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这是她的荣幸-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五十章 这是她的荣幸

    听到光子这么说,德明太子自然不会有意见,只要光子认同,让他怎么做都行。

    “好,那咱们就一起过去吧。”于是,德明太子牵着光子的手,和众人一起朝着天皇办公的地方走去。

    当众人来到议事厅之后,明和天皇已经在里面等他们了。

    织田村野三人,立刻快步上前,“天皇陛下。”

    明和朝三人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坐吧。今天进宫来,有什么事情?”

    在如今的东瀛,虽然皇室的权力早已被架空了,但皇室还是被保留了在一些大事上的知情权和建议权。

    而且,东瀛人对皇室,向来都一种尊崇的心理,尽管皇室已经不掌权了,但他们心中还是把皇室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织田村野和其他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德明太子也陪着坐在了一边,光子为了避嫌,则走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毕竟,她的身份是皇妃,不方便参与到这些政事之中。

    不过,她虽然走进了休息室,但却坐在了靠近门边的位置,这个位置,能清晰的听到外面的谈话。

    如果是其他事,光子自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这件事涉及到萧阳那小子,她不可能不关心。

    织田村野恭敬的朝明和天皇看了一眼,道:“天皇陛下,今天夜里,我们抓到了一个华夏人,特来向您汇报一声。”

    “华夏人?这华夏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明和有些奇怪的看着织田村野。他有点奇怪,什么样的华夏人,需要亲自向他汇报。

    织田村野点头道:“是的,因为,这个华夏人的身上,至少有两颗龙灵石!而且,这个人此次前来东瀛,其中有一个目的,是为了……”

    说着,他朝明和看了一眼,“是为了,刺杀藤原君!”

    “哦?”明和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织田村野说的两个方面,无论是哪一个,都非常吸引他。

    龙灵石的秘密,他自然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对那藏在龙灵石背后的长生之术,当然是非常关切。

    况且,他现在年事已高,自然心中更加期待能获得那长生的秘术。

    另外,刺杀藤原太郎这事,也是事关重大,这关系到华夏和东瀛的关系,自然也让他非常重视。

    “这个人,现在关在哪里?”明和问道。

    千叶真一接话道:“他现在关在千叶家的忍者水牢,在没问清龙灵石的下落之前,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交给保安特警队那帮人。您觉得如何?”

    “他身上的龙灵石,你们没有找到吗?”明和皱眉道。

    “暂时还没有……应该是被他藏匿起来了。”千叶真一讪讪道。

    “织田君,千叶君,龙灵石的事情,就靠你们了。”明和对两人淡淡道。

    “是,陛下,我们一定抓紧时间找到龙灵石。”织田村野和千叶一郎,点头道。

    “藤原君,东瀛的利益,就交给你去维护了。你的安全,自己一定要注意,别让华夏派来的这些人,钻了空子。”明和看向藤原太郎。

    “陛下请放心,华夏的阴谋,已经被粉碎了,那小子,现在深陷水牢,翻不起任何浪花来。华夏高层想通过这种方式,找我fù chóu,想的有点简单了。”藤原太郎眼神中迸射出一丝自信的神色。

    “只要还是我执政,我就一定会继续推行对华夏的强硬政策。这些低贱的华夏人,根本不配和我们在国际上竞争,如果不是我们本土遭遇了战争,他们做梦都别追上咱们。我的目标,就是在我的执政期间,拿下那个争议岛屿,并且让他们在国际社会陷入绝对被动的地位!”

    看着藤原太郎慷慨激昂的话语,房间内的几人,都赞赏的点了点头。

    藤原太郎的执政理念,自然和信长会的理念是一致的。

    不管是织田村野,还是千叶真一,他们对华夏,也都是这种态度。

    不过,明和天皇并没有多说什么,皇室毕竟已经远离权力中心,他也没必要再去过度关心这些事。

    “藤原君,你辛苦了。”明和对藤原太郎点头道。

    “不辛苦,应该的。”藤原太郎回应道。

    “织田会长,那个华夏小子,就先交给你们处理了,我希望能早点听到他承认自己是华夏派来的shā shǒu,这样,咱们就完全握有主动权了。”藤原太郎目光闪烁道。

    “当然,这也是我们所期待的。”织田村野淡淡道。

    “反正,现在是私牢,你们想怎么折磨他都可以。只要人不死,有口气就行了。”藤原太郎冷血的笑了笑,“对付这些华夏人,没必要心慈手软。”

    “知道了,我会抓紧时间的。”织田村野点头道。

    之后,议事厅的这几人,围绕着萧阳,又谈论了一些事,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然后结束了会谈。

    “好了,你们回去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明和对几人挥了挥手,然后走向了旁边的休息室。

    这时,光子从休息室内走了出来,碰到明和天皇,对他微微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走向了织田村野。

    德明太子走到光子身边,道:“光子,咱们还去看夏木吗?”

    光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织田村野。

    “父亲,夏木在府里吗?”

    织田村野点点头,“在,她被我限制了自由,不允许她自由出入。”

    光子的脸色有些不悦,“父亲,那日,夏木和我说,你打算把她嫁给国会议长的儿子?”

    “是的,这是她的荣幸。”织田村野淡淡道。

    光子的脸色冷了下来,“您打算什么时候为她举办婚礼?”

    “就在这几天,不出意外的话,是后天。”织田村野朝光子看了一眼,“到时候,你和太子,都一起来参加夏木的婚礼吧。”

    光子的心底浮起一丝怒气,在这一瞬间,她想到了以前的自己,就是这么被他牺牲了下半辈子的幸福。

    不过,她还是极力忍住了。

    “父亲,我现在想去见见夏木,和她聊聊。我怕她想不开。夏木的性子,你也知道,比我要倔。”

    织田村野看着光子,心道这样也好,要是光子劝她,估计她能听得进去。

    所以,他点头道:“可以,你现在过去吧。我想夏木应该也很想见到你。”

    “谢谢父亲。”光子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德明太子快步追了上来,“光子,我陪你一起过去。”

    光子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我和夏木聊会,给我们一点空间,可以吗?”

    看到光子态度坚决,德明太子只能点点头,“那好吧,我派人送你过去,一定要注意安全。”

    “恩。”光子没有拒绝,然后快步离开了。

    之后,她坐上皇室的车子,朝着织田家族的府邸,快速的驶去。

    在去织田家的路上,光子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出萧阳的身影。

    那小子坏坏的笑容,色色的目光,时而又一本正经的样子,深深的镌刻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刚才织田几人的聊天,她在休息室内,全都听到了。

    她不在乎萧阳到这里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她只知道,萧阳救了她和她mèi mèi的性命,这份恩情,她不能不报。

    当然,除了报恩之外,光子对萧阳……或许还有其他的情愫,只不过,这种暗自滋生出来的情愫,光子自己不敢正面直对罢了……

    在光子赶往织田家族的时候,此时,萧阳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东京,千叶家,忍者水牢。

    这座忍者水牢,就坐落在千叶家的庄园内。

    不过,想要找到这里,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一般人,恐怕找上十年,也未必能找得到这里。

    因为,这座水牢,位于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