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该去救谁-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该去救谁

    光子皇妃听到mèi mèi嚎啕大哭,自然不停的安慰了起来。

    安慰了好一会儿,夏木才停止了哭泣。

    不过,光子也知道,织田村野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交易的筹码,就算是她劝说,也根本无济于事。

    她在脑海中飞快的思索了下,如今唯一能帮mèi mèi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华夏小子了。

    想到那小子,光子俏丽如玉的脸蛋,不禁倏然红了起来。

    那晚,要不是他把自己及时的从被撞毁的车内抱了出来,自己恐怕早已灰飞烟灭了。

    而且,他还给自己治好了伤口。

    不过这小子……在给自己治伤的时候,竟然脱掉了自己的sī wà……

    想到自己那裸露的长腿,被萧阳那小子给看到了,光子的身体内,似乎倏然浮起了一丝火热……

    这种浑身热腾腾的感觉,让她自己的吓了一跳。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个没有任何**的女人,如今看来,好像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姐姐,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夏木在diàn huà那头道。

    光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没事啊……你继续说……”

    “我还说什么啊,有这样一个父亲,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夏木哼道。

    光子沉默了下,道:“夏木,我觉得,你还是把这件事,告诉萧阳吧。他答应过我的,一定会保证你下半辈子的自由。我相信,他能做得到的。”

    夏木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其实我也想到打diàn huà给他的,那我现在就给他打diàn huà。”

    “嗯,快点告诉他吧。”光子嘱咐道。

    东京,希尔顿酒店。

    萧阳百无聊赖的呆在房间内,闲的有点蛋疼。

    不过,他的心里,却远远没有面上这么轻松。

    他心里在担心思思,也不知道这小妮子回去之后,有没有被千叶真一看出什么破绽出来。

    他知道,那家伙,可是个老狐狸,不容易对付。

    正想着思思呢,思思的diàn huà就打了过来。

    萧阳赶紧接通了diàn huà,随之便听到了思思的声音。

    在diàn huà中,思思把千叶真一要把自己在几天之后,嫁给一个傻子的事情,告诉了萧阳。

    萧阳自然也是很气愤,这老东西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萧阳在diàn huà里,安慰了思思一会儿,让她这段时间,把千叶家的情况摸清楚,方便过几天自己行动。

    同时,萧阳还嘱咐思思,让她留意千叶真一在信长会的动静。

    他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找机会完成刺杀藤野太郎的任务。

    思思答应了,然后便挂断了diàn huà。

    和思思聊完了之后,萧阳的心情变得微微有些焦虑。

    随着来东瀛时间的增长,他身上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思思的安危,祖国的荣誉,都压在的他的身上。

    正有些发呆,萧阳的diàn huà又响了起来。

    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夏木那小妞打来的diàn huà。

    萧阳苦笑了一声,他知道,这小妞肯定也没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夏木接通了diàn huà之后,便把自己的悲惨境遇,和萧阳复述了一遍。

    当萧阳听到织田村野,还是准备把她当成交易筹码嫁给她不喜欢的人的时候,不禁也很是无语。

    她有个这样的父亲,这辈子可真是倒了大霉了。

    萧阳在diàn huà中安慰夏木,如果织田村野真的一意孤行的话,那她就可以考虑公开发出声明,宣布脱离织田家族了。

    相信如果夏木用这一点来和织田村野谈判的话,他已经也会慎重考虑的。

    毕竟,这老家伙把织田家族的声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这老家伙还是不接受,那夏木就可以公开发出声明,宣布脱离织田家族。

    相信,只要声明发出,织田村野就算把夏木嫁给了别人,也达不到他想要的结果了。

    萧阳把这些道理和夏木讲了一遍,夏木表示记住了,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那一步,她会考虑的。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夏木也挂断了diàn huà。

    不过,让萧阳担心的是,夏木是否有机会发出这个声明。如果她没机会的话,那只有自己联系她的经纪公司,替她发出那份声明。

    但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得到了夏木的授权才行。他刚才忘了提醒夏木,必须先把这事和她的经纪公司说明情况。

    于是,萧阳给夏木发了条短信,把刚才所想,发到了她的shǒu jī上。

    接完了两个女孩的diàn huà,萧阳在心中权衡了一番。

    他做了个决定,等思思摸清了千叶家族的状况之后,他必须赶快把思思救出来。

    毕竟,和夏木相比,思思的处境更加危险。

    夏木再怎么样,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而思思如果被千叶真一发现她有脱离千叶家族的打算,那她可就危险了。

    先救思思,再帮夏木,这是萧阳此时的想法。

    至于刺杀藤原太郎,则是要放在这两件事之后。

    毕竟,藤原太郎一死,东瀛全国必然大震,东京会被jǐng chájun1 jǐng充斥,到时候,自己和这帮兄弟,只有夺命狂奔的份了。

    至于离开的方式,罗远征之前就安排好了。

    在完成刺杀任务之后,军方会在东京附近的一个小型货运码头,安排一艘不起眼的货船,而这艘货船,就是萧阳他们,离开东瀛的交通工具。

    接下来的几天,萧阳一直在焦虑中度过。

    不过,这几天,他和这帮兄弟们,也并不是天天都呆在宾馆里。

    萧阳给他们安排了任务,让他们去打探藤原太郎平时的huó dòng路线。

    他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思思身上。万一思思打探不到藤原太郎的消息,那他岂不是无从下手了。

    这几天,王小虎和杜振他们,多多少少打探到了一些藤原太郎的信息。

    比如,他的办公地点,他经常会出现的几个公众场所。

    不过,这些信息对于萧阳来说,用处不大。

    毕竟,搞不到藤原太郎确切的huó dòng时间,他没办法妥善的安排刺杀计划。

    看来,只能再想办法了。

    在思思离开的第三天上午,王小虎他们又出去打探藤原太郎的消息去了。

    萧阳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也准备出去,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收到了思思发来的短信。

    短信的字数并不多,但内容却很紧急。

    思思在短信中告诉萧阳,明天,千叶真一就要把她嫁给长谷川丰的傻儿子。

    萧阳不禁有些吃惊,虽然他知道千叶真一会在这几天就行动,可是他却没想到,千叶真一竟然这么着急,明天就准备把思思嫁出去。

    萧阳想了想,准备拨打思思的diàn huà,问清楚情况。

    然而,思思的shǒu jī,竟然关机了。

    萧阳心中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他不知道千叶真一这么着急,到底是因为什么。

    正当萧阳焦虑不已的时候,另一条短信,也发到了萧阳的shǒu jī上。

    打开一看,是夏木发来的。

    而短信的内容,竟然出奇的相似!

    夏木告诉萧阳,织田粗野,将在明天为她和高天邦志的儿子举行婚礼!而她现在,根本没时间发出脱离织田家族的声明。

    萧阳不禁头都大了,尼玛,怎么这俩妞的婚礼,都是赶在同一天了。

    他拨打夏木的diàn huà,却发现,夏木的diàn huà,竟然也提示已经关机了。

    尼玛,这什么情况!

    两个女孩子同时陷入危机,自己该去救谁?

    萧阳沉思了一会儿,便做好了决定。

    他必须先去救出思思,思思面临的危险,比夏木要大得多。至于夏木那边,他只能让王小虎带人去把她从织田家捞出来了。

    于是,萧阳把王小虎他们叫了回来,把今晚的任务,和他们交代了一番。

    王小虎和其他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想法,萧阳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执行。

    最后,萧阳决定,让王小虎和战海生两人,带着龙神大队两个身手好的小子去织田家,由王小虎和战海生进去救出夏木,其他两人负责接应。

    而思思这边,萧阳决定自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