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我对做生意没兴趣-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我对做生意没兴趣

    938

    当夜,燕京市区通往天龙寺的小道。

    一道狼狈的身影,正颤颤巍巍的在路行走着,他的脸色煞白,全身衣服已被冷汗湿透。

    他的左臂被砍掉了半截,鲜血淋漓。

    他的右手,拿着那条被砍断的半截左臂,冷汗岑岑的行走在路。

    这人,是当晚被萧阳一刀劈断了半条手臂的天醒。

    话说天醒,虽然是武帝巅峰境,但是今晚却败在了萧阳的手。

    说到底,他的落败,一方面在于他的轻敌,另一方面,则是在于萧阳实力的提升,和那把威力无的妖刀鬼彻。

    此时,因为身受重伤,天醒的脚步也变得踉跄了起来。

    被人斩断半条手臂,他这华夏第一高手的名头,看来是到此为止了。

    天醒此时,忽然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仰天怒吼!

    “姓萧的小杂毛,我天醒有朝一日,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沉默良久,天醒吃力的站起身,继续朝前走去。他必须尽快赶回天龙寺,让徒弟们给他找到名医接这条断臂。

    否则,他这辈子算是彻底残废了。

    但是,天醒也知道,断臂重接这种医术,难度非常高,算是能接,以后左臂也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而在天醒踉踉跄跄的往前行走时,忽然几道幽冷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五人,面色阴冷,都穿着一身黑衣,在幽静的夜里,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天醒满头冷汗的抬起头,看着这五人,不由得露出很是惊愕的表情。

    这五人,竟然都是外国人。

    “你们是谁?”天醒看着这五人,冷声道。

    “你是天醒大师吧?”为首的一人,身穿一身黑色西装,身带着一股淡淡的贵气。

    天醒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我是天醒,你们是谁?”

    那人笑了笑,“你暂时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来帮你的行了。”

    “帮我?你们怎么帮我?”天醒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自己被劈断的左臂,冷声道。

    那人淡淡的笑了笑,“帮你,接手臂,恢复到以前没受伤时候的状态。另外,我们还可以,助你突破武帝巅峰。怎么样,这算不算帮你?”

    天醒的眼神,瞬间一亮。不过随即,又暗淡了下去。

    他说的是真是假?

    不得不说,他的话,让天醒非常心动。刚才在出关之后,他的徒弟们,已经把秦家出事的消息告诉了他。

    所以,没有了秦家作为倚靠,他天醒也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资源,如果能重新找到有力的靠山,或许自己真的能获得很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但是,他对这几人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所以一时半会,还下不了决心。

    “天醒大师,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们,不过,你看看这个,会相信我们了。”那人对天醒笑了笑,然后拿出一张zhào piàn,递向了天醒。

    天醒疑惑的接过zhào piàn,看了一眼。

    而当他看到那张zhào piàn时,顿时愣住了。

    这张zhào piàn之,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这男人的表情,很阴郁,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人生重大变故。

    而这个男人,很显然,他认识。

    因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秦家的公子——秦绍天!

    竟然是秦绍天……

    当时徒弟们告诉天醒,秦被抓了之后,秦家的秦绍天不知所踪,可能是逃出了华夏。

    天醒以为这小子,再也不敢出现了,没想到,这张zhào piàn之的人物,竟然是他。

    难道,他们把秦绍天给绑架了?

    “你们……怎么会有秦公子的zhào piàn?你们绑架了他?”天醒看着那人,冷声质问道。

    那人看着秦绍天,冷笑了起来。

    “你错了,天醒大师,不是我们绑架了他,是他自愿找到我们的。而且,他还告诉我们,让我们来找你,邀请你一起加入我们。只要你们听话,我会让秦家东山再起的。”

    说完,他朝天醒看了两眼,“怎么样?愿意跟我们回去吗?你这条断臂,必须在两个小时内接,否则,你以后只能半条手臂生活了。”

    天醒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思索了半分钟,他终于咬着牙点点头:“好,我跟你们回去,希望你们说话算数!”

    “k,很好,只要你们听话,我说话一定算数。”那人阴冷的笑了笑,目光朝旁边的黑衣男子看了一眼,“把东西拿出来,让天醒大师服下。”

    “是。”那黑衣人,顿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瓶子,把瓶盖打开,然后递给了天醒。

    “天醒大师,麻烦你把这瓶子里的东西,喝下去。”为首的男人对天醒笑了笑。

    天醒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

    “这是圣水。只有被我们看的人,才有机会喝下圣水。”那人的脸,闪过一丝傲慢之色。

    天醒有些犹豫不决,这圣水是什么玩意,他哪里知道,万一是毒药的话……

    “天醒大师,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不用担心,这圣水,是加入我们组织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喝下去的东西,对人体没有害处的。这只是一种仪式罢了。”那人看向天醒,眼神玩味。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喝,我们不会强求的。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天醒深吸了一口气,伤口的疼痛,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我喝!”

    说完,他接过那个黑瓶,拧开瓶盖,扬起头,把整瓶水,一咕噜全部喝了下去。

    “好,很好。”那人拍了拍手,“带天醒大师跟我们回去,接受治疗。”

    “是!”

    随后,天醒个跟随几人,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之……

    次日,燕京,萧家别墅。

    清晨起床后,司空婉容和伊莎贝尔,来到了萧阳居住的别墅内。

    萧阳和林墨晗,此时都已经梳洗完毕,在客厅内等着她们了。

    “夫人,伊莎,过来吃早餐吧。”林墨晗对一大一小两个měi nǚ道。

    “恩。”司空婉容点点头,拉着伊莎贝尔,来到了餐桌前坐了下来。

    萧阳朝司空婉容看了一眼,发现的她的气色昨晚要好了不少。

    “夫人,你今天气色很不错,身体觉得还舒服吧?”

    司空婉容点点头,“恩,今天感觉挺好的。”

    “今天,我让人带你和伊莎到处逛逛吧,你每次来燕京都很匆忙,应该没怎么好好逛过吧。”萧阳微笑道。

    司空婉容却拒绝了。

    “萧阳,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今天和伊莎会到摩通银行去一趟,然后这两天,我们会离开燕京,到海去一趟。”

    海?

    萧阳和林墨晗都有些茫然的看着司空婉容。

    海是华夏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堪称华夏的金融心。司空婉容拉着伊莎贝尔去海干嘛?

    “夫人,你们去海,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林墨晗看着司空婉容疑惑道。

    司空婉容点点头:“是罗斯家族的一些事情,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海那边,有些简单的事情,需要我出面去处理一下,正好我可以带伊莎去见识一下。”

    说完,她朝伊莎看了一眼,眼神满是无奈之色。

    “伊莎,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该学着打理家族的生意了。罗斯家族的生意这么大,你不能指望以后你爸把所有的生意都交给艾伦去做。再说,你爸的意思是,以后你和艾伦,都要接手家族生意,你要是现在不学着去打理,以后怎么接手?”

    伊莎贝尔却哼了一声:“我才不去接手这些生意呢,烦都烦死了。妈,你知道的,我对做生意没兴趣的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