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眼皮跳来跳去-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眼皮跳来跳去

    萧阳走出托尼的审讯之后,又来到了秦文的审讯室。

    秦文的状态比托尼要差了一些,或许是因为秦家几代人的基业,都毁在了他的手上,让他在一夜之间,满头银发,苍老了十岁。

    萧阳走进去之后,朝秦文看了看,淡淡道:“秦文,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然都进来了,还要顽抗到几时?”

    秦文看着萧阳,眼神中满是冷意,而后,他忽然疯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姓萧的,你巴不得我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吧,我说出来了,你就可以让政府枪毙我了,对吧?”

    说完,秦文又恶狠狠的看了萧阳一眼:“我就不说,我看你能奈我何!”

    萧阳无奈的朝他看了一眼,耸了耸肩。

    “你可以不说,但是你会开口的。”

    说完,萧阳又拿出银针盒,然后和对托尼那般一样,把三根银针,分别扎在了他手足三个穴道上。

    之后,萧阳也不去理会他的惨叫,和审讯人员交代了一番,然后离开了审讯室。

    回到了柳云飞办公室,萧阳对他道:“这两天,务必注意安全,我相信,到明天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开口了。”

    柳云飞兴奋的点点头:“萧局,真的太感谢了。如果他们真的开口了,头功肯定是你的。”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我可不跟你们抢功,有了功劳,那肯定是大家的。行了,别的我不多说了,有新进展的话,通知我。”

    “放心,只要有新进展,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你。”柳云飞点头道。

    “那好,我先走了,有事diàn huà联系。”萧阳对他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之后,萧阳回到了首长工作区,然后把刚才在国情局的举动,向魏定国做了汇报。

    魏定国思索了会,看着萧阳,沉声道:“你确定,他们会开口?”

    萧阳点点头:“这是我在……一本古籍医书上看到的相关记载,肯定错不了的,他们所受的疼痛,几乎已经达到了人体的极限,但是这种针刺之术,并不会让他们丧命。”

    魏定国微微笑了笑,“好,那咱们就等着好消息传来吧。”

    “是,首长。”

    在萧阳和魏定国交谈的同时,一场针对托尼和秦文的阴谋,正在精心策划着。

    燕京,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内,一个目光阴冷的男子,站在窗前,俯视大半个燕京城,心中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再也回不到燕京来了。

    可是现在,他不仅回到了燕京,还站在了这里……

    看着窗外,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我周丰沛,一定会让周家,再次崛起!

    邦邦邦。

    正想着事情,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周丰沛转过身,道。

    这时,两个面色冷峻的西方男子,走了进来。

    这两人,虽然身形略显瘦削,但蓝色的眼眸却精光四射。

    “周董,你找我们?”

    周丰沛看到两人,点点头,脸色阴沉的对他们道:“今晚,该你们出马了。”

    两人眼眸微微闪烁了一番,“目标是谁?”

    周丰沛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张zhào piàn,放在了他们面前:“就是这两人。”

    这两张zhào piàn,一张是托尼的,另一张,则是秦文的。

    那两人看了托尼的zhào piàn之后,都皱了皱眉头。

    “周董,这人是杜邦家族的托尼,而杜邦家族,是我们……”一人对秦文道。

    周丰沛摆了摆手,冷声道:“我知道托尼是谁,不用你们告诉我。这个命令,不是我下的,是贝隆先生下的,我只不过,在执行他的命令而已。”

    听到贝隆先生四个字,这两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贝隆是谁,他们当然清楚。

    “你们不用考虑杜邦家族的因素,既然贝隆先生已经下了命令,那说明,他已经和杜邦家族那边沟通好了。托尼,是我们必须放弃的棋子!”

    周丰沛对两人道。

    周丰沛对托尼的背景,自然是了解的,但是,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上面也已经决定放弃托尼了,所以,他自然要执行上面的命令。

    至于秦文,上面压根没把他当回事,他不过是上面在华夏的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少了秦家,没什么大碍。

    反正现在,复兴实业公司已经吞下了秦氏集团,以后秦氏集团能起到的作用,他们一样可以发挥出来。

    “周董,这两人,现在在哪里?”两个男子看向周丰沛,冷声道。

    周丰沛阴冷的笑了笑,“他们,关在燕京国情局的地下审讯室。你们的任务,很有挑战性。不过,有挑战,就有回报。只要任务成功,每人将会得到五百万美元的奖励。”

    听到有五百万美元奖励,两人的眼眸之中,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周董,我们明白了。今晚,就是他们的死期。”

    说完,两人转过身,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在他们离开后,周丰沛坐在宽大的皮椅上,把腿翘在了桌子上,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国情局的人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今晚,会有人前往他们的审讯室shā rén吧……

    周丰沛嘴角勾了勾,然后拿起桌上的座机,拨通了一个diàn huà。

    “周董,有何吩咐?”话筒内,传来一道甜甜的女声。

    周丰沛沉声道:“把这里所有含有秦氏集团的东西,都给我扔掉,我要它们全部换成复兴实业公司的名字!”

    “好的周董,我这就去bàn lǐ。”女mì shū甜甜道。

    “等一下,还有,把公司大楼上秦氏集团四个字,也给我尽快换掉,明天,我要看到复兴实业四个字出现在那里。”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安排。”

    总裁办公室外,女mì shū挂断了diàn huà之后,便去安排人执行周丰沛的任务了。

    从今以后,这四栋原本属于秦氏集团、高高耸立的大厦,将会变成复兴实业集团的财产。

    除了大厦,整个萧氏集团的财物,都将归于复兴实业所有……

    此时,最高首长办公室外。

    萧阳坐在外面的休息区内,眼皮却一直跳个不停。左眼皮跳完了,右眼皮跳,右眼皮刚停止,左眼皮又开始跳。

    大爷的,怎么这样啊,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眼皮老是跳来跳去的,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而且,除了眼皮跳,不知为何,萧阳心中,隐隐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事,让自己这么心神不宁的呢?

    萧阳郁闷的叹了口气,想了想,然后拿起diàn huà,给林墨晗拨了过去。

    diàn huà很快就接通了。

    “萧阳,怎么了?”林墨晗淡淡的问道。

    “墨晗,集团一切都好吗?”萧阳问道。

    “挺好的啊,早上已经收到了对方转账的三千亿,咱们纯赚两千两百亿。”林墨晗微笑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啊?”

    “没事,我就是问问,没事就好,挂了啊。”萧阳挂断了diàn huà,然后拨通了郑月柔的diàn huà,向她询问了一番萧家别墅的情况。

    郑月柔的回答,和林墨晗一样,自然也是一切都好。

    萧阳无奈的叹息一声,尼玛,这眼皮老是跳来跳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国情局那边的事情?

    萧阳拿着shǒu jī,准备给柳云飞打diàn huà,然而这时,魏定国的mì shū,却站在了他的面前。

    “萧局,首长叫你进去。”

    “哦,好。”萧阳只能收起了shǒu jī,然后跟在mì shū身后,走进了首长办公室。

    “首长,你叫我。”

    魏定国点点头,“萧阳,准备一下,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外事huó dòng。时间会有点长。”

    “是,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