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空山听鸟鸣-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七十一章 空山听鸟鸣

    阴老听后胡子却翘起来了,说道:“还不是你一直惯着他们!等天老头好了,他要是知道了天宇干的事情,非得让他脱层皮!”

    华老听后,微微一顿,然后就说道:“这次幸好你拿来了毒王血,不然在这乱流之中,雪剑盟不知道会不会被吞没!

    奥,对了,听说是一个年轻人帮你的?”

    阴老点了点头,说道:“嗯,的确有一个年轻人,他年级轻轻的就有第二梯度后期的实力,还要比天宇强一些呢!”

    “奥?”华老眉头一挑,突然就有了一些好奇心,要知道能被阴老这家伙赞赏的年轻人可不多啊!

    “说来听听!”

    阴老说道:“他的名字叫楚歌,是铸剑圣者的唯一的一个弟子!而且黑刀在他的手中!”

    “剑魂的弟子?”华老神情一肃,然后说道,“这样这个黑刀也不好拿来啊!”

    “等天老头伤好以后,我看要见一见他们的幽冥堂主了!”

    因为剑魂一向很神秘,所以就算是他们几个都不知道在那里去找剑魂,但是幽冥他们还是有办法的找到的!

    阴老也对华老的说法比较的赞同,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么做吧,毕竟楚歌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婧尘最近有没有给你惹事啊?”华老随后就不再讨论楚歌了,摸着胡子问道。

    阴老听到后摇了摇头,比较严肃的说道:“还有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就是婧尘那丫头喜欢上了楚歌!”

    华老听后,脸色忽然间就变了,然后叹声说道:“要是别人,就算是我不要这老脸也会将他击杀了,但是他是剑魂的唯一弟子,要是我这么做了,剑魂一定会不惜一切力量来报复我们,这让只会让别人得利!”

    阴老也是叹了一口气,他当初也是这般想的,但是得知楚歌是铸剑圣者的弟子后,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华老接着说道:“她非得寻找七叶彩莲,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阴老无奈的说道:“她和她的母亲一样的心底善良,她为了自己的身边的一个侍女而偷偷跑出去寻找七叶彩莲!”

    “罢了,待会我去和婧尘聊一聊吧!”华老也没有办法,最后对阴老说道,“还有天宇和默轩两个人都去了阿鼻血练场了!”

    阴老一听就有些着急了,说道:“你怎么可以让他们两个去那里面!你不知道就算是第一梯度初期的武者都是就死一生吗?”

    华老眼中也露出了一丝不忍,毕竟子车天宇和叶默轩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而叶默轩更是自己的孙子,他怎么能没有感情呢?

    “你知道吗?天宇回来后一蹶不振,完全没有一点练武之人应该有的样子,这么下去,他就会废了。所以我就让他去阿鼻血练场让他找回那份自信,还有墨轩是自己要去的!”

    华老说道最后,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声音都低了很多。

    阴老听到后沉默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子车天宇在楚歌手下败了一次就一蹶不振,心中不由的有些失望,但同时也有些期待,期待着他们两个从血练场回来,期待着他们浴火重生,完成一次真正的蜕变!

    这几天,南琴一直很细心的照顾着楚歌,就像是一个姐姐一般,所以楚歌恢复的还算不错。

    由于今天的天气比较好,南琴针灸完了后,就带着楚歌在这屋子的四周散散步,由于楚歌现在还不能使用内径,而南琴也不会武艺,所以他们也不敢往远处走!

    走在空山中听着鸟鸣声,楚歌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的在空山中鸟鸣了!

    楚歌伸展了一下手脚就对南琴说道:“过几天我也应该就好了,这里人迹稀少,偶尔会有野兽出没,你一个女子独自一人在这里不太安全,你还是搬到人比较多的地方吧!”

    南琴看着远处的一片青山,说道:“有时候人心要比野兽可怕的多,我在这里依旧生活了一年多了,住处还算安全,只是你走后就少了说话的人了!”

    楚歌从南琴的话音中听到了一丝的愁意,眸子微微的一垂,然后就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以后会抽空来看你的!”

    南琴听到楚歌话后,忽然笑了,笑的很纯净,犹如雪莲一般,不过却说道:“你伤好之后一定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还是不要来了吧!”

    楚歌听后忽然一定,不过又笑着说道:“不碍事的,我也没有多少的事情,来看你还是有时间的!”

    “那好,我就等你!”南琴笑着说道。

    她知道以楚歌现在的恢复速度组多还有两天他久完全恢复了,楚歌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南琴与那里计划的时间,生生的被缩短的一半多。

    随后,他们又在山中小道中走着,有说有笑,知道太阳快要落山了,他们两个才想起回家。

    接下来的两天里,除了施针治疗以外,就是楚歌和南琴游走在山间,观树叶飘落,听小鸟脆叫,乐于山水之间。

    很快,楚歌就完全好了,这也意味着楚歌要和南琴分离。

    楚歌站在河边,看着为自己送行的南琴心中有些不舍,但是自己又不得不走。

    “我会找时间来看你。”楚歌依旧给南琴这么说道。

    楚歌这么说算是一个承诺吧!

    南琴水晶一般的眸子中稍微有些湿润,蚊哼一般的应了一声:“嗯!”

    楚歌笑了笑,说道:“回去吧!我这么大的人了,不会丢的!”

    说实在的,他出远门一直以来都没人送,他师父每一次都在屋里不出来送一下,所以楚歌心中感觉到暖暖的!

    然后楚歌踏上一叶扁舟,随着小河走了,随着小河一直走就会来到北川腹地,不过楚歌去不需要进入到北川腹地,只要遇见有人的地方,他便可以找一匹马去帝都了!

    南琴看着楚歌渐渐模糊的身影,最后低下头,说道:“再一次你来时,不知道我还在不在了!”

    说完之后,她就缓缓的走回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