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艾米看着周丰沛,笑的很邪魅,“周董,你好狠的心啊,人家林总裁,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呢,多少男人垂涎她的美呢。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呢”

    周丰沛冷哼了一声,“虽然她确实很美,但是谁让她是萧阳的女人。我和萧阳,有不共戴天之仇,所有和萧阳亲近的人,都要因为他而饱受折磨!”

    看到周丰沛似乎动了气,艾米便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周董,咱们还要在华夏,呆多久啊?我不喜欢这里,在这里太不自由了。我每天都要装成乖乖女,你不知道有多难受呢。”艾米看着周丰沛,娇声道。

    周丰沛在她屁股拍了一巴掌,淡淡道:“再忍忍,现在咱们已经控制了林墨晗,萧氏集团迟早要完蛋。而且,不杀了萧阳,你让我如何安心。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面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听到周丰沛的话,艾米看着他,眼眸闪烁道:“周董,那份名单,完成的如何了?”

    周丰沛目光一紧,对艾米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一切都在进行,那名单的人,很快都会搞定的。等到搞定了他们之后,我们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了。”

    艾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这时,她白皙的双臂,勾住了周丰沛的脖子,用那甜的发腻的嗓音,在周丰沛耳边道:“周董,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去休息了嘛”

    周丰沛顿时心领神会,淫邪的笑了笑,“小妖精,我知道你饿了,走吧,今晚让我好好喂饱你。”

    说着,他抱起身材妖娆的艾米,走向了卧室。

    在他们离开了客厅之后,客厅门外的断刃,也收起了一直在拍摄的shǒu jī,鬼魅般的从他的别墅消失了。

    刚才,断刃在偷听的时候,偷偷的将shǒu jī打开了拍摄功能,从大门底下的缝隙,将shè xiàng头对准了沙发的两人。

    所以,这两人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他拍摄了下来。

    而他现在,则是带着拍摄的shì pín,火速朝着萧家别墅奔去。

    在断刃离开了之后,卧室内的周丰沛和艾米,真刀真枪的开始了。

    这两人,本来不是什么纯洁的男女关系,早苟且在一起了。艾米今晚,也是寂寞难耐,虽然周丰沛警告过她,让她没事不要找他,但是这小女人,今晚还是没忍住。

    她需要一个男人缓解他的寂寞,所以,今晚她来了。

    而其实,周丰沛也同样如此。虽然他现在很有钱,可以用钱让任何爱钱的女人来陪他,但是,周丰沛在私生活方面,却不敢太过于放肆。

    理由很简单,面派出了使者来监督他,万一惹怒了那使者,他和艾米两人,都会和林墨晗一样,生不如死。

    在两人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那种声音的时候,忽然,两人都停止了动作。

    而后,只见两人,忽然痛苦的抱住了脑袋,脸瞬间变得无苍白。

    “唔我的头好痛,为什么会这样?”艾米衣衫不整的抱住自己的脑袋,痛苦的shēn yín道。

    “我哪里知道我的脑袋,都快爆炸了好疼啊”周丰沛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头,光着身子,痛苦道。

    忽然,周丰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惊声道:“难道难道是使者大人,在惩罚我们?”

    “使者大人她为什么要惩罚我们?”艾米不解道。

    周丰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哪知道或许是,使者大人对我们的工作,不是很满意吧啊,痛痛痛!”

    这样,两人抱着脑袋,在床痛了将近半个小时,那强烈的痛感,才最终消失。

    之后,两人再也没有心情继续刚才的“美事”艾米挣扎着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匆匆离开了周丰沛的别墅。

    这两人对级派来的使者,心存畏惧,他们都认为,刚才是使者在惩罚他们。

    然而,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和他们工作是否得力无关,那只是使者在用她的方式,宣泄自己内心的情绪。

    此时,萧家别墅内,沈妙君从床下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

    刚才念动了半个小时的咒语,她的嗓子有些发干

    刚才,萧阳回到了卧室之后,躺在了林墨晗身边,心思绪万千。

    沈妙君刚才和他说的话,让他想到了很多事情。

    沈妙君所说的那个撒旦,到底是怎么回事?

    撒旦,是指圣经记载的堕天使,曾经是帝座前的天使,后来因骄傲自大妄想与神同等而堕落成为魔鬼,是邪恶、黑暗之源。

    那个神秘势力的首领,被称之为撒旦,足以说明他的可怕。

    萧阳有种预感,以前他所见到的那些所有黑暗势力,估计都和这个撒旦有关系。

    说不定,连樊天和那王者佣兵团,都和这个撒旦以及那邪恶势力有关系。

    正想着这些事情,窗外,忽然闪过一道黑影。

    萧阳快速的从床爬了起来,然后快步走向了别墅外。

    “主人。”

    断刃忽然出现在萧阳身后。

    “断刃,那边结束了吗?”

    断刃点点头,“结束了。”

    “什么情况?她去哪里了,和谁见面了?”萧阳看着他,淡淡道。

    断刃没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shǒu jī,递给了萧阳。“主人,我拍摄了shì pín,你看看吧。”

    萧阳点点头,打开shì pín,便看到了夏之柔和周丰沛抱在一起的画面。随后,他们两人在客厅做的所有的事情,都被萧阳通过shì pín看到了。

    当萧阳看到,那周丰沛和夏之柔,说出那些关于林墨晗的恶毒话语时,不禁握紧了拳头。

    而当他看到夏之柔对林墨晗念动咒语时,心的愤怒,蹭蹭蹭的烧了起来。

    “混蛋!”萧阳把shǒu jī递给了断刃,眼满是冷意。

    果然,和沈妙君猜测的一样,是夏之柔在对林墨晗念动咒语。

    所谓最毒妇人心,这个夏之柔,哦不,应该是艾米,还真是小看了他。

    萧阳在shì pín,已经看到了她揭开rén pímiàn jù的那一幕。自然,他的心,也满是震惊。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夏之柔,竟然是周丰沛身边的女人假扮的。为了把萧氏集团搞垮,让自己和林墨晗落入他们的圈套,这两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主人,需要我去杀了他们吗?”断刃对萧阳冷声道。

    萧阳摇了摇头,“不用,该出手的时候,我会出手的。”

    “那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断刃问道。

    “把你的shì pín,发给我,我有用。另外,你最近,密切注意墨晗的安全,不能再让她受伤害了。”萧阳吩咐道。

    “是,主人。”断刃应了一声,把那shì pín传给了萧阳,然后离开了。

    萧阳看着shǒu jī里的shì pín,哼了一声,然后回到了别墅。

    一夜无事。

    第二天午,林墨晗和萧阳都早早的起了床,因为集团发生了大事,所以萧阳向魏定国说明了情况。魏定国给萧阳批了几天假,让他在家处理公司的事情。

    请完了假之后,萧阳和林墨晗,吃过了早餐,然后带着伊莎贝尔,一起来到了萧氏集团。

    班之后,总裁办公室内,萧阳坐在旁边的沙发,把伊莎贝尔叫了过来。

    “伊莎,去把夏经理叫过来吧。”萧阳对伊莎贝尔道。

    伊莎贝尔点点头,“好的,董事长。”