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医弟子-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十二章 神医弟子

    “没有男朋友也可以请你们吃饭啊。”苏小婉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来,“不过今天不行,我晚上还要值班。这样吧,把你的号码给我,有时间我给你们打电话,想吃什么都可以。”

    萧阳心中一阵窃喜,心道好单纯的美女姐姐啊,这么快就弄到她的电话号码了。于是他飞快的把苏小婉的电话存在了手机里。

    “哎呦”萧阳正窃喜,忽然感到腰部传来一阵疼痛感。

    “你怎么了?”苏小婉关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萧阳尴尬的笑笑,刚才是蓝馨蕊在掐的他。显然这小妞对他拐弯抹角的泡妞很不满。

    “小婉姐,我们还要去6号楼那边,就不多聊了。下次再见。”蓝馨蕊拉着萧阳的胳膊打算离开。

    “你们要去6号楼?”苏小婉问道。“正好我也要过去,一起吧。”

    这么巧?

    萧阳大喜,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一路美女不断。

    “你们去6号楼看望病人?”苏小婉有些好奇的问道。

    蓝馨蕊点点头,“是我爷爷,他昨夜心脏病突发住的院。”

    苏小婉愣了下,问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他叫蓝国生,小婉姐问这个干嘛?”蓝馨蕊有些不解。

    “这么巧”苏小婉惊叹了一声,“昨晚的手术就是我给他做的。”

    蓝馨蕊和萧阳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想到误打误撞的把老人的主治医生给救了。

    “小婉姐,我爷爷的病情在怎么样?他的身体还能恢复吗?”既然苏小婉是主治医生,她忍不住问道。

    听到蓝馨蕊的问题,苏小婉停下了脚步,面色有些沉重。

    “馨蕊妹妹,我不想骗你,你爷爷的身体,怕是很难恢复了,而且”

    “而且什么?小婉姐,你快说啊。”蓝馨蕊急切的问道。

    苏小婉叹了口气,“而且,还有可能继续恶化。”

    蓝馨蕊瞬间愣住了,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夺眶而出,嘤嘤哭泣起来。

    萧阳和苏小婉对视了一下,走到蓝馨蕊跟前,轻声安慰道:“馨蕊,先别想这么多了,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呢。实在在华夏治不好,我们还可以到国外去。不管行不行,我们都总要试一试,对不?”

    也许是萧阳安慰的话语起到了作用,蓝馨蕊停止了哭泣,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默默的擦去脸上的泪珠。

    “嗯,先不想了,我们先去病房吧,我怕爷爷等着急了。”

    6号楼是医院的高级套间病房,里面住的人非富即贵,医院把这栋楼放在了最里面,这样环境更安静一些。

    萧阳走在路上,看着蓝馨蕊孤单落寞的背影,心中很不是滋味。

    忽然间,他想到了昨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遇,心中一动。或许自己能帮助到蓝馨蕊也说不定。

    “小婉姐,馨蕊的爷爷到底是患的是什么心脏病啊?”萧阳问道,只有弄清了病因,他才好在脑海中搜索对策。

    “他患的是心脏瓣膜疾病,二尖瓣、三尖瓣、主动脉瓣和肺动脉瓣的瓣膜都出现了病变,影响血流的运动,从而造成心脏功能异常,最终导致心功能衰竭的多瓣膜病变。”苏小婉耐心的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人体的老化导致心脏出现衰竭。”

    萧阳点点头,没说什么。他闭上了眼,脑海中的古书御龙经闪烁着金光闪现而出。

    萧阳记得这本古书中,有关于医术的记载,于是他用意念翻阅古书,在古书的医经部分,找到了关于心脏病的记载

    两分钟后,他们三个人走到了老人的病房门口。

    房门推开,宽阔明亮的病房内,一个枯瘦的老人躺在病床上,老人皮肤干涩,眼窝深陷,嘴唇干裂,此刻还在昏迷中。

    病床旁边,摆放着一堆专业的医疗设备,电子屏幕上显示着血压和心率等信息,每隔两秒便传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苏小婉看了一眼电子屏幕上的各项数据,微微摇了摇头。

    “爷爷”蓝馨蕊趴在老人床边,想起爷爷对自己的疼爱,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馨蕊,能让我看看爷爷吗?”萧阳拍了拍她柔弱的肩膀,轻声道。

    “萧阳,你”蓝馨蕊有些困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嘛。

    萧阳转过头,看着苏小婉,问道:“小婉姐,能帮我找几根银针吗?”

    “你要银针干嘛?”苏小婉很不解。

    “治病。”

    “你会治病?”苏小婉惊愕道。

    “刚学。”楚阳笑了笑。

    “萧阳,你别闹了,人命关天的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苏小婉严肃道。

    “小婉姐,我真没开玩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蓝爷爷现在情况很不乐观,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吧?”萧阳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苏小婉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是的,你说的没错。本来我不想告诉你们的,其实蓝爷爷,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植物人?!”蓝馨蕊惊愕的捂住了小嘴,泪如雨下。

    “那么我想再问一句,你们医院有把握治好蓝爷爷吗?”萧阳再次问道。

    苏小婉摇摇头,“蓝爷爷的病,别说我们医院,就算送到国外,也很难治好。”

    “呜呜”蓝馨蕊再也抑制不住压抑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既然这样,为何不让我试试?说不定我真能治好蓝爷爷呢?”萧阳的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看得苏小婉一阵恍惚。

    “好吧。”苏小婉还是妥协了。其实萧阳说的也对,既然西医无法让他醒过来,何不让他试试。就算死马当活马医吧。

    “萧阳,你真的会治病?”蓝馨蕊呆呆的看着萧阳,眼神中满是疑惑。

    萧阳微微笑笑,“我也不确定能否治好蓝爷爷,不过我会尽力的。”

    几分钟后,苏小婉拿着一盒中医用的针灸器具回来了。医院虽然以西医为主,但也有中医部门,只不过找他们看病的很少罢了。

    “银针给你。”苏小婉递了过去。

    萧阳接过了银针盒,闭上眼。

    几秒钟后,他再次睁开眼,飞快的拿起一根银针,精确无误的插在了老人胸口的檀中穴。

    接着,萧阳又飞快的拿出几根银针,分别插在老人胸部不同的穴位上。

    他施针手法飞快,看起来竟然相当熟练,而且颇具大师风范,苏小婉在一旁早已惊呆了。

    其实萧阳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吸收了白袍老者的灵魂,他的领悟力和控制肢体的能力,都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施针完毕,萧阳安静的站在老人身边,皱紧了眉头。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能不能把老人救活,但是御龙经里是这么记载的,他也就照着做了。

    刚才他施针的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下针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刚才那番一起呵成的手法,似乎是隐隐有股意识牵引着他的动作。

    萧阳想了想,很快便明白了。

    肯定是自己吸收了白袍老者的灵魂,所以双方的意识也紧密的融合在了一起。白袍老者生前必定在医术上造诣很高,否则萧阳刚才也施展不出那样的施针绝技。

    “天哪,你竟然会盲针!”苏小婉终于忍不住叫道。刚才萧阳给老人施针的时候,并没有脱衣服,完全是把银针扎从衣服外面扎了进去。

    “你,你是神医张一民老先生的弟子?”

    “张一民是谁?”萧阳疑惑道。

    “难道你不是?那你为什么会他的绝技盲针啊?据我所知,在整个江城市,只有张一民老先生能施展出盲针。”苏小婉虽然不是中医,但对江城的中医界并不陌生。

    萧阳笑笑,“小婉姐,你想多了,我没有老师,自学的。”

    苏小婉翻了个白眼,看着萧阳的水润眼眸中,满是疑惑。

    五分钟后,房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咳嗽声,病床上的老人,竟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苏小婉和蓝馨蕊全都惊呆了,尤其是苏小婉,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爷爷,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呜呜”蓝馨蕊扑到了老人怀里,压抑已久的眼泪再次倾泻而出。

    老人睁开浑浊的双眼,灰白的眼珠缓缓的转动了下,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祥的笑意。

    他伸手摸了摸蓝馨蕊的头发,低声道:“乖孙女,爷爷让你担心了吧。”

    他的目光往床边看去,发现了站在面前的苏小婉,眼神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道:“苏医生,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

    苏小婉苦涩的笑了笑,目光撇向一边的萧阳,“蓝老,你能醒过来,要感谢他。”

    “哦?”蓝老的脸上慢慢有了一丝血色,他看了看萧阳,又看了看孙女蓝馨蕊,忽然脸上绽放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馨蕊,你们是一起来看我的?”蓝老问道。

    “嗯,是啊。”蓝馨蕊有些不明白爷爷问这话的意思。

    “不错不错,没想到是我孙女的男朋友把我从阴曹地府救了出来,哈哈。”蓝老开心的大笑起来。

    “爷爷”蓝馨蕊瞬间羞红了脸蛋,“他,他不是我男朋友呢,您瞎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