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我想到办法了-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我想到办法了

    千叶真一之所以会在这时袭击萧阳,并不是因为受到了萧阳的挑衅。

    他只是想让萧阳,承受非人的折磨。

    要知道,他这一掌,足以震碎几乎任何武者的心脉!

    武者心脉如果断了的话,那他这辈子,就变成了废人。

    千叶真一就想通过这种方式,折磨萧阳,摧毁他的意志,让他尽快把龙灵石的下落交代出来。

    所以,千叶真一这一拳,用处了八分力气。

    之所以没用全力,他是担心会把萧阳给打死。

    在千叶真一轰出这一掌的时候,萧阳自然感受到了这股强烈的杀气。

    此时,他已经避无可避了。

    但是,萧阳还是本能的调集了全身真气,硬着头皮,挨上这一掌!

    砰!

    千叶真一的右掌,轰然击在了萧阳的胸口。

    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仿佛万斤大锤一般,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胸口。

    噗!

    萧阳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再度变得苍白!

    千叶真一冷笑,“你吃了我这裂心掌,心脉尽断,看你还如何嘴硬?想杀我,下辈子也不可能了!你不仅杀不了我,也救不晴子!后天,就是她和那傻子结婚的日子,我看你如何救得了她!”

    说完,他阴冷的转过身,拂袖而去!

    织田村野看了萧阳一眼,摇了摇头。

    在他眼里,萧阳此时和半个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交代龙灵石的下落,只是时间问题。

    朝萧阳看了两眼,他也转身走了出去。

    两人走出去之后,又有五六名忍者走了进来。

    他们的任务,是看住萧阳,不让他有任何机会逃走。

    此时,两个忍者走了过来,把萧阳从柱子上放了下来。

    他们倒不是心疼萧阳,是刚才千叶真一交代他们,让他们把萧阳放下来,省的这小子受了重伤,熬不住会死掉。

    此时,萧阳脸色苍白的倚在柱子上,似乎奄奄一息。

    那帮忍者朝他看了一眼,看他半死不活的,也都没再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而是互相聊起了闲话。

    然而,萧阳此时的真实情况,和他们表面看上去的,并不相同。

    萧阳刚才虽然确实被打的吐血,但其实,他受的伤,并没有千叶真一想的那么严重。

    首先,他的经脉,是经过御龙经第二层强化过的,比一般武者的静脉起码要坚韧了三倍以上,就算是武帝境界的高手,也没那么容易摧毁。

    其次,刚才在千叶真一轰出了那一掌之前,萧阳把汇聚全身内力于胸前,在不经意间,全身形成了一层肉眼根本无法觉察的保护罩。

    之所以会产生这层保护罩,是因为萧阳当初修炼了御龙经第三层,达到的真气护体境界,所以才有这层真气保护罩的产生。

    但因为萧阳的武道修为,还有待提高,所以,每次只有萧阳充分的调集全身内力之后,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这一点,连萧阳自己都搞不清楚。

    所以此时,萧阳的五脏六腑,确实受了一些伤,但伤情并不重。

    他之所以装成那奄奄一息的样子,是为了骗过看守他的忍者,让他们放松对自己的看守,以方便自己恢复状态。

    萧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他需要充足的时间来恢复,从现在到明天天亮的这段时间,足够他完全恢复的了。

    萧阳在内心祈祷,希望能赶在后天思思婚礼之前,亲手杀了千叶真一这老贼,救出思思。

    此时,萧阳依然貌似奄奄一息的倚在身后的柱子上,而其实,他正在催动御龙经,快速的恢复着自己的身体……

    东京,织田家。

    光子此时已经来到了织田家,走进别墅,她来到了夏木的闺房前。

    闺房外,有两名武士正在看守。

    看到光子走了过来,他们顿时恭敬道:“光子皇妃。”

    光子朝他们看了一眼,淡淡道:“你们下去吧,我要和夏木聊点事情。”

    两名武士互相对视了一眼,迟疑了下,没有离开。

    光子补充道:“父亲已经答应我进去了,不用担心。”

    听到她的这句话,两人才点头离开这里。

    “邦邦邦。”

    光子敲响了夏木的房门。

    “出去,不要进来!”房间内,响起夏木不悦的声音。听得出来,夏木貌似比较烦躁。

    “夏木,是我。姐姐。”光子淡淡道。

    “姐姐……”房间内的夏木,听到是光子来了,顿时站起身,快步走了过来。

    “姐姐,你来了。”夏木打开门,看着光子,委屈的撅起了小嘴。

    “夏木。”光子抬起手,宠爱的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这两天,你受委屈了。”

    听到光子的话,夏木倏然抱住了光子,呜呜的哭出声来。

    “姐姐……父亲强迫我嫁给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

    光子温柔道:“夏木,进屋再说吧。”

    “嗯。”夏木点点头,姐妹俩走进了房间。

    “姐姐,你今天怎么来了?”夏木问道。

    “还不是担心你吗?那天你哭的那么伤心,我都担心死了。”光子轻叹了一声。

    虽然她只是夏木的姐姐,但因为两人的母亲去世较早,所以,光子在很多时候,都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夏木撅起嘴,哼道:“父亲做的太过分了,她把我shǒu jī都没收了,我都没机会给萧阳发消息。本来我还想着,让他替我发公开声明的。”

    夏木说着,忽然眼神一亮,“咦,对了,姐姐,你今天出去后,帮我联系萧阳好不好。我现在非常需要他的帮助。”

    光子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夏木,恐怕……萧阳没办法帮你了……”

    “为什么?难道他离开东京了?”夏木疑惑道。

    光子摇摇头,“他没有离开东京,而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落入圈套?

    夏木顿时瞪大了眼睛,目光也变得急切了起来:“姐姐,这是怎么回事,萧阳怎么了?有危险吗?他落入了谁的圈套?”

    光子轻叹了一声:“夏木,萧阳他……”

    “姐姐你快说啊,他到底怎么了?”夏木急切的催促道。

    光子看着夏木,沉声道:“夏木,萧阳……被父亲和千叶真一合谋抓住了。”

    “他……被父亲抓住了??”夏木震惊的无以复加。“父亲为什么要抓他?”

    “夏木,这事说来话长,萧阳的身份不一般,他的身上,还肩负着华夏政府的重要任务,而且,他的身上,有父亲和千叶真一感兴趣的东西。”光子皱眉道。

    “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也不在乎。我只关心,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夏木急的都快哭了。

    这几天,她被关在房间内,心里想的最多的人,就是萧阳了。

    所以,此时听到萧阳落入了圈套,她心中怎么能不着急。

    “姐姐,你快告诉我,萧阳现在是不是有危险?”夏木抱着光子的胳膊的,话中带着一丝哭腔。

    光子无奈的点点头,“是的,我不想骗你。”

    “他被关在哪里了?姐姐,你快告诉我。”夏木着急道。

    光子朝夏木看了看,低声道:“我今天在皇宫的议事厅,听父亲说,他被关在了千叶家的忍者水牢里。”

    千叶家……忍者水牢?

    夏木一脸懵逼。身为一个单纯的女孩,她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但是,夏木还是一脸坚定的对光子道:“姐姐,我要去救萧阳出来。萧阳救过我,我不能在他危险的时候对他置之不理的。”

    光子心疼的看了夏木一眼,温柔道:“夏木,你先别着急。千叶家的忍者水牢,守卫森严,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近。你没有父亲的允许,去了也没用。更何况,就算你去了,父亲和千叶真一,也不会放了萧阳的。”

    “但是……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萧阳去死吗?”夏木的眼眸中,泪花涌动。

    光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而后,她的目光,似乎也变得坚定了起来。

    “要不,我去试试吧。我去求父亲,我以皇妃的名义去求父亲,求他把萧阳放出来。”

    可是,她却知道,就算她去求织田村野,萧阳被放出来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织田村野是不可能答应她的,就算她用皇妃的名义相求。

    在光子愁眉不展的时候,夏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她拉着光子的手,眼眸中闪亮:“姐姐,我想到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