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再回天行山庄-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九十九章 再回天行山庄

    楚歌出去后,走了几步,然后就将黑刀拔出来,他刚才吃饭的时候忽然对止战刚才说的一些技巧有些理解了,所以他想要出来尝试一下。

    “唰唰!”

    刀光闪烁,楚歌颀长的身子在阳光下被拉的很长,他在这一刻眼神变得很严肃,然后脚底一踏瞬间就飞起来,气势长虹贯日。

    随即楚歌使出天残刀法的第七重,内劲在他的筋脉中流转,黑刀在内劲的加持下似乎闪烁着一丝精光。

    楚歌又挥动了一会儿,就将黑刀收回刀鞘中,当他转过身后发现千雨站在不远处,她看着楚歌黛眉微蹙,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楚歌走过去说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千雨指了指楚歌,意思是她看见楚歌出来了,也就跟着出来了。

    “我们先进去吧!”楚歌笑了笑,对千雨说道。

    千雨点了点头,然后就和楚歌一起进去了。

    进去后,止战也吃完了,看见楚歌和千雨进来了,就站起来说道:“这里比较偏僻没有马车,千雨姑娘只能骑马了!”

    楚歌看了一眼千雨,然后就说道:“昨晚我发现你不能使用内劲”

    千雨随之点了点头。

    止战听后将目光转向了晴雪,就看见晴雪点了点头,他在之前居然没有发现,不过想一想也是的,内劲是辨别人身份最好依据,或许她让她内劲恢复了,还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没有内劲,你的身体受不了,你和我骑一匹马吧!”楚歌直接就做了决定,他没有别的意思,这是最好的决断了。

    止战没有说话,他冷漠的脸颊上浮出一丝莫名的意味看着千雨。

    千雨也知道自己现在自己一个人骑不了马,所以就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就走吧!这里距离北蛮还有不少距离!”

    楚歌对着止战说道。

    随后他们就出去了,楚歌先上马,然后把手伸给千雨,千雨将白皙的手放到楚歌的手中,在她的手掌印上时,楚歌又有一种眼前的人是子车婧尘的错觉。

    不过随即他手掌一握,微微一用力就将千雨环腰抱住,而楚歌也清晰的感觉到千雨的身体绷紧了,他没有做过多的接触,然后就将缰绳拉住。

    止战也上马了,然后对晴雪说道:“店主回来后,你代我向他说声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放不下骄傲。”

    晴雪使劲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止战笑着点头,然后就对楚歌说道:“我们走吧!”

    楚歌点头,随后就提缰纵马疾驰而去,这个时候距离中午还有好长时间,所以他们可以快速的行进,找这个速度,楚歌估算了一下大概需要十天的时间他们就能到剑池了。

    他们一路上,走的还比较顺利,到了晚上要是能找到客栈就去住店,如果找不到就找一个干燥一点的山洞里。

    时光荏苒,很快就过了五天,在这期间千雨感觉到楚歌对她真诚相交,所以她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多了起来。

    又过了几天,楚歌他们就来到了天行山庄,来到天行山庄后,楚歌忽然松了一口气,来到这里就意味着距离剑池又近了一些。

    剑池在距离天行山庄大概有一天的路程,剑池在的地方名叫荒芜,虽然名字这样,但是荒芜这个地方却很美丽,四周的布置很好。

    楚歌下马之后将千雨接下去,然后将马的缰绳递给接待的人,他直接就问道:“暖雅阁和清风园空着吧!”

    当头的接待人笑着说道:“我看一下!”

    然后他拿起了一个本子快速的翻起来了,过了一会儿,他回答道:“这两个地方都没有人住,你们要吗?”

    楚歌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些银票递给接待人,然后领了牌子对止战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止战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写着的天行山庄四个字,然后和楚歌他们走着,说道:“这里的主人和我还有一点交情,这一次看来见不到他了!”

    楚歌听后就说道:“这个庄主天行,我有过一面之缘,是个性情豪爽的人物,当时让明白了刀,现在都很受用。”

    千雨不能说话,一双充满灵气的眸子看着楚歌他们交谈,而楚歌他们两个也早已习惯了千雨在一旁好奇的听着了。

    “他一般都不会出手,就算我也不清楚他的实力,他既然肯为少主讲解武学,确实有些奇怪。”止战说道。

    楚歌有些好奇了,就问道:“你知不知道天行出自那个宗门”

    止战摇了摇头,道:“我们曾经尝试打探他出自那个宗门,不过一点消息都得不到。”

    楚歌不由诧异,剑池作为维护江湖稳定的势力,它的情报系统自然是非常恐怖,不过连剑池都查不到天行的一点信息,这让楚歌感到惊讶。

    “好了,现在去休息吧!”止战看见楚歌有些惊讶,于是笑了笑说道。

    楚歌点了点头,随后就往住处走去。

    夜色之下,他们缓缓而行,但是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瀑布的轰鸣声,楚歌拿出牌子说道:“你先去清风小院,我送她去暖雅阁!”

    止战接过牌子,看了一眼,随后笑着说道:“很有意思的名字!”

    接着他就转身离开。

    楚歌看见止战身形移动,看似很慢,不过不一会儿他就消失在了楚歌的视野中。

    “我先送你去暖雅阁。”楚歌转身对千雨说道。

    千雨点了点头,随后就和楚歌一起向着瀑布上方走去。

    沿着小路他们很来就了瀑布的上方,又走了一会儿,水势缓了,水面上生长着莲花,缓缓晃动,在月光下显得洁白圣洁。

    楚歌拉着千雨的手在石阶上走去,很快就来到了暖雅阁前,楚歌将牌子插入门中,随后大门缓缓的就打开了。

    随着大门的打开,里面的灯忽然全部燃起来了,映入眼帘景象非常的美丽。

    “上去休息吧!”

    楚歌深吸一口气,随后对千雨说道。

    不过千雨她站着不动,然后拉了一下楚歌的胳膊,又摇了摇手。

    楚歌试探的问道:“你一个人不敢上去?”

    千雨听后微微点了一下头。

    楚歌笑了笑,看着和子车婧尘一样的脸颊,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溺爱,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道:“我送你上去。”

    千雨听后,脸颊上浮出一丝笑容,然后就跟着楚歌上去了。

    这里上一次子车婧尘住过之后就没有人在住过,楚歌缓步上到楼上,里面的房间装饰的很漂亮,而千雨进来之后就走到了窗户边,痴痴的看着。

    “怎么呢?”楚歌走过去问道。

    千雨伸手指了指,楚歌顺着看过去就发现这里可以比较迷糊的看见清风小院,当时子车婧尘就在这里看清风园吗?

    千雨睫毛微动,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走到床前打开了一个暗格。

    楚歌看见她的举动有些吃惊,难道她来过这里,接着就看见她的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

    看见瓶子后楚歌的心忽然一缩,因为这个瓶子就是他给子车婧尘的东西驯鹿的额前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