这么一点小事然我们全部来吗?之前阴老只不过是想要召集距离江南地区比较近的几个那个头目,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变了注意!”一个穿着丝绸衣袍的男子哼哼的说道。

    名叫田云的男子也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问题,但是面对自己的老对头他还是嘴硬,不肯承认,说道:“就你知道的多!”

    阴老接着说道:“根据暗桩来报,应该早就被消灭了的北蛮王族,又出现在了北蛮之地!”

    “什么?北蛮王族?”

    “到底怎么回事?墨千,你不是负责北蛮那片吗?”一个头目,看着一个面容消瘦的男子问道。

    那个男子名叫墨千,主要负责这北蛮地区,说实在的,北蛮地区雪剑盟基本上没有控制权,而在五年前,墨千主动请缨要去北蛮之地,这才让雪剑盟在北蛮有了一袭之地。

    不过,雪剑盟在那里的分部在北蛮的最里边,在傍边的就是被人称为死亡之地的无限密林,在那里不知道有多少武者折在其中,早在很久之前,达摩院就宣布那里之后没有生机,是一个罪恶之地。

    而天行山庄和毒宗相比在外边,所以阴老他们也没有必要去分部。

    墨千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漠,淡淡的说道:“只是出现了一些丧尸,具体就要问剑池了!”

    然后他就不再多言了,而那个人也识相的不再问了。

    阴老伸出手,压了压,然后说道:“据说在之前,一直不曾大量出现的剑池的人,突然现身在了北蛮之地。”

    “我将你们召集来,主要是让你们防备北蛮王族,以及尽量的放下和别的门派的冲突!”

    然后他看向了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身上,这个“年轻人”可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只是他修炼的内劲的原因才导致他看起来很年轻,而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风流公子,刘痕,主要负责的是月娥宫那边!

    “刘痕,月娥宫那边你尽量忍一下吧!”

    刘痕微微一笑然后点头说道:“阴老放心,我知道分寸!”

    听到刘痕的话后,阴老才点了点头,毕竟雪剑盟有些理亏啊!

    “这样,你们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去吧!”阴老挥了挥手,说道。

    在所有的人散去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华老这才说道:“你也不要责怪天宇了,谁知道北川王府的人会从中做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