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护卫长-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七十八章 护卫长

    沐轻语黛眉微蹙,她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可以作为筹码了,最后想了一下,说道:在我家族中一枚火灵芝,它可以治疗所有的受寒说造成的内伤,天底下应该只有一株!

    除此之外,沐家还欠你们一个人情,以后只要我沐家可以做到的,无论什么都可以!”

    沐轻语说着,迷人的某只也在看着楚歌,注意着他的每一点细微的动作,虽然这火灵芝很珍贵,但是使用的范围很受限。

    楚歌听后心中很激动,但是表面依旧表现的很平静,这可是个好东西,自己以后有大用!

    “火灵芝?”楚歌很平静的说道。

    沐轻语点了点头,她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等待着楚歌的再一次的回答。

    楚歌微微的出了一口气,说道:“火灵芝对我来说还有用,我可以接手!”

    沐轻语听到楚歌的话后,忽然松了一口气,楚歌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耗下去了,他身旁的古泽咬牙切齿的样子,楚歌还真害怕他突然暴起和自己对着干!

    而古泽听到楚歌答应了,那那英气逼人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就问沐轻语:“现在可以去吃东西了吗?”

    在最后,他笑着对沐轻语说道:“就算他不答应你,我也会答应你的!”

    楚歌却在一旁听得很清楚,看着古泽一副渐渐的模样,有种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不过想了一想也能理解,要是别人这样对子车婧尘,或许他早就暴起了!

    进到大殿中,楚歌就看见一张巨大的方桌,上面摆放着许多花样十足的菜品,还有在方桌的两侧都站着一排侍女,由于已经是深秋,这个时候大殿中已经点上了灯,一股淡淡的香油味在大殿中飘荡。

    楚歌随意找了一个座位盘腿坐下来,然后说道:“准备了这么多东西,让你费心了!”

    沐轻语随即嫣然一笑,说道:“这也没有什么,只要你和古泽能够帮助我沐府!”

    “饭菜快要凉了,先吃吧!”

    楚歌带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嚼了一口,然后说道:“说实在的,要不是古泽非要帮忙,我或许不会参合你们和雨家的事情!”

    站在一旁的侍女给楚歌斟了一杯酒,手法熟练,动作流畅的就像是表演一般。

    楚歌双手端起酒杯,最后停在胸前,在古泽和沐轻语也端起后,微微一动,然后就一饮而尽。

    沐轻语喝完酒后很快脸颊就微微泛红,显得很迷人,很明显她不胜酒力,古泽看到后,还未说话,他就看见沐轻语的目光投过来,眸子中带着一抹感激之意,说道:“谢谢!”

    古泽听后,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一抹憨厚之色,笑着说道:“主要我是闲着也没事可干,找一些事来做也挺好的!”

    “噗嗤!”

    沐轻语听见古泽的话后,忍不住笑了,她的浑身都透着一股妖媚之气,眼睛在酒劲的催动下显得朦胧迷人。

    楚歌也听到古泽的话后,无奈的笑了笑,什么就没有事情可以干,什么叫找点事情挺好的,他们一但决定了就是面对汉水城一个巨擘势力,虽然不知道让他们最强战力是多少,但是绝对要在第一梯度中期,楚歌现在还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第一梯度的武者!

    于是,他们就有说有笑的吃着菜,由于知道沐轻语的酒力不行,楚歌他们也就没有让沐轻语喝酒,这也使得木轻语对楚歌和古泽的好感倍升!

    忽然围边传来一阵喧哗声,楚歌身子微微的一侧,目光顺着看过去,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青年武者,他的身后跟着许多的武者,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楚歌没有动,毕竟在这里他不是主人,他只要静静的看着就好了,至于别的应该有人来处理。

    沐轻语看见大殿门口站着的年轻武者,脸上的笑意忽然间就消失了,然后她站起来走过去,还未说话,那个人就说道:“你怎么在这里,绿衣那丫头还说你不在,真是不长记性,看来以前教训的不够!”

    沐轻语黛眉紧蹙,绿衣之前就在这个年轻的人侍女,由于年轻,无法侍寝,在年轻人傍边不受待见,经常受别侍女的起欺负,又一次沐轻语见到正在被人欺负绿衣,就让她来到自己的身边。

    “怎么,喝酒了,你不是酒量不行,和我在一起可是滴酒不沾的!”

    年轻人就是沐家护院卫队的队长,名字叫刘青,不过这可不是他这么无法无天的资本,首先在这沐家请的武者就是刘青的父亲刘权德,他现在在沐家的可谓是根深蒂固,以前是守护沐家的一道屏障,现在却是一个毒瘤,要不然沐家也不会这么的被动!

    还有一点就是,刘权德父子都是北川一个势力中的弟子,那个实力虽然比不上雪剑盟但是依旧很强悍,就算是雨家也算不的什么!

    沐轻语身子上散发着一股冷漠之气,说道:“我干什么还不用你管!”

    刘青看着沐轻语眼中全部都是,最后嘴角上扬,指着楚歌二人说道:“他们是谁?你就不怕你喝醉了,他们有所不轨的行为,还是你在诱惑他们?”

    沐轻语听到他的话后,气的脸色发白,但是她又能干什么,现在沐家的处境很不好,要对付雨家,还要看刘全德父子,所以有些事情她也没有办法!

    古泽看见刘青对沐轻语言语很是轻薄,然切眼中全是占有欲,他随即缓缓的站起来,眼睛微眯,然后就向着刘青走过去,他的眼中带着一抹杀机,此刻他的身上不再有哪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了。

    楚歌这一次没有阻挡古泽,任由他走过去,如果这也让古泽忍受,楚歌做不到,而古泽更加做不到,如果这都可以忍,那么古泽还能算是男人吗?

    楚歌嘴角上扬,他知道古泽不简单,但是具体他的身份是什么他没有必要知道,就像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样,只要他们是朋友就行,能够挡住身后的冷箭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