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老子叫萧阳-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老子叫萧阳

    “死丫头,让你乱说话。”林墨晗站起来,走向沈妙君,小手伸向了她的胳肢窝。

    两个女孩,开心的闹腾了起来。

    之后,萧阳和沈妙君唱了会歌,沈妙君忽然道:“墨晗,蓉蓉,我想去卫生间,你们陪我去。”

    “好吧。”林墨晗和何蓉蓉。点点头,然后陪着沈妙君走出了包间。

    房间内,此时只剩下两个男人,朱泽朝萧阳看了看,笑道:“萧阳,蓉蓉能接受我,要谢谢你和墨晗。没有你们的帮忙,她可能不会这么快接受我。”

    萧阳也笑了笑,“泽少,客气了。我和墨晗。都希望你和蓉蓉姐在一起。那个艾伦,不适合蓉蓉姐”

    “你们想干嘛!”

    萧阳和朱泽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包间外,传来林墨晗的愤怒的呵斥声。

    怎么回事?

    萧阳顿时皱起了眉头,站起身,和朱泽一起,快步走出了包间。

    当萧阳走出去之后,看到包间外的走廊上,已经挤满了人。林墨晗、何蓉蓉和沈妙君三人,被围在了中间。她们面前,有两个描龙画虎的家伙躺在了地上,似乎是陷入了昏迷。

    而这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也都是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胳膊上胸前。都纹着各式的纹身,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回事?”

    萧阳站在门口,冷声喝了一句。

    但那帮围观的家伙,却根本不给让他和朱泽让路。

    离萧阳最近的三个人,目光不屑的朝他瞪了一眼,其中一个面相阴险的男人,瞪了他一眼,道:“你他妈谁啊?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一边去!”

    萧阳朝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我草,很拽啊。兄弟们,看样子,这小子是和那三个女人是一起来的。咱们今天,玩死他好不好?”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冷笑道。

    “好啊。玩死他!”

    “马勒戈壁的,这几人都特么狂的要死,竟然连咱们四爷的兄弟都敢动!”

    “废什么话啊,男的拖出去干死,女的拖进去奸了,别浪费时间!”

    啪!

    站在萧阳面前的那个男人,刚说完话,脸上就被挨了一耳光。

    “妈的,你敢打我?”

    啪!

    萧阳甩手又是一耳光!

    “我草!”

    啪啪啪啪!

    萧阳连抽他四个耳光,而后飞起一脚,把他直接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其他人身上,顿时砸倒了一片人。

    “我说了,让你们滚,你们不滚!”

    “草泥马的,干死你!”旁边的混子们,都红了眼,冲向了萧阳。

    可是这帮家伙,在萧阳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几乎所有人,都鼻青脸肿的倒在了地上。

    萧阳不慌不急的走到林墨晗三人跟前,看着她们,沉声道:“墨晗,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我和蓉蓉、妙君从卫生间回来,这两个男人就缠上了我们,非要拉我们去见他们什么老大。妙君一生气,出手教训了他们。然后其他人就涌了出来,把我们围住了。”林墨晗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两个男人,对萧阳道。

    萧阳点点头,蹲下身,扯着一个脸肿的跟猪头似的家伙,问道:“谁让你们骚扰她们的?”

    “我,我也不知道。”那家伙不敢看萧阳的眼睛。战战兢兢道。

    啪!

    萧阳又是一个耳光,甩在了他的脸上,那家伙立刻就怂了。

    “别打了我说。”他捂着脸,看着萧阳,“兄弟们想在这里找两个漂亮女人,献给老大,所以才会打她们的主意。”

    “你们老大,是不是那个叫什么陈四爷的人?”萧阳冷声问道。

    “是”

    “带我去见他。”萧阳把那家伙扔在了地上,理了理西装。

    “你你要去见四爷?”那家伙,抖抖索索的问道。

    “你耳朵聋了吗?”萧阳朝他淡淡的看了一眼。

    “好好。我带你去。”

    萧阳朝前走了两步,对林墨晗三人道:“墨晗,你带他们回包间,我去会会那个陈四。”

    “萧阳你小心点。”林墨晗眼神中满是担忧。

    萧阳笑了笑,“放心吧。他们想伤到我,还没这个能耐。”

    “嗯”

    说完,萧阳就跟在那个家伙身后,走向了走廊深处。

    这时,刚才被萧阳教训过的那些混子。都从地上爬了起来,也没敢再找林墨晗她们的麻烦,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萧阳他不会有事吧?”何蓉蓉拉着林墨晗的手,担心道。

    沈妙君却笑了笑,“你们两个别瞎操心,萧阳要是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以后就别再燕京混了。咱们进去吧,继续唱歌去。”

    说完,她拉着林墨晗和何蓉蓉,走进了包间。

    朱泽眉头皱了皱,想了想,拿起shǒu jī,拨通了一个号码

    话说萧阳跟在那个身后,来到了一个大包间的门口。

    他眼神惊恐的看向萧阳,道:“好汉这就是四爷的包间”

    萧阳点点头,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刷!

    刚走去的一刹那,萧阳的脑袋上,瞬间被六把shǒu qiāng,顶住了脑袋。

    “挺有种啊,打了咱们的兄弟。还敢到这里来?”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子。这家伙,剔着寸头,枪口顶着萧阳的额头,表情凶狠。

    萧阳无所谓的朝他看了一眼,目光在这个包间内,环视了一番。

    只见,包间内的沙发上,坐着五六个神情冷峻的男子,这帮男子身边。都陪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想必,是他们找来的陪酒女郎。

    这六人之中,坐在最显眼位置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脸型瘦削的男子。

    这家伙,叼着一根雪茄,眼神阴冷的看向萧阳。

    他就是萧阳要找的人,冀北省和辽东省地下世界一号人物陈峰,人称陈四爷。

    而他的旁边,坐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那男子正和陈四爷聊着事情,并没有把脸转向萧阳。

    “还敢他妈乱看!”

    为首的那个夹克男,看到萧阳对他刚才的话,竟然丝毫不在意。不禁心中大怒,挥起枪柄,想要击打萧阳的额头。

    然而,还没等到他的枪柄落下,萧阳已经一脚把他踹飞了出去。

    随后,他原地来一个360度的扫堂腿,拿枪指着他的那帮家伙,全都摔在了地上,shǒu qiāng掉了一地。

    萧阳不屑的笑了笑,脚尖一勾。一把shǒu qiāng,瞬间飞到了他的手中。

    而后,他忽然扣动扳机,连发六枪!

    一阵清脆爆裂的啪啪啪声响起,那六个家伙的右腿膝盖,全部中弹,血流如注。

    “这就是你们拿枪指着我脑袋的下场。”

    萧阳把枪扔到了地上,然后大步走向了沙发上的几个男人。

    此时,那几个男人,全都看向了萧阳。

    他刚才的举动。无疑把他们激怒了。

    陈峰冷眼看向萧阳,吸了一口雪茄,淡淡道:“小子,有种。我陈峰,已经很久没见到像你这么有胆量的年轻后辈了。”

    萧阳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脚翘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冷冷的笑了笑。

    “后辈?在我面前,你有资格自称前辈吗?”

    “混蛋!四爷这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识抬举!”萧阳旁边的一个男子,粗声喝道。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去你妈的给我面子,你们算哪根葱?”

    “我草”那家伙也是个易怒的主,右手倏然伸向了腰间,想要去掏枪。

    不过,在他掏出shǒu qiāng之前,一颗筛子,刷的一声,击向了他的右手手腕。

    啊!

    那家伙疼得大叫一声,右手手腕之上,瞬间出现了一个血洞!

    “小子,你是什么人?”陈峰看向萧阳,目光冷厉。

    萧阳拿起桌子上的一瓶轩尼诗,自己打开,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干了这杯酒之后,他才看向那陈峰。

    “老子叫萧阳,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