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跟我去接机-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跟我去接机

    这……难道是极地深渊的地图?

    萧阳的心脏,倏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极地深渊,是他一直想去,却又没能力去的地方。但是,这一年多来,萧阳却已经不止一次梦到那个地方了。

    不过,他每次梦到那个地方,都是模模糊糊的,脑海中根本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环境。

    萧阳盯着那地图,仔细的看了起来。

    看了几分钟之后,萧阳越看越觉得这地图就是极地深渊的地图。不过这地图,描绘的有点太简单了,所以很多地方,以及地图上做的一些奇怪的标志,他都看不懂。

    “萧阳,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罗清月看到萧阳似乎有些激动,问道。

    萧阳点点头,轻叹了一声,“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极地深渊。”

    “极地深渊……是什么地方?”罗清月是第一次听萧阳提到这个词,所以自然不会明白。

    “极地深渊,是我要救出父亲的地方。我的父亲,现在就困在极地深渊的九龙阵内……等着我去营救。”萧阳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沉重了许多。

    “萧阳……”罗清月轻轻的抱住了他,脸蛋贴在他的胸前,轻声道:“别想太多,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将萧叔叔从那里救出来的。”

    萧阳点点头。

    地图的发现,对他来说,肯定是好事。有了地图,他们进入极地深渊之后,就有了相对清晰的指示。

    虽然这地图,他有些看不懂,但是想必不动明王和刘青,应该能看懂大部分的。

    毕竟,他们两人的阅历,要比自己丰富的多。

    “清月,你刚才在羊皮纸上涂了什么啊,为什么地图过了一会儿就出来了?”萧阳看着罗清月,好奇的问道。

    罗清月笑了笑,解释道:“这份地图,是用特殊颜料画成的,这种颜料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它是纯碱性的颜料。这种颜料干了之后,会在羊皮纸上形成碳酸钙,我刚才在羊皮纸上,涂上了酚酞溶液,碳酸钙遇上了酚酞溶液,会发生化学反应,所以羊皮纸上隐藏的内容,就显示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

    萧阳点点头,虽然罗清月说的那些化学名词,他都没听懂,但基本的意思,他是听明白了。

    “萧阳,地图你收起来吧,好好保管,别让别有用心的人抢走。”罗清月看着萧阳,叮嘱道。

    “恩。”萧阳把桌子上的羊皮纸收了起来,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包中。

    “萧阳,你好久没有陪我了,今天能不能好好陪陪我?”罗清月抱着萧阳,温柔的看着他,美眸如春水一般。

    “好,今天我陪你,你想干什么,我就陪你干什么。”萧阳有些愧疚道。

    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些女孩,他内心深处,始终都带着一丝愧疚。

    毕竟,她们条件那么优秀,却都选择了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却很少有时间陪着她们,这一直是萧阳心中的痛处。

    “萧阳,我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和你静静的待在一起。”罗清月趴在萧阳胸膛,宛如一只温顺的小兔子一般。

    想起第一次和罗清月认识的情景,萧阳不禁苦笑了一声。

    那个时候,这丫头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恨不得把自己一脚踹到月球上。而现在,她却和自己……变成了关系亲密的情侣。

    缘分这种事,真的是很有意思。

    就这样,萧阳陪着罗清月,在实验室呆了一天,哪里都没去。

    罗清月让萧阳把东瀛之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讲给她听,萧阳按照她的要求,把在东瀛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了罗清月。

    当然,这里面关于自己和夏木姐妹的那些缠绵悱恻的事情,他没敢告诉罗清月。

    他还没傻到给自己找麻烦的份上。

    罗清月听萧阳说到自己落入了千叶真一的圈套时,整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听完了萧阳的东瀛之行,罗清月又把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和萧阳分享了一遍。

    一晃,时间就到了晚上。

    他们在实验室呆了快一天了,总不能还留在这里过夜吧。

    于是,两人离开了实验室,去外面找了一家美味的餐厅,大吃了一顿。

    吃完饭之后,罗清月还想和萧阳一起去看diàn yǐng,她的diàn huà却响了起来。

    diàn huà是她老妈孙晓敏打过来的,问她在哪,和谁在一起。

    罗清月没办法,只能告诉她自己和萧阳在一起。

    不过,这次孙晓敏却没有急着催罗清月回家,只是声音有些冰冷的让她在十点之前,回到家中,不许在外面过夜。

    对于孙晓敏的转变,萧阳猜测,估计是她也知道了自己即将被提拔为少将军衔,也算是对自己某种程度上的认可吧。

    虽然她还没有完全接纳自己,但萧阳相信,时间不会太久。

    既然孙晓敏没有急着催罗清月回家,于是萧阳又带着她看了一场diàn yǐng,算是满足了她一个小小的愿望。

    之后,萧阳把罗清月送回了家里,然后才返回西湾山庄的萧家别墅。

    当他回到萧家别墅的时候,林墨晗和郑月柔,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人正有说有笑,看起来十分的融洽。

    看到萧阳回来,林墨晗朝他看了一眼,淡淡道:“你今天一天去哪了?打diàn huà给你都不接。”

    萧阳顿时老脸一红,讪讪道:“额,那个我去找清月了啊……我去找她帮我研究羊皮纸了……”

    “只是研究羊皮纸这么简单?”林墨晗看着萧阳,美眸闪烁。

    萧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如实道:“额,后来我还请她吃了饭,看了一场diàn yǐng……”

    林墨晗听到萧阳的话,倒也没说什么,反正,她早就知道萧阳和罗清月的关系了,就算吃再多的醋,也没用。

    “你的羊皮纸,研究出什么内容来了吗?”林墨晗问道。

    萧阳点点头,那那张羊皮纸,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清月在羊皮纸上涂了一种化学溶液,这上面的内容就出来了。”

    林墨晗接过羊皮纸,和郑月柔一起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萧阳,这是一份地图?”林墨晗惊讶的问道。

    萧阳点点头,“对,这里应该是极地深渊的地图。”

    “极地深渊?”当郑月柔听到这四个字时,顿时全身一震。“这……这是你爸爸被困的地方?”

    萧阳恩了一声,朝郑月柔走了过去。“妈,你别担心,我会在三年之内,去极地深渊救出爸爸的。”

    “萧阳,你爸……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活着?”

    郑月柔担心的看着萧阳,目光中满是担忧。

    萧阳温柔的笑了笑,“妈,你也太看爸了吧,我相信凭他的实力,肯定能坚持到我去救他的。就算是为了见到我,他也会坚持下来的。对吧?”

    郑月柔用力的点点头,“对,他会坚持下来的。”

    林墨晗看到郑月柔似乎心情有些不好,赶紧找了个别的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和郑月柔聊了一会儿电视剧的情节,她的情绪终于恢复了一些。

    “墨晗,妈,你们再看会电视吧,我去洗个澡。”萧阳放下包,对两人道。

    “萧阳,等一下。”

    林墨晗在背后叫住了他。

    “恩?怎么了墨晗?”萧阳有点好奇的看着她。

    “明天上午,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

    “好,没事就好。你要是明天有事,伊莎贝尔在机场就见不到你了。”林墨晗淡淡道。

    伊莎贝尔?

    萧阳愣了愣,“伊莎贝尔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